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醒


夏日的午後,程府嫡三房三夫人卓氏帶著長女程可佳在房中休息.

卓氏懷孕身子重,她很快的睡熟了.

她的女兒程可佳卻睡了一會便醒了,她在床上翻來覆去,最終扶著床邊下了床.

程可佳走到外室,見到她的伴婦玉姑坐著正打著磕睡,她用小手推了推她.

程可佳見到玉姑醒後,她的小手指直接往門外指了指.

玉姑趕緊抱起她往外面去,程可佳梳洗過後,便怎麼也不肯再進房里,她的小手指又指向院門處.

玉姑瞧一瞧大太陽,她想著要勸一勸.

程可佳可不管玉姑有什麼反應,她的小腳已經往院子門口走去.

玉姑趕緊跟院子里候著的丫頭說了一聲,便跟著程可佳往外面走去.

程可佳一到院子外面,她臉上綻開大大的笑容.

她的年紀雖小,可是也懂得這樣的時辰,在院子里不能出聲,吵了卓氏休息是大事情.

在院子門外,她很是活潑的沖玉姑揮手說:"走,去樂園,采花."

程可佳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路,玉姑在一旁低聲提醒著:"小姐,往中間道上走."

程可佳嘴里的樂園,其實是一處給樹叢圍起來的小塊草地.

程家的小主子們平時就喜歡去那個地方玩耍,家里大人們索性把那個地方叫成樂園.

程可佳到樂園的時候,只瞧見兩位堂姐坐在角落處說話,她過去後,兩位堂姐逗她說了話後,便哄著她去尋好看的葉子.

程可佳也不想陪著兩位堂姐干坐著,自然便去圍著樹叢打轉.

天氣炎熱,程家姑祖婆難得想起了樂園此時的清靜,她緩步行了過來,便瞧見了在樹叢下忙碌的小人兒.

程家姑祖婆可是祖輩里面最為能干的人,她為了程家一輩子不曾出嫁,家中的小輩都非常的敬仰她.

程家姑祖婆伸手阻止了兩位晚輩上前來,她行過去看程可佳做什麼.

程可佳正伸手摘著她認為最好看的樹葉,她的小手指纖秀而靈活在樹叢里摘樹葉.

程家姑祖婆瞧著她的手,笑著說:"可佳生得一雙好手."

程可佳一臉懵懂神色回頭看見程家姑祖婆,她手中的樹葉落下去.

程可佳依稀記得頭發白了的這一位,應該是祖婆類的長輩,她糯糯叫一聲:"祖婆."

程家姑祖婆笑瞧著她,又拉著她的手捏了捏,程家姑祖婆輕點頭走了.

程可佳兩位堂姐圍上來,她們神色莫名的一樣摸了摸程可佳的小手.

玉伴婦瞧著程家姑祖婆和兩位堂小姐先後離開,又見到程可佳還是跟從前一樣圍著樹叢尋寶般,便沒有把這事情放在心上.

過後,玉伴婦很是後悔這一時的粗心.

第二天的上午,程可佳同往日一樣去了樂園,她見到樂園里多了許多的姐姐們,她很是歡喜的沖上去.

她叫著姐姐們,那些姐姐們圍了上來,對待她可比往日來得親熱許多.

一群十歲到三歲大小孩子們,全圍在一個長相甜美的三歲小女子身邊,爭著要看她的手.

她們不但看了程可佳的手,有的還用手捏程可佳的手.


"可佳,姑祖婆誇你的手生的好看,來,你把手給我們再看一看."

"不給,不給.我手痛."程可佳把雙手背到身後,她的腳步往後倒退挪動.

程可佳多少感覺到,她們並不是全部的人都喜歡她.

程可佳的性子不錯,她見到誰都是一臉可愛的笑.

可是她在嫡三房也是受長輩們寵愛的孩子,她不耐煩的時候,自然是不會順著姐姐們的心意行事.

程可佳回頭尋到不遠處的玉姑,她正往這邊行了起來,她的面上突然出現驚慌神色.

程可佳被人用力的推倒下去,她回頭過來,只見到很多手伸出來的拉扯她.

程可佳伸手想拉住什麼,可惜什麼也沒有抓住,她倒了下去.

"好痛."程可佳的身邊同樣倒下好幾位姐姐們,她們一樣是一臉慌張神色.

玉姑趕了過來抱起了程可佳,她聽著程可佳弱弱的叫了一聲:"好痛."

程可佳望見玉姑來了,她的眼睛閉上了.

"血,妹妹頭上流血."

樂園亂了,那出事的地方,給人圍了起來.

玉姑抱著程可佳一心一意只管往程家嫡三房主院沖去,這個時候,只有程家三老夫人能救自家的小主子.

程家嫡三房主院人來人往,程家三老夫人板正著一張臉,卓氏坐在一旁緊握著女兒的手.

醫婆神色嚴謹的跟她們婆媳說:"老夫人,夫人,頭上的事情,可大可小,只能等到小姐清醒後,我才能確診下來."

程家三老夫人婆媳雙雙變了臉色,她們知道有些人傷了頭,醒過來後,樣樣不如從前.

程可佳這時候深陷在一場古怪的夢里,她很是害怕,她叫著:"祖母,父親,母親,怕."

程可佳平日里與祖母和母親親近,與父親並不是多親近.

她的囈語聲音,還是讓聽到消息趕了過來程恩賜怒了.

他握住女兒的小手,說:"佳兒,別怕,有父親在."

程可佳在夢里見到一位跟她同名字的小女子,她最初年紀和她一樣大,可是她慢慢的長大了.

程可佳慢慢的真心關懷起那個女子,看到她由小小的人兒長大,看到她慢慢的不再愛笑了.

程可佳一直看到那個女子坐上那輛會出事的車,她著急的叫著:"別."

滿天的火焰,小小的程可佳在夢里哭了,她想要伸手去拉那個女子,卻怎麼都摸不到實景.

"別."程可佳大叫一聲,她醒了過來,入眼便是滿天的晚霞.

程可佳輕移一下頭,她在程恩賜的懷里,他一臉緊張神色瞧著低頭瞧著程可佳.

程可佳仰頭望見他,她略有些奇怪的瞧了瞧,程恩賜下巴有了淺淺的胡子.

程恩賜瞧著女兒的神色,他的心里有些著急,又想起醫婆的話,他趕緊伸手喂女兒喝水.

程可佳喝了水後,她奇怪的瞧著程恩賜說:"父親,你長胡子了."

程恩賜聽到程可佳說了話,他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他的長女不會是傻子,他轉眼間笑了起來.

他抱著程可佳站了起來,說:"好,我佳兒大難不死必有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