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以物換物


"他家里什麼情況?"宋漢斌好奇的問道.

一個在校的學生,成為了一家國企廠子的廠長,這一點讓他有些想不明白.

按說,像姜小白這麼年輕的廠長少,可是還是有一部分的,自己能力強,再加上上邊有人,這個年紀升到廠長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在校的學生,突然空降去當廠長,履曆呢?開什麼玩笑.

要是之前就是廠長,然後學習期間沒有完全脫產學習,這種情況是有可能的,還能夠解釋的通.

可是聽閨女的話,這姜小白應該是先是大學生,然後突然空降成為廠長.

"家里情況?聽趙心怡說,姜小白的父母都是龍鋼廠子的普通工人啊,連個小干部都不是,可是開學的時候我見姜小白身上穿的是那個外國品牌阿迪達斯,挺貴呢,"

宋馨說道,這一點不光是宋漢斌疑惑,就連宋馨也疑惑的很.

"普通工人家庭,不能吧."宋漢斌道.

就在父女倆為姜小白的家庭背景,費解的時候,姜小白和趙心怡.李貝貝,張蘭芳四人已經檢票准備上火車了.

京城的大學,都在這兩天放假,車站的人不少.

"走,跟緊我."姜小白一手拎著包,一只手負責扒拉人群.

然後趙心怡等人拎著行李跟在姜小白後邊.

過了檢票口,月台上的人依舊不見減少.

送別的,接人的,這個時候進站送人的不少,因為交通和通訊的不便,下一次再見面,不知何期.

姜小白還看見不少,男女抱在一起,享受著分別前片刻溫存的,戀人,夫妻.

有人說,車站比婚禮見證更多真摯的擁吻,醫院比教堂聆聽更多虔誠的祈禱.

姜小白想著,找見了自己的車廂.

"就是,4號車廂."趙心怡說著,就要往人群後邊排隊.

"行了,跟我來."姜小白一把牽住趙心怡的手,朝著後邊走去.

"干嘛?上車了,一會該耽誤了……"趙心怡話說道一半說不下去了,因為手被姜小白牽住了.

"讓一下,要扔行李了."姜小白說著,車窗感覺差不多了,朝著車窗里喊到.

姜小白說著,就把手里的黑皮包給扔了過去.

然後又伸手結果趙心怡手里的行李,也給扔了進去.

李貝貝和張蘭芳也有樣學樣,把行李扔了進去.

"來,貝貝."姜小白示意,李貝貝在家也是啥活都干,姜小白稍微使勁就翻了進去.

然後是張蘭芳.

"這,這……要不我還是從車門那邊進吧."趙心怡從小到大都是嬌滴滴的廠長千金.

她從來也沒有翻過車窗啊.

"那麼多人,得擠到啥時候啊,快點吧."姜小白說道.

"不是,我翻不進去的."趙心怡連連擺手.

"沒事,貝貝和蘭芳都在里邊,她們倆拉你一把,我推一下就好了."姜小白說道.

"那,那我試試."趙心怡試探的把手伸給李貝貝和張蘭芳.

李貝貝和張蘭芳一身勁,趙心怡身體就懸空了.

然後姜小白托著趙心怡的屁股,往上推.

只不過這一托,姜小白忽然就不著急了.

趙心怡使勁的踩著車廂蹬著腿,想進去.

可是姜小白這邊不給力,也不往上推,也不往下放.


趙心怡尷尬的懸在半空中.

"姜小白,你使點勁啊,要不就當我下來."

趙心怡回頭,嬌嗔的瞪了姜小白一眼說道.

"哦,好,"姜小白毫無尷尬,但是也沒有再墨跡,直接推趙心怡進了車廂.

不過姜小白總感覺,趙心怡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干嘛?我推的你,想恩將仇報啊,姜小白心道.

另一邊,趙心怡心里已經不知道罵了姜小白多少遍流氓了.

四個人正合適一個車廂,姜小白一看,臥槽,還特麼是軟臥.

李貝貝和張蘭芳兩人覺得新奇,要住在上鋪,姜小白和趙心怡就住在了下鋪.

姜小白隨意的把包往鋪位下一塞,然後躺了下來.

車廂里人不少,都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

各種嘈雜的聲音不斷,姜小白起身把車廂門給關上.

火車慢慢的啟動了,姜小白還能夠透過車窗,看見月台上的人在不停的揮手告別.

"況……且,況……且."

李貝貝和張蘭芳兩人興奮的不行,兩人聊著天,趙心怡也加入了話題.

姜小白躺在鋪位上,慢慢的睡著了.

這還是他重生以後,頭一次坐臥鋪車廂.

比之硬座舒服了不知道多少倍.

天邊的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火車就好像由光明駛入了黑夜一樣.

車廂里也安靜了下來,只不過停車的時候,車廂內會十分嘈雜.

這個時候,火車是人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大大小小的站都會停車,好在臥鋪車票,不是普通人能夠搞到的,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安靜.

姜小白起身上廁所回來的時候,一個年輕男人跟了進來.

"干什麼?"姜小白把著門,看著年輕男人問道.

"大哥,我這有糖和雞蛋,你換不換,糖可甜了."年輕男人撐開大衣,然後又迅速的裹緊,看著姜小白低聲說道.

"你哪的?"姜小白問道.

"義烏人."年輕男人說著,還左右觀察著,有些緊張.

"進來說吧."姜小白讓開車門位置,讓年輕人進來.

"來坐下."姜小白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道.

"不坐了,大哥,我身上髒,一會你沒有辦法睡覺了."年輕人搖了搖頭說道.

姜小白把鋪子掀開一角,然後說道:"坐下來,聊聊."

"好."年輕人這次坐了下來.

聽見動靜,趙心怡也醒了過來,不過沒有起來,眯著眼睛,躺在床鋪上,聽姜小白和年輕人聊天.

"你就這麼一節車廂,一節車廂嗯串著買東西?"

姜小白問道.

"不光是買,用其他東西換也行."年輕人說道.

"以物換物?"姜小白問道.他想不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以物換物.

"嗯,雞毛換糖……"年輕人說著,姜小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