第十五章大氣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說話的時候,他們經常會忘記孫女還在房里,實在是程可佳太過安靜了.

程可佳只要手里拿著一本書,她就能靜靜的翻看一個時辰.

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家三老太爺提了提,程恩賜想當侍衛的心思.

程家三老太爺當時就反對說:"他做什麼事情不好,為什麼一定要去當侍衛?"

程可佳是頗有些震驚的抬起頭,原來她的父親也不是傳言中那種一心一意賴皮混日子的人.

程家三老夫人趕緊望一望坐在窗邊看書的程可佳,見到她低頭專注看書,她輕舒一口氣.

她黑著臉低聲跟程家三老太爺說:"他能自個尋一個差事做,總比帶著妻兒跟兄弟們討飯來得好."

程家三老太爺冷聲說:"自家里有這麼多的事情可以做,他跟嫡長那邊關系不錯,他不能去說一說,分一份差事下來?"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家三老太爺好一會,程家三老太爺實在受不住她的眼神,說:"有話就說."

程家三老夫人生氣道:"恩賜明明可以自個尋找到門路,為什麼一定要困守在家里?

他本來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孩子,因為你一心不想他搶了兄長的風采,便由著他散漫下去.

他現在有心在外面做事,我覺得官府侍衛的差事不錯."

"啪."程家三老太爺重重的拍一下桌子,程可佳轉頭望了過來.

程家三老太爺臉上的堅持太過明顯了一些,程可佳過來看捧著他的手,沖著他的手心輕呼幾下.

她很是心疼的說:"祖父,手還痛嗎?"

程可佳眼里有滿滿的孺慕神色,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她,他輕歎一聲說:"佳兒,祖父手不痛."

程家三老太爺把手抽回去,他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說:"佳兒,別總是在房里看書,空時,也去院子里摘花."

程可佳笑眯眯說:"佳兒聽祖父的話."

程可佳轉頭望著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祖母,陪我摘花."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眼程家三老太爺的神色,她起身邊牽住了孫女的手.

程可佳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黑沉的神色,她回頭皺眉頭說:"祖父,佳兒不乖?"

程家三老太爺溫和一下面容,說:"佳兒乖,比你父親乖."

程可佳笑著回頭牽著程家三老夫人的手,說:"祖母,摘花,給祖父."

程家三老夫人只覺得一顆心都溫軟下來,她突然間明白從前一向混日子的兒子,現時為何心里會生了那般的念頭.

有兒女如此聰慧,想來兒子也不想繼續混下去.

程家三老夫人原本反對的心思,又淡了幾分.

程恩賜對程家三老太爺的堅決會反對,他沒有任何的意外反應.

他只是驚訝程家三老夫人會這麼快轉了態度,她要他考慮明白再做決定.

程恩賜悄悄問程可佳,只見女兒瞪大一雙眼睛望著他,說:"祖父拍桌子,手不痛."


程恩賜瞧著女兒,他輕輕摟一摟她,他也不管她懂不懂,低聲說:"佳兒,父親不能再混下去了.

日後,你和弟弟們要長大,我有能力,你們將來的親事也不難."

程可佳只覺得程恩賜一下子想得太過遙遠一些,他應該先想一想兒女的學業大事才對.

程可佳轉而又明白過來,程家曆來在子弟學習方面不曾松懈過,在這一方面,還真不需要程恩賜這個父親多考慮.

程可佳伸手摸一摸程恩賜的臉,說:"父親,不急,我和弟弟慢慢長."

程恩賜自覺自家女兒聰慧,他歎道:"我急也沒有用,你和你弟弟還這麼小."

程可佳無話可說,她現時反應已經能夠用早熟來掩飾,如果再表現得過一些,那會多一些是非出來.

程可佳自知不是那種天生的聰明人,她所有的得到,最終都來源于她願意去付出努力和和辛苦.

那個夢里發生的事情,更加多的提醒她,要珍惜現時的生活.

她也覺得那個夢中的女子,最快樂的日子,就是父母和她相處的年少時光.

程可佳伸手摟緊程恩賜的脖子,跟他說:"父親,去看母親和弟弟."

程恩賜轉頭親了親女兒的頭,說:"好,我帶你去看你母親和弟弟."

程恩賜抱著女兒跟院子里丫頭說一聲後,父女兩人便歡喜的往外面跑.

卓氏在房里,已經聽到他們父女兩人的笑聲,她微微皺眉後又舒展開去.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進房,程可佳笑著朝卓氏嚷嚷:"母親,看弟弟."

程方幸睜開眼睛玩耍著,他聽到動靜偏了偏頭.

卓氏伸手抱過女兒,由著程可佳守在小床邊看程方幸.

程可佳輕輕捉住程方幸的小手,笑著說:"弟弟,我是姐姐."

卓氏低聲跟程恩賜說:"爺,你在外面別太疼愛女兒,免得又犯了誰的小心思."

程恩賜瞧一瞧卓氏的神色,他略有些煩燥的跟卓氏說:"那些小家子氣的女子,要我說,一定要嚴厲處罰."

卓氏想起聽來的消息,那一位失了心上人的老爺,如今是有機會就跑去城外莊子小住一兩日.

這哪里叫做處罰,還不如說,這是在獎勵那一對有情人和他們的女兒一家團圓相聚.

卓氏瞧著程恩賜的神色,她低聲問:"你和那一位庶爺起了爭執?"

程恩賜冷笑著說:"我和他,現在還有什麼可以爭執,一個扲不清嫡庶的男人."

卓氏輕舒一口氣,她覺得那些消息,還是由她來說,程恩賜或許不會那般的生氣.

她低聲說:"庶三房那邊的人,特意來跟我說,那一位又去了城外莊子."

程恩賜聽了卓氏的話,他面上的神情越發冷了起來,片刻後,他低聲說:"由著去.

那位嫂嫂性子好,心腸軟,可是她生的侄子性格,未必願意母親一直委屈下去.

在他們自立前,那位姨娘的好日子還能長久一些."

卓氏輕舒一口氣,低聲說:"老爺,你說的那事情?父親和母親商量妥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