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王猛的家庭


姜小白聽著王猛的話,眼睛瞪的大大的.

拉幫套,竟然有這種婚姻制度,這特麼的也太奇葩了.

"而我就出生在這樣一個拉幫套的家庭,我父親應該是來家里的套犢子,因為我和他長的像,但是具體是誰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母親原來的丈夫之前因為身體不好,不能夠養家,家里還有三個孩子要養,就找我父親當套犢子,後來就有了我,我跟我父親姓,姓王……"

王猛一邊喝著,一邊和姜小白聊著,這些事情,可以真的說是難以啟齒的.

不過他一直憋在心里面,也憋的慌,現在姜小白問了,他也就說了出來.

聽著王猛的敘述,姜小白也明白了王猛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這麼早回來了.

一間屋子,中間掛塊布,一個女人,南北兩個炕,亮色男人.

這特麼要是能夠和諧才怪呢,勸君莫惹風流債,自古奸情起殺心.

一時的出軌都有可能鬧出人命來,更何況是自己老公天天看著自己老婆去別的男人炕上摟著睡覺呢.

而且都在一個屋里,有特麼什麼動靜都能夠聽的清清楚楚的.

沒出人命就算不錯的了,要是說一直和和氣氣的,大家相親相愛一家人,那就是開玩笑.

果然,王猛小的時候還好,一家人和和氣氣的.

王猛父親原來和她父親的丈夫關系就挺好的,說的有些繞口,但是情況就是這麼複雜.

他母親的老公生病了,不能夠負擔起養家糊口的重任以後,就讓他母親找了他父親過來當套犢子.

只不過真正的等他父親來了以後,兩個男人心里都很別扭,其實想想也挺別扭.

不過那會,王猛母親的丈夫身體還不好,只能夠忍著,這個家里還是一團和氣,

後來王猛出生了,王猛母親的丈夫對王猛不用想,也是十分的苛刻.

可是套犢子,劈孩子.這是拉幫套的規矩.

王猛就跟著他當套犢子的父親,姓王.

王猛從小在家里雖然生活的不是太開心,但是也還算能夠過的去.

只不過這種情況,等到隨著時間的推移,日子過得好了,王猛母親的丈夫,也就是王猛的另一個爸爸身體也有所恢複以後.

一個女人,兩個男人,之間的相處自然就不那麼和諧了,不說打起來,但是陰陽怪氣的說話那是常有的事.

有時候,王猛的母親要晚上和王猛的父親睡覺,王猛母親的丈夫就經常各種阻攔.

再加上,王猛母親的丈夫有火,經常往王猛身上散,王猛的父親幾次都想帶王猛離開這個家庭.

結束這種關系,只不過王猛的母親幾次相勸,攔著不讓走.

後來,王猛插隊來晉省,就一直不想回家.

今年覺得挺長時間沒有回去了,結果回家以後,發現家里更加的水火不相容了.

母親夾在中間難受,父親夾在中間也難受,而母親的丈夫,王猛也怨恨不起來.

王猛也能夠理解,換個人,自己媳婦整天在家里和另一個男人當著自己的面睡覺,自己也不能夠願意.

所以王猛在家里待了兩天,立馬就坐火車返回來了.

"既然這樣,你父親為什麼不願意離開這個家庭呢?你父親對你母親有感情嗎?"


姜小白問道.

"嗯,我能夠感覺的到,我父親對我母親還是有挺深的感情的,不然的話,這麼多年早就離開那個家庭了."王猛點點頭說道.

"那你母親呢?"姜小白又問道.

"也有."王猛道.

"那有沒有可能,你母親離開他的丈夫,和你父親在一起生活."姜小白想了想問道.

"我母親還有幾個孩子,不可能離開他的家庭."王猛說道.

姜小白也皺起了眉頭,這事真的還挺不好解決的.

其實王猛的父親,王猛的母親,王猛母親的丈夫,三個人都沒有錯,錯的是當時太窮了.

"沒事,小白哥,您別操心了,我就是和您抱怨抱怨,說出來心里就好受多了."

王猛笑著說道,除了姜小白這事他還真的不願意,也不能夠和別人說.

這種套犢子生的兒子,說出來都會讓別人看不起.

"那你有沒有想過,把你父親接過來,和你在一起生活?"姜小白又問道.

"那道沒有,我現在也是住在廠子里,我父親過來了……"王猛搖了搖頭說道.

"住的地方不用擔心,我把我屋子倒騰出來,我現在在京城上學也用不到,"

姜小白說道.

"那不行,小白哥,我……"

"我什麼我,這樣,我陪你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夠把你父親接過來,你母親要是想過來也行,要是不願意就接你父親過來."

姜小白站起來說道.

"不用,小白哥,我自己……"王猛連忙搖頭說道,眼睛通紅,不知道該說什麼.

滿是感動,沒想到說完自己的事情以後,姜小白不光沒有嫌棄自己,反而要幫助自己解決.

而現在更是要陪著自己回一趟東北,接自己父親.

"自己什麼自己,我陪你,再叫上李小六,這事就這麼定了."姜小白不由分說的說道.

"我打電話讓人定車票,明天一早我們就走."姜小白說著就起身離開了.

王猛這個東北漢子,從插隊下鄉開始就一直保持著又猛又剛的人設,突然就崩塌了,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從京城回來過年的李小六,跟著姜小白,王猛踏上了前往東北的火車.

這是姜小白第二次去東北,頭一次是開卡車送劉眉回去.

而李小六更是第一次去東北.

從建華村,直接用卡車送到了省城龍城,然後從龍城坐火車到東北.

火車"況且,況且"的行駛在鐵軌上.

臥鋪當然是沒有的,著急走,還是宋衛國托人弄了三張硬座.

從晉省龍城出發,光是出晉省就用了半天的時間,出了晉省進了冀省以後更不用說了.

等到火車出山海關的時候,距離姜小白他們上火車,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