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考核第一天(沉默中煩惱守護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天晚上,姜小白帶著廠里的幾個領導給許唯平送行.

吃過飯以後,陳少東和金國炎拿著本子來到姜小白辦公室,和姜小白彙報考核第一天的成果.

"今天上班遲到人數為158人,曠工人數為35人,其中有20名,是之前開會的時候沒來,還沒有回家,不知道考核這回事了,隨地扔垃圾,吐痰的58人,不按照規定操作規程生產的80人,車間上班期間其他的152人……"

陳少東照著名單念著,姜小白的臉色也越來越黑,這特麼考核頭一天,各項違規的人數加起來比大興玻璃廠的人還多呢.

當然了,也不是說所有人都違規了,而是有些人,一人違規多次.

姜小白擰著眉心,感覺腦袋有些疼,這特麼也太難搞了.

念完了名單,陳少東和金國炎也是面面相覷,這人也太多了.

"姜廠長,要不我們稍微放松一點,或者說主抓遲到早退這幾項?"金國炎開口說道.

"不行."姜小白一口否決到.

"真的要是放松了,那麼我們的考核就走樣了,遲早得成為笑話,朝令夕改,這不是開玩笑嘛."姜小白說道.

陳少東和金國炎兩人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姜小白說的確實有道理,可是這不是也沒有辦法嘛.

這麼多人怎麼處理,沒有辦法處理的話,同樣考核也進行不下去.

真的就是法不責眾,大家都沒有這個意識,像隨手扔垃圾,吐痰,甚至是隨地大小便.

包括不按照操作規程生產的車間,這是大家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習慣這個東西一旦養成了,就很難改變.

而且還是這麼多人都有這個習慣,這就難了,如果只有個別的幾個人,那好說,加重處罰,再加上周圍其他人環境的影響,很快就能夠改過來.

這也是人們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

"有多少員工沒有犯錯的?"姜小白想了想問道.

"我統計一下."陳少東說道.

"好,"姜小白點點頭,然後抓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打到了辦公室.

"讓沈主任和財務科科長到我辦公室一趟."姜小白說完就掛了電話.

本來正收拾東西准備走的沈正蘭,愣了愣,開口道:"說什麼事了嗎?"

雖然給許唯平送行的時候,因為考慮到許唯平等人還要回家里收拾東西,陪陪家人,所以沒下班就開席了?

可是吃完飯也就下班了,這個時候又招呼自己去他辦公室有什麼事啊.

而且還是帶上財務科的科長,兩人一起去.

"姜廠長沒說."接電話的人說道.

"行,去找一下財務的科長."沈正蘭吩咐道.

然後把已經圍在脖子上的圍巾放下來,大衣手套也脫了下來,重新掛回了衣架上.

很快,財務科的科長就過來了,現在的財務科科長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叫.

年前的時候,陳少東從財務科調到了人事科,而他作為原來人事科的科長,轉到了財務科當科長.

算是對調,他雖然能力普普通通的,可是現在的體制內,沒有犯錯,那就只能夠上,不能夠下.

最多就是平調,哪怕就是姜小白,也不能夠打破這種常規,不然的話會被當成欺負老實人.

好在這個老實人,也算是老實,知道新來的年輕廠長和以往的廠長不一樣,再加上現在又在改革和考核,下班以後多留了一會.

沈正蘭打發通知他,姜小白找他的時候,他心里還松了口氣,幸好自己遲走了一會.

不然的話,說不定姜小白就會對自己有意見.

"砰砰砰."

"進來."

"姜廠長,"

"姜廠長."沈正蘭和財務科的馬良泉走進了姜小白的辦公室.

"來了,先坐."姜小白說道.

這時陳少東也把人數給統計出來了.

"廠子,今天沒有違規的人一共是88人."陳少東開口說道.

"88人,好數字啊,行,88根就88人,這樣,馬科長,給沈主任拿一百塊錢,按照88份來買,洗衣粉,香皂,煙,都可以,每個人平均一塊錢的小零碎的東西,明天一早拿給少東."

姜小白說著.

馬良泉和沈正蘭有些迷糊的點頭答應著,陳少東和金國炎兩人卻是眼睛一亮.

他們有些明白姜小白想干什麼了?

"少東,明天早上就在廠子大門口,拿著名單,把這些東西給今天沒有犯錯誤的工人發下去,同時在廠子里按照今天違規的名單,進行通報."

姜小白說道,獎懲,獎懲,只要懲罰也達不到目的.

"這個方法好啊,廠子,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照這麼下去,後天,我保證後天違規的人數一定會減少."

陳少東興奮的說道.

"你能想到,你能想到你就是廠長了,我都沒想到."金國炎也在一旁笑著說道.

聽著三人的對話,沈正蘭明白了,心里也暗暗的為姜小白的手段點贊.

廠子里的工人們,不說貪圖小恩小惠,但是只要是不犯錯誤,就給發一塊錢的日用品,估計絕大部分人都會眼紅.

這比等到月底發工資的時候處罰好太多了.

不然的話,等到月底,所有人都違規了,你難道還能夠都處罰嗎?就是都處罰了,怎麼處罰,重了不行,那麼多人呢?

輕了也不行,沒有作用,反而助長了違規工人的囂張氣焰.

不愧是年紀輕輕的就能夠當廠子的人,這招雖然不高大尚,但是特別的接地氣,也特別的實用.

換成自己是工人,也不會違規了,就為了這一塊錢的東西.

"好了,趕緊去辦吧,就是麻煩你們了,現在都下班了."

姜小白笑著說道.

"不麻煩,不麻煩,"幾人告辭離開了姜小白辦公室.

馬良泉給沈正蘭拿上錢,沈正蘭身為女人,最知道一塊錢的東西,買什麼家里最實用了.

雖然這個時候供銷社已經關門了,可是她作為辦公室主任,這點能耐還是有的,能夠買上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