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誰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可佳醒了,程家嫡三房的人,跟著松了一口氣.

程可佳暈睡到第三天的時候,程家已經有流言,嫡三房很有可能會有一個傻子小姐.

程可佳暈睡到第五天的時候,程家嫡三房上下的人,都對她的清查差不多失去了信心.

只有程家三老夫人和程恩賜夫妻不認命,他們認為自個沒有做過虧心事情,那種禍事輪不到程可佳的頭上.

程可佳暈睡五天後,卓氏為女兒擦拭身子後,她有些撐不住了,給程家三老夫人母子聯手趕她回去安歇.

程恩賜這個當父親的人,雖說嘴上說不信那個邪,可是他的心里,一樣認為女兒要曬一曬太陽.

程恩賜渾起來,嫡三房的人擋不住,只能由著他在申時快盡時,抱著暈睡的程可佳出來曬晚霞.

結果他們父女在院子里只坐了片刻,程可佳便醒了過來,還能清楚的叫人.

醫婆來看了程可佳,她神色輕松給程可佳重新包紮傷口後,笑著跟眾人說:"小姐很有福氣."

程可佳清醒的消息,很快的傳出了嫡三房,很多人趕過來看程可佳.

程家三老夫人遵從醫婆叮囑,直接把程可佳送回房去安養.

卓氏聽到消息,她趕來見到女兒,聽到她叫:"母親,我醒了."

卓氏歡喜的眼淚提下來,說:"好,佳兒好了."

卓氏的情緒太過激動,程家三老夫人在一旁瞧得有些驚心動魄.

她趕緊勸程恩賜扶著卓氏先回去,在他們夫妻執意要陪一會女兒,程家三老夫人暗自瞪了好幾眼兒子.

程可佳一只手握著父親,一只手握著母親,在吃過東西喝過安神湯後,她很快的睡沉下去.

程恩賜和卓氏都覺得女兒能平安度過這一劫,與程家三老夫人的福德有大的關系.

夫妻都想把女兒留在主院好好休養,只是那話有些難以說出口來.

程家三老夫人心疼孫女這一次受的難,只差那麼一些,這個孫女就有要會變成傻女.

她瞧一瞧兒子,再瞧一瞧兒媳婦的大肚子,直接跟他們夫妻說:"佳兒放我這里好好的休養一些日子,你們回吧."

程恩賜立時笑了起來,說:"好,母親,有你照顧佳兒,是她的福氣."

卓氏在一旁輕舒一口氣,她如今覺得肚子有些痛了.

卓氏回去就發動了,程家三老夫人趕過去看了她,又思及程可佳,只能招呼大兒媳婦和二兒媳婦照顧一些.

程可佳這一次睡得很沉,她一夜無夢到天明,早上醒來,便聽到大好的消息,她有一個嫡親的弟弟了.

程家佳經了夢中那人的人和事後,她再也不是真正懵懂無知的小孩子.

然而她也特別明白,她現時就是懵懂無知的孩子.

程可佳瞧著身邊的玉伴婦,再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指派的大丫頭,她一臉歡喜神情說:"看弟弟."

玉伴婦和大丫頭互相望一望,然後大丫頭說:"佳小姐,老夫人那里事情處置好後,小姐去請安,小姐跟老夫人說一說."

程可佳一臉無趣的神色瞧著她們兩人,玉伴婦瞧一瞧大丫頭,低聲哄道:"小姐,我給你梳雙角頭,可好?"

程可佳輕輕點頭,她現在也只能梳雙角頭,畢竟頭部下面傷口還包紮著.

程家三老夫人聽說程可佳醒來了,她處理好家事,她趕過來看程可佳.

程可佳已經梳好頭,換上一身邊粉粉的襦裙.

她見到程家三老夫人來,她滿臉歡喜神情過去,她伸手拉住程家三老夫人的手,說:"祖母,我想你."

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說:"佳兒,那你想不想你父親和母親?"

程可佳連連點頭,說:"祖母,還想弟弟."

程家三老夫人的眼光落在玉伴婦和大丫頭的面上,她們兩人立時打起精神來.

大丫頭低聲說:"我和玉姑兩人低聲說話,給小姐聽見了."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可佳面上歡喜的神色,她笑著說:"好,祖母帶佳兒去看小弟弟,只是佳兒要先用餐."

程可佳很是乖順的用餐,程家三老夫人見到孫女大口大口的吃得香,她也跟著用了一些餐食.

程可佳第一次見到嫡親的弟弟,那是一個紅紅的拉長頭的小嬰兒.

程可佳很是嫌棄的偏了頭,想一想,她瞧一瞧卓氏的神色,說:"母親,他不美."

卓氏瞧見女兒的精神明顯比前一天好,而她又平安生下一子,她雖然累,卻覺得很是興奮.

她聽程可佳的話,笑了,說:"佳兒,弟弟再長一長,就會好看."

程可佳一臉相信神色的瞧著卓氏,然後她抬眼望著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佳兒美,弟弟美."

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起來,說:"佳兒,你弟弟很好看."

程可佳仔細瞧了瞧新生兒,她實在瞧不出幾分美,只是她想到她的父親生得不難看,母親生得美,她的弟弟怎麼也不會難看.

程家三老夫人安排卓氏好好的休養,她把程可佳帶在身邊回去主院.

程可佳是來來去去都由人抱在懷里,她就是有心想下來走路,程家三老夫人都給攔阻下來.

程可佳嘟嘴跟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我會走路."

程家三老夫人一臉心疼神色瞧著她說:"祖母知道你會走路,這地上不平,你還是別下來走."

程可佳低頭看一看路,明明是非常平整的路.

只是她現在是三歲大小的孩子,她聽長輩的話,才是最乖的表現.

程可佳笑著點了點頭,在程家三老夫人接她到懷里抱著的時候,她還是提醒說:"祖母,佳兒重."

程家三老夫人是滿臉欣慰神色瞧著她,說:"祖母還抱得起佳兒."

程可佳笑著摟住程家三老夫人的脖子,說:"祖母,佳兒聽話."

程家三老夫人在心里輕歎一聲,程可佳經了這一回的禍事,還是比先前懂事太多.

程家三老夫人問程可佳說:"佳兒,可記得是誰推了你?"

程可佳隱約記得那麼一個小身影,只是那小女子是收手的樣子,她無法肯定是誰推了她.

程可佳皺眉頭搖頭說:"祖母,沒看到."

程家三老夫人已經聽大孫女說過當時的情景,她伸手輕撫了孫女的頭,說:"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