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著火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狼哥趴在了窗戶上,看著外邊沖天的火光,整個人都懵逼了.

"火,著火了?"狼哥嘴里楠楠的說道.

然後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快跑,快,快,快跑."狼哥大喊著朝著門口沖去,其他小弟們也是第一時間朝著門口沖去.

然後一群人就堵在了房門口,出出不去.

後邊的還一直往外擠,連狼哥都沒有跑出去,都擠在了門口.

"別,別擠,一個一個出,不然都得燒死在里邊."狼哥大喊著.

鬼螃蟹和哈僧也意識到了,趕緊疏通人員,好半天才一個個都出科房間,

借著火光,一群人朝著二樓跑去,只不過剛下到二樓三樓的拐角處,就被一股熱浪給撲上來了.

"我……."狼哥罵了一句,然後轉身就往三樓跑,結果被後邊跟過來的一個小弟,撞了一個滿懷.

差點沒有把他撞下樓梯.

"沒長眼啊,"狼哥罵了一句,然後趕緊大喊道:"趕緊都回去,二樓下不去了,火著上來了."

"這怎麼會著火."鬼螃蟹道.

"我怎麼知道,"一旁的哈僧一邊往回跑,一邊說道.

一群人又跑回了三樓的房間里,四十多個人,擠的三樓的房間滿滿的都是人.

"接窗簾,順著窗簾往下跳."狼哥急中生智想到了一個辦法.

"窗簾不夠長."鬼螃蟹趴在窗戶外邊看了看說道.

"怎麼辦?怎麼辦?快想個辦法?"狼哥著急的滿腦門是汗,當然也有熱的原因.

再這麼下去,所有人都得死在這.

"跳吧,跳下去."鬼螃蟹心一橫說道.

"狼哥,已經有人往四樓跑了,四樓是頂樓,可以上天台."哈僧跑進來說道.

"上的越高死的越快."狼哥說道.

"跳."狼哥一咬牙一跺腳,推開窗戶就跳了下去,鬼螃蟹和哈僧眼睛瞪的大大的.

我的媽啊,這可是三樓,不是二樓,這麼跳下去,就是摔不死,胳膊腿也得摔壞了.

"撲通."姜小白剛爬在家,在地上站穩,就聽見旁邊撲通一聲,嚇了一大跳,一回頭就看見狼哥捂著腳蹲在地上.

臉上的表情痛苦無比,姜小白抬頭看了看三樓開著的窗戶.

又低頭看了看蹲在地上的狼哥,臥槽,你這麼猛的嗎?

這時已經有派出所的人來到現場了,已經對姜小白等人包圍了,一邊登機名字,一邊組織人在救火.

看見有人從三樓跳下來,有兩個偵查員趕緊過來,一看就認出了地上蹲著的狼哥,竟然是京城有名的頑主.

兩人對視一眼,看來今天這火災不簡單啊,一個人看著狼哥,另一個人已經去彙報去了.

另一邊鬼螃蟹把窗簾扯下來,綁在窗戶上,往下順了一截.這才調整姿勢跳了下去.

哈僧也有樣學樣朝著外邊喊了一聲.

"都綁著窗簾,往下順一截,然後跳下去,別往四樓跑了."哈僧喊完也不管眾人聽見了沒有,拽著窗簾往下爬去.

倒不是他不想去其他屋子,扯窗簾接的更長一點,實在是沒有時間了.

狼哥強忍著疼痛,抬頭想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就看見鬼螃蟹順著窗簾往下爬了一截,這才跳了下來.

狼哥看著鬼螃蟹的眼光能夠吃人.

前兩天他腿才受傷,還沒有好利索,今天就有跳了三樓,整個人都快疼死了.

當然了情況緊急,為了活命,當然也無所謂了.

可是這鬼螃蟹竟然出了主意,讓自己跳下來以後,他自己順著窗簾爬了一截才下來.

這是要坑死自己啊.

"別動啊,都別動."一旁的偵查人員,看著下餃子似的從三樓下來的人,頓時過來控制起來.

雖然還沒有查明起火點,和起火的原因,但是有狼哥,鬼螃蟹等人在這,他們直覺應該和這群人有關系.

不一會,消防的人也來了,現場各個單位的工作人員越來越多.

姜小白,李龍泉等人和狼哥,鬼螃蟹,哈僧等人已經全部都被控制了起來.

現在最為激動的是小旅館的服務員,要不是被工作人員控制著.

這個時候都能夠上去撓花了狼哥他們的臉.

小旅館燒了無所謂,反正是公家的產業,跟她個人一分錢關系都沒有.

即使小旅館不重新建,她的工作也不會丟,工資也不會少.

她生氣的是,這群人點火,差點燒死她.

偵查人員拉著服務員,不讓她往過撲,暗暗的觀察著狼哥等人.

看賓館服務員這樣,還真的可能是狼哥等人放的火,不然的話服務員不至于這樣.

大火很快被撲滅了,救出來幾個被燒傷的小混混,強勢也不是太嚴重,死不了.

可是現場卻依舊被偵查人員牢牢控制著,無他,這性質太惡劣了.

縱火罪,可是八大罪之一,而且燒了這麼多的集體資產,要是非人為的還好.

國家不差這點錢,可是要是人為的,那不說轟動京城,也是一件大案子了.

"把現場所有人都帶回去,我已經請示過上級了,上級決定正式成立513專案組,立案調查此事."

有隊長下命令,開始用自行車,往回帶人.

沒錯就是自行車,手銬子往自行車後座上一鎖,然後推著往回走.

這個時候就是這樣的辦案條件,而且這還是京城,還給配了自行車.

要是其他地方,很多都是靠兩條腿走的.

摩托車辦案,還要再推一些年才能夠實現.

姜小白他們待遇當然要比狼哥等人好多了,兩人一前一後看著,往回走.

狼哥等人就是一個自行車後邊手銬拷上一堆人,往回走.

手銬不夠的就把腰帶解下來,帶著往回走,

小旅館的服務員當然不用了,那表情誰都能夠看的出來,這事和她沒有關系.

她一個旅館服務員也不至于點旅館.

不過,她作為目擊證人,也是要帶回去做證的,只不過偵查人員態度上就和藹多了.

一口一個大姐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