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熟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廠長,您是不是腰不舒服?要不我給您按按."

薛芳玲跟了進來,看著姜小白扶著腰,開口問道.

"好,那就麻煩你了."姜小白點點頭說道.

"您趴在床上就行."薛芳玲說道,姜小白點點頭,趴在了床上.

別說,薛芳玲按的還是挺舒服的,姜小白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聽到姜小白發出了輕微的鼾聲,薛芳玲才退出了里屋.

等姜小白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電話鈴聲驚醒的.

"喂,我是姜小白."姜小白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抓著電話說道.

"您好,我是閆經,是這樣的,有人托我幫您辦點事,說是您能夠用上我."電話里邊,閆經斟酌著說道,姿態放的很低.

"閆經,能幫上我忙,什麼意思?"姜小白疑惑的問道.

"就是……"閆經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合著這是人家當事人根本不知道啊.

"是上邊有人說的,說讓我幫您辦點事."閆經有些憋屈的說道,這可真的是自己上杆子了.

"哦,是誰啊?"姜小白問道,他心里有些猜測,應該是吳國峰.

"不知道."閆經一個頭兩個大,聽聲音這貨挺年輕的,這要是換了其他人,非揍一頓不行.

"哦,那這樣吧,半個小時以後,我們西單飯店見,見面再詳細聊好吧."姜小白說道.

"好的."閆經掛了電話,深深的吸一口氣,然後吐出去,終于感覺好受點了.

"白航呢?"閆經喊到,沒一會,一個歲數不大的年輕人就走了進來.

"閆哥,"

"一會跟我出去一趟."閆經說道.

"好的,閆哥."白航也不問什麼事.

姜小白剛掛電話,金國炎就進來了.

"廠長,您找我……"金國炎話沒說完,就讓姜小白打斷了.

"老金,我這兩天有點事,估計來不了,廠子里的事,你就盯著點,有事的話……再找人去西單飯店找我,給服務員帶信就行."

姜小白說道.

"好的,姜廠長,"金國炎答應,想了想問道:"姜廠長,是什麼事?有沒有我能幫忙的?"

"沒事,我個人的一點事,很快就處理好了,把廠子看好就行."姜小白搖了搖頭,起身披上衣服,走出了辦公室.

然後開車朝著西單飯店走去,姜小白還是比較相信閆經的,無他,姜小白覺得捅人的那伙人,還不至于有能耐能夠把自己辦公室的電話給打聽出來.

能夠知道自己辦公室電話的,也就是那麼幾個人,就是廠子里的員工,知道的也就是辦公室的電話.

很快,姜小白就開車到了西單飯店.

"這一大早的就來吃飯啊!"服務員笑呵呵的看著姜小白說道.

"吃飯,你們這個點也沒有啊,"姜小白勉強笑了笑說道,這幫大姐不能夠得罪,得罪了這西單飯店以後就不能夠來了.

"等人談點事,王姐幫我泡壺茶,一會要是有找我的,直接帶到包間里."

姜小白說道.

"那沒問題,不過今天你們旗艦店怎麼關門了."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手里還拿著織的半成品的毛衣.

"店里有點事,不過王姐你放心一旦有信款式,我立馬給你送過來."姜小白說道.

旗艦店距離西單飯店不是很遠,這些服務員有一次去店里的時候就碰上了姜小白,姜小白當然也是力度十足的給她們打折.

"好,那姐就提前謝謝你了."中年婦女笑著說道.

掛了電話,閆經也是緊趕慢趕的帶著白航往西單飯店趕,又是坐公交車,又是著急跑幾步的.

正的平時沉默寡言的白航都奇怪了,好幾次都忍不住想問問到底是什麼事了?

這閆老大,平時帶個眼睛斯斯文文的,說話也是不急不緩的,從來沒有這麼著急過.

就是真的有什麼事,他們兩個人也不夠啊.

不過白航想想自己冷酷的人設,還是忍住了,沒有問,反正一會也能夠知道.

當兩人趕到西單飯店的時候,姜小白茶都喝了一壺了.

"大姐,我找一個姓姜的年輕人."閆經滿臉堆笑,氣喘籲籲的看著前台的服務員說道.

"跟我來吧."服務員把兩人帶到了姜小白的包間.

"弟,看看他們是不是你等的人."服務員把閆經和白航兩人送到包間以後,並沒有走,反而站在門口虎視眈眈的.

這兩人一看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閆經是嗎?"姜小白問道.

"嗯."閆經點點頭.

"應該是,謝謝了姐,"姜小白回頭看著王姐說道.

"嗯,姐就在門外,你要是有事就叫姐,咱們這離派出所不遠."王姐又叮囑了一句,這才退出了包間.

閆經苦笑著,我就這麼不像好人嗎?雖然真的不是好人.

"我是姜小白,"姜小白起身伸出手說道.

不管怎麼說,看兩人氣喘籲籲的樣子.自己于情于理都應該感謝.

"閆經."閆經和姜小白握了握手,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年輕人.

雖然眉宇之間很稚嫩,看年輕應該也就是二十多歲,可是身上卻有股自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閆經對于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挺自信的.

"我叫白航,哥還記得我嗎?"白航也沖著姜小白伸手.

"你是?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天晚上一起吃飯的那個."姜小白想起來這個看起來有些眼熟的年輕人是誰了?

那天晚上請吃飯的時候,記得自己身後有個年輕人,聲音有些沙啞,穿的破破爛爛的,目光卻銳利的很.

"對,沒想到是您哥."白航有些感激的看著姜小白說道.

那天可以說是他正式出道的一天,因為一個發小被人欺負了,他白天帶人去浙皮子村,被人給砍了出來.

狼狽無比,家也不敢回,生怕有人堵自己.

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只能夠買兩個干糧吃.

後來姜小白送了一盤肉菜,送了一瓶酒.

然後晚上他帶人去把浙皮子村給砍服了,一戰成名,從此在西城區有了他這一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