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給我看看(飛雪之戰守護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趙心怡在姜小白耳邊吐氣如蘭,冰涼滑嫩的玉手,在姜小白後背摸索著.

再加上被東西頂著,不舒服而扭動著的嬌軀.

差點一瞬間讓姜小白失控,沒有嘗過肉滋味的還好,可是對于姜小白來說,重生快兩年了.

除了上次和李思研在賓館的時候,稍微過了一下手癮,就一直沒有過.

而過一下手癮,不過是望梅止渴,更加渴了.

"別動,"姜小白低聲說道.

"哦,我不舒……"趙心怡小聲道,還扭了扭身子.

只不過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姜小白堵住了.

我這個不是輕薄,我是不想讓外邊的人們發現,你一直說話,我也沒有辦法的.

姜小白一邊品嘗著,一邊心里給自己找著借口.

在黑暗中趙心怡瞪大了眼睛,雖然小時候被姜小白強吻過一次,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啊.

已經這麼大人了,流氓,流氓,趙心怡心里瘋狂的罵著,但是卻不敢亂動.

因為車鋪外邊還有劫匪走動的聲音,似乎還沒有離去.

姜小白使勁的要撬開趙心怡的牙關,趙心怡吃力的抗拒著.

可是這時卻感覺到,姜小白摟著自己腰部的大手,在緩緩的向下滑動著.

"砰砰砰."劫匪跳下車離去了,車廂里恢複了人氣,姜小白也趕緊放開了李思研.

"我是為了不讓你說道."姜小白趕緊解釋道.

趙心怡蛾眉倒蹙,鳳眼圓睜看著姜小白.

咬著銀牙道:"那手能夠拿開了嗎?"

"啊……哦,不好意思啊,沒注意."姜小白老臉一紅,好在在黑暗中,大家也看不出來.

姜小白拿開手,就准備下地,但是卻感覺腰疼的厲害,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悶哼.

"你怎麼了?腰還疼是嗎?你背上是疤痕嗎?怎麼這麼多?"聽著姜小白的聲音,趙心怡也顧不上再想被強吻的事情,關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疼,你扶我一下,我做起來,你看看丟什麼東西了?"

姜小白搖了搖頭,強撐著身子,在趙心怡的幫助下看著車窗的位置,坐了起來.

"真的沒事?"趙心怡擔憂的問道.

"真沒事,緩一下就好了,沒事."姜小白搖頭說道.

這時整列車廂都想起了人們哭喊的聲音.

"這群天殺的,我一共就10塊錢啊,這是過年用的,竟然被搶走了,還有沒有王法了,"

"我的個親娘勒,東西都給我拿走了,我的肉票啊."

眾人喊著,列車員也過來了,開始挨個車廂給大家統計損失.

車廂里的燈光也亮了起來,恢複了光明.

"小白叔,你怎麼樣?"這時李貝貝和張蘭芳兩人也從上鋪下來.

"沒事."姜小白搖了搖頭,緩了一會感覺好多了.

"丟了100多塊."趙心怡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說道.

姜小白一愣,這特麼真是個小富婆,趙剛也真是疼閨女.

現在一個月大家平均工資才30多塊,你一個上學的小姑娘一下子丟100多塊,別人三個月的工資.

李貝貝和張蘭芳兩人更是暗暗咋舌,有錢,真的是有錢,都期末回家了,身上還有一百多.

"小白叔,你丟錢了嗎?"李貝貝有看著姜小白問道.

"我應該沒有."姜小白把皮包拖出來,看著里邊雜亂的小零碎,笑著說道.

也幸好是和那個年輕人交換了這些小零碎,里邊還有針,那個劫匪剛翻東西就被針紮到手了,然後就沒有再翻包.

不然的話,今天自己的損失可就大了.

自己包里的衣服下邊,可是有34萬塊錢呢.

34萬塊錢呢,可不是個小數目,丟了自己也得心疼死.

要不說,一飲一啄,自有天意.

很快列車員和乘警就過來了,乘警臉上還有傷,應該是剛才反抗的時候,被劫匪制服了.

聽說趙心怡丟了一百塊,兩人倒是也沒有什麼不相信的,畢竟能夠坐臥鋪的,家里應該都不是普通人.

等列車員統計完,要帶著趙心怡去坐筆錄,姜小白看出趙心怡有些害怕,于是提出陪著趙心怡一起去.

列車員也沒有反對,趙心怡扶著姜小白起身,出去了.

臨走前,姜小白讓李貝貝和張蘭芳把車間門給關好.

等姜小白和趙心怡做完材料回來,一下是凌晨3點多了.

迷迷糊糊的李貝貝給兩人開完門,然後就爬上臥鋪睡覺了.

兩人在黑暗中重新躺了一下來.

"姜小白,你後背還疼不疼,要不我給你揉揉."趙心怡轉頭看著姜小白的方向問道.

"沒事,我不疼了."姜小白搖了搖頭說道.

"嗯,你……你背上是傷疤嗎?"趙心怡還記著剛才抹在姜小白後背上,那坑坑窪窪的感覺呢.

"嗯."姜小白點了點頭.

"你?你怎麼搞的?那麼多?"趙心怡差點驚叫出聲,真的是傷疤,那麼多傷疤.

"不小心被開水燙的."姜小白說道含糊其辭的說道,他不願意和李思研多說.

他後背的傷疤有一部分是替劉眉擋開水,被燙傷的是事實,可是更多的是在革委會的期間留下的.

他在夏天的時候,也從來不光著膀子,就是因為不想讓人看著,怕嚇著別人.

"給我看看."趙心怡說道.

"別鬧了,趕緊睡覺吧."姜小白不知道這姑娘抽什麼瘋,怎麼就要非要看自己傷疤.

怎麼的?因為剛才吻她的事情報複,想揭自己傷疤嗎?

不能吧,自己的傷疤早就好了,只是留下了痕跡啊,不存在揭傷疤這回事的.

"給我看看."黑暗中趙心怡的聲音特別的堅定.

姜小白不知道她為什麼非要看看傷疤,其實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非想要看看姜小白的傷疤.

但是肯定不是想揭開姜小白的傷疤就是了.

"別鬧,都關燈了,也看不見,趕緊睡覺吧,貝貝和蘭芳都休息了."

姜小白又頭疼的說道.

"我有一個小手電筒."趙心怡說著,在床上一頓摸索.

摸索出一個手電筒,打開一道暈光色的光柱,直接照射在了姜小白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