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周老大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小白三人走進了東來順,宋漢斌帶著兩人直接去了包間.

一推門進去,包間里已經有人在了.

宋漢斌挨個給姜小白介紹.

"這位,劉廠長,魔都柴油機廠的廠長.

老劉,這是我小兄弟姜小白,京城大興玻璃廠的廠長."

宋漢斌說道最後,帶著眼鏡,穿著一身灰色中山裝的男人,頓時站了起來.

"小白廠長是吧,你好,你好,大興玻璃廠的改革已經初顯成效,早就想去看看了,沒有想到能在這遇見你."

劉廠長說著朝著姜小白伸出了手,姜小白也受寵若驚,趕緊握了上去.

這魔都柴油機廠也是個大廠,在魔都的地位很高.

"劉廠長您好,您好."姜小白伸手問道,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來這就是個小輩.

在座的各位,那個廠長不是有著幾千,上萬的工人,而幾個大型鋼鐵廠更是上十萬的工人了.

比如說龍鋼,職工人數達到了11萬人,而首鋼更是達到了恐怖的20萬員工.

"各位,你們外地的不知道,在京城的企業,尤其是設計改革的廠子,應該都聽說過,大興玻璃廠,雖然是一個小廠子,工人不足一千人,可是在這一次的改革中,卻進行的很成功,提出的幾個解決問題的方案也很有創意,要不是我這段時間跑京城跑的多,還真的不一定聽說過呢."

劉廠長笑呵呵的給眾人推銷姜小白.

一旁的宋漢斌繼續給大家介紹,川省的甯江機床廠廠長,榕城的無縫鋼管廠廠長,津市的自行車廠廠長,山城的鋼鐵廠廠長……再加上龍鋼的趙剛.

第一批擴大企業自主權的實驗八家廠長,幾乎都來齊了.

就剩下大哥周老大沒有來了.

姜小白主動承擔起了端茶倒水的角色,一時間眾人看著姜小白都十分欣賞.

很快,周老大就進來了,身後還跟著一個拎包的秘書.

周老大一進包間,所有人就都站了起來.

1979年的《喬廠長上任記》火了,火的一塌糊塗,讓人們意識到國企已經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

而周老大就是現實中喬廠長的原型,從去年79年的年初,上邊還在醞釀國企改制問題的時候.

周老大就親自做方案,遞呈請,主動請纓,要成為改革的企業之一.

周老大是軍人出身,從專業以後就開始籌建首鋼,當然當時的首鋼還不叫首鋼,而是叫石景山鋼鐵廠.

後來才改名為首鋼的,從無到有,從小到大.

可是說首鋼是周老大一手帶大的孩子.

今年周老大已經是61歲了,可是周老大依舊背挺的筆直,頭發梳的板正,只不過能夠看見背頭里邊,那一根根白發.

"周廠長."

"周廠長……"眾人紛紛打招呼.

"坐下,坐下,今天讓小宋趁著這個機會把大家聚在一起,聊一聊,大家集思廣益,暢所欲言."

周老大笑著在主位上坐了下來,已經是60多歲高齡的老人,不顯一點老態,反而神采奕奕.

當了大半輩子只有權利簽字改造一個廁所的廠長,現在終于擁有了一部分企業的自主經營權.

周老大還想帶著首鋼一起,看著首鋼飛躍發展呢.

眾人應著坐了下來,周老大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末位的姜小白.

"這位小兄弟,就是小宋你提過的姜小白,大興玻璃的小白廠長吧."周老大笑呵呵的開口問道.

這時服務員也走了進來,把鍋子點上,上羊肉了.

"周廠長好,我是姜小白."姜小白趕緊站起來說道.

"坐,坐孩子,不用緊張,小宋和我說起過你多次,你們大興玻璃廠的改革,我也有所耳聞,改的不錯."

周老大笑著說道,他對于大興玻璃廠還真的是有所耳聞,今天宋漢斌叫姜小白過來,也是因為他想見一見姜小白.

當然了,他這個歲數叫姜小白孩子,叫宋漢斌小宋,那都是正常的.

"周廠長,我們那個,就是,小打小鬧,不值一提."姜小白趕緊謙虛的說道.

"哈哈,還挺謙虛的,這樣,咱們邊吃邊聊,我歲數大了,還想帶著首鋼再走一程,多活兩天,就不喝酒了,你們喝點,"

周老大說道,眾人紛紛開口祝福,說什麼周廠長還年輕之類的.

以周老大的地位來說,不想喝酒,真的沒幾個人能夠灌他酒.

羊肉一下鍋,一股香味就撲鼻而來了,聞著讓人食欲大增.

而切出的肉片又薄又勻稱,只需要放在鍋里一刷既熟,吃起來又香又嫩,不膻不膩.

再加上自制的白皮糖蒜和芝麻燒餅,吃起來醇香味厚,口感獨特.

眾人一起除了周老大喝了一杯,一個個吃的滿頭大汗.

誰也不做作,吃飯就是吃飯.

等吃了個半飽,眾人才開始聊了起來.

"以我們首鋼為例,當地要求的上繳利潤,那是一年比一年高,以去年一年算,除了上繳上邊的,廠子里一分錢剩不下,不用說引進生產線了,就是維持現在的生產規模都夠嗆,而且再加上國家對鋼鐵的限產,今年在去年的產量上下降了9%的產量."

周老大率先說起了首鋼的事情.

"這是一個問題,沒有錢怎麼發展,怎麼改制,當前擺在我們面前的有兩個問題,也是最急迫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如何激發員工積極性,二是解決經營投資."

"周廠長,您首鋼不是已經在激發工人的積極性了嗎?您定下的三個百分之百的制度,我看就實施的很好."

趙剛在一旁開口說道,他說的三個百分之百制度,是周老大提出來的第一個每個職工必須百分之百地執行規章制度;第二個出現違規違制要百分之百地登記上報;第三個對違制者要百分之百地扣除當月全部獎金.

"這個也沒有完全解決,只是暫時性的推動實施了,只不過太簡單,當然了簡單也有簡單的好處,工人們都能夠看懂,一目了然,可是也有不好的,不是太細致."

周老大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