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教育基金
g,更新快,無彈窗,!

"黃書記,我知道這樣的情況,在農村地區很普遍,甚至在城里也屢見不鮮,可是這事發生在我們身邊,我卻感覺到很心痛."

姜小白看著眾人說道.

"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就給嫁出去,不讓女孩上學,覺得是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可憐,可悲,可氣.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少年強則國強,其他的地方我不管,但是我們建華村絕對不能夠這樣……"

姜小白擲地有聲的說道,就在吳嬸家直接開成了現場辦公會.

"有句話叫,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夠苦孩子,一個地方越窮,越不在乎教育,結果就是這個地方越窮,整個地方就像一潭死水一樣,沒有人走出去,也沒有人走進來,你們不窮誰窮?"

姜小白說著,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黃忠富說道.

"黃叔,我是這樣想的,你看由村里的三家廠長,共同出錢,我們成立一個建華村教育基金."

"雞精,什麼教育雞精?"黃忠富有些迷茫的看著姜小白問道,有句話他沒問出口.

為什麼是教育雞精,而不是教育味精.

"就是簡單來說,教育雞精……呸,什麼教育雞精,是教育基金,簡單來說就是三個廠子,拿出一筆款子來,放到一個賬戶上,這筆款子專門用于建華村教育事業的開支."

姜小白差點讓黃忠富給帶偏了.

"誰家要是說孩子上不起學,就拿這筆資金資助孩子們上學,而且是強制性的,十二年教育,必須上完了高中,中專考不上高中,中專,就上技校,百年大計教育為先,這個罪人我來當.

就是有人恨我,怨我,我也認了."

這個時候,中專有時候比高中還難考.

雖然強制性的有些過分,可是如果不強制性的,你就是免費資助人家孩子上學.

肯定還會有人不願意,畢竟孩子在家的話,還能夠幫忙干點活之類的.

姜小白說著,黃忠富從沙發上站起來,朝著姜小白深深的鞠了躬.

"黃叔,您這是干什麼?"姜小白趕緊把黃忠富扶起來.

"我替建華村謝謝你,這個罪人我來當,要是有教育基金資助,還有誰不願意把孩子送去上學,我就把他捆起來,用皮鞭抽,大嘴巴打."

黃忠富說道,姜小白說的強制,于法可能不是太好,哪有強制性的,甚至就是後世九年義務教育施行了以後.

也沒有那一條法律是強制規定必須去上學的,只是規定了學校必須接受學生而已.

而姜小白現在定下的更加苛刻,十二年教育,必須上學上夠十二年.

而在這個農村宗族的觀念重,黃忠富在村里當村支書當了一輩子,首先帶頭支持姜小白的情況下,再加上姜小白自己在建華村的威信力.

這事還是有很大可能性,能夠落實下去的.

"百年大計,教育為先,小白你說的好啊.這句話所有人都應該記在心里."

黃忠富感慨的說道.

"那教育基金就由黃叔你來負責,雖然不想讓您這麼大年紀了還勞累,但是這活還真得您才行,您就再為建華村保駕護航一回吧."

姜小白看著黃忠富說道.

"保駕護航,好,我就最後再為建華村奉獻一回."黃忠富哈哈大笑著說道.

"吳嬸,那我們就走了,"安排完以後,姜小白站起來看著吳嬸說道.

"別走了,在家里吃點飯吧."吳嬸挽留到.

"不了,改天有機會我再過來蹭飯."姜小白說著,笑呵呵的站起來說道.

一群人走出了吳嬸家,朝著知青罐頭廠走去.

"廠長,各地的代理商今天上午已經全部到了,就等著您回來開會了."

王猛看著邊走,邊說到.

"地方夠住嗎?"姜小白問道.

"夠,各地的代理商都沒有來多少人,都是一兩個人過來的,年底了正是忙的時候,都在各地主持大局呢."

王猛說道.

"養豬場這邊呢?"姜小白問道.

"第一批出欄的已經全部買出去了,小豬仔也開始收購了一批,但是還是不夠,年後還需要想辦法."李老三說道.

"村民們的分紅,一分沒動,都躺在賬上呢,就等著您回來了好給大家伙分錢."

"是啊,當初許下的願望也應該實現了."姜小白點了點頭.

"飼料廠這邊建設主體已經完工,工人們還在加班加點的干活,估計年後就差不多可以開工了."

劉健也在一旁說道.

"嗯,進度不慢,衛義,你回家的車票買了嗎?別再回不去家了."姜小白說著,又看向了一旁的張衛義問道.

"過年我就不回去了,和李哥說好了,今年就在李哥家過年."

張衛義從京城部位,來建華村也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皮膚黑了些,人也瘦了些,但是卻顯得更加壯實了.

"啊,怎麼不回家過年呢?"姜小白停下兩步,回頭看著張衛義疑惑的問道.

國人的鄉土情節很重的,過年哪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

每當這個時候,天南海北的游子,都會踏上回家的路途.

不管多遠,不管多難,在這個闔家歡樂的日子里,都是要回家的.

"因為來建華村的事情,和家里有些……"

張衛義說道,話沒有說完,但是眾人卻都理解了.

一個是中央部委的干部,一個是小山溝里的民營企業.

家人能夠理解才怪呢,不用想都知道,這個時候張衛義家里人的態度是什麼樣?

甚至親戚朋友們都會說張衛義傻之類的.

"沒事,那就在老三家里過年,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要著急,走一走,看一看,等再過十年,二十年,你絕對不會後悔現在的選擇."

姜小白拍著張衛義的肩膀說道,能夠看明白時代脈絡的最終只是少數人.

而大部分人都是人云亦云,等到別人掙錢了,才一窩蜂的跟著干.

殊不知,那個時候早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