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大侄女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廠長,"宋漢斌揉了揉眼睛,看著姜小白試探著問道.

哈哈,老兄你認錯人了.姜小白在心里說道,只不過為了怕以後不好見面還是沒說.

"宋廠長,真巧啊,沒有想到竟然能夠在這遇見你."姜小白笑著主動伸出了手.

"你和我閨女是同學,你是師大的學生?"宋漢斌握著姜小白的手,震驚的久久沒有松開.

"宋哥,准確的說我是大一的學生."姜小白說道.

"姜老弟,可真的是……真的是年少有為,年少有為啊."宋漢斌一時之間,竟然有些找不到用什麼詞來誇贊姜小白.

宋漢斌震驚,一旁的趙心怡和宋馨更是震驚.

倒是李貝貝和張蘭芳神色平靜,小白叔沒有來上學的時候就是廠長好不好.

趙心怡楞楞的看著姜小白,聽宋叔的話,這姜小白竟然是什麼廠長.

這怎麼可能呢?大家都是學生,還沒有畢業,怎麼可能能夠當的上廠長.

而且就是畢業了,也沒有直接起步當廠長的啊.

宋馨看看父親宋漢斌,再看看姜小白,漂亮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

滿臉的不可思議,姜小白竟然認識自己父親.

"姜小白你是?"宋馨看著姜小白,滿是震驚的問道.

"哎,本來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們相處,沒有想到換來的卻是疏遠,既然這樣,不裝了,坦白了,我是億……一家玻璃廠的廠長."

姜小白趁機掙脫宋漢斌握著的手,然後轉頭看著宋馨和趙心怡說道.

本來還處于震驚,覺得有些突然之間和姜小白感覺到陌生的趙心怡和宋馨,聽著姜小白的話頓時臉上浮現出來笑意.

可能姜小白說的事實,他確實沒有打算,高調的宣揚自己是廠長的事情.

要不是今天巧合遇上了,估計她們都不知道.

可是這事實一從姜小白嘴里說出來,就總有種裝筆的感覺.

宋漢斌也覺得姜小白說的怪怪的.

一旁的李貝貝和張蘭芳偷笑的同時,還有些意外,這小白叔什麼時候,又成了一一家玻璃廠廠長.

不過她們也就只是有些意外,本來就是三家廠長廠長的小白叔,多加一家廠子,也不是值得意外的事情.

"姜兄弟這是回家?"一群人上了車,宋漢斌看著姜小白問道.

"嗯,家里有點事,廠子里的事都安排完了,考完試正合適學校也放假了,就提前回家過年,順便辦事,"

姜小白點點頭說道.

"考試?老弟你還用考試嗎?"宋漢斌真的是有點不淡定了.

一家玻璃廠的廠長他不是太在乎,年紀輕輕就成為玻璃廠廠長的姜小白,他也就是平等對待.

前途光明,但是那畢竟只是未來,而不是現在.

可是要是在校學生,就成為一家國企廠長,那就值得他重視了.

"嗯,需要啊,我沒有退學,還是學生會部長,說起來大侄女還是我屬下呢,是學生會的處長."

姜小白笑著說道.

"誰是你大侄女?"宋馨翻著白眼,怒道.

她想讓姜小白叫她姐的夢想還沒有實現呢,結果轉眼之間成了姜小白的大侄女.

宋漢斌聽著,也樂了,這姜小白雖然年少有為,但是還是年輕人的心性啊.

宋漢斌見姜小白不願意多說,也不在追問.

很快就到了火車站.

"謝謝了宋哥,還麻煩你送一趟."姜小白拎著東西下車,和宋漢斌說道.

這時後座的擠著的四個姑娘,也下車了.

宋馨還沒有松口氣,就聽見姜小白和自己父親稱兄道弟的.

"心怡姐,那我們走吧.宋哥再見,大侄女再見."姜小白笑著回頭揮手.

"我……"宋大侄女,看著姜小白笑的燦爛如花的臉,要不是自己父親在一旁,她說不定會沖上去.

"太過分了,"宋馨嘴里嘟囔著,姜小白,趙心怡等人走進了火車站.

"你這同學姜小白到底是什麼人?"宋漢斌發動車以後,開口問道.

"你們不是挺熟的嗎?"宋馨愣了愣,她還准備從父親這打探姜小白的消息呢.

結果沒有想到,父親宋漢斌竟然先開口了.

"我也不熟啊,就是去大興玻璃廠訂貨的時候,見過一面,知道他是大興玻璃廠的廠長,然後有一次在西單飯店吃飯的時候,見過一面,今天這是第三次."

宋漢斌說道,成年人的世界,說話熱絡,並不代表相熟.

"大興玻璃廠?"宋馨問道.

"嗯,是監獄系統下屬的一家玻璃廠,有幾百員工,是正規的國企廠子,當時我見他年輕,還特意打聽了一下,只是知道這姜小白挺有背景的,上邊有人力挺他,是空降到大興玻璃廠的."

宋漢斌說道.

"哦,什麼時候空降到大興玻璃廠的?"宋馨追問到.

"那不知道."宋漢斌說道.

"嗯,這姜小白是新生,來學校的第一天就把上一任學生會部長給干翻了,然後自己當上了學生會部長,並且讓學生會改革,學生會第一次檢查學校衛生紀律的時候,聽說還和中文系發生了沖突,後來以中文系處分一個老師結束,再到後來就沒有哪個系敢不配合學生會工作了……"

宋馨說著,宋漢斌心里也是佩服的很.

一個學生和一個系對抗,要是換成現在的他是姜小白,他都不一定能夠辦到.

更何況,姜小白還是在一個學生的年紀.

"元旦的時候,姜小白請我們學生會的吃飯,說要離開學校一段時間……"

宋馨繼續說道.

"元旦的時候,難道是元旦的時候姜小白才到大興玻璃廠上任的,可是自己去大興玻璃廠的時候,發現姜小白在大興玻璃廠的威信很高啊."宋漢斌心里暗暗想到.

"對了,剛來的時候,我還幫他弄了兩張自行車票呢,結果趙心怡幫他弄幾張火車票,他就叫人家姐,我幫他弄自行車票他就沒有表示……"

宋馨憤憤不平的說道,現在已經不是叫不叫姐的問題,而是叫大侄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