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看我嘴型


考完試以後,姜小白找李思研吃了晚飯.

天氣太冷,兩人也只是簡單的道別.

"我明天就回家了,等過完年再來."姜小白說道.

李思研家在京城,她也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好,路上注意安全,明天我送你."李思研說道.

"不用,這天太冷,早點收拾回家好了."姜小白搖了搖頭說道.

"行吧,東西都收拾好了."

"嗯,抱一下."

兩人簡單的道別後,姜小白回到了宿舍.

"靠,我看見你床上放的包就知道你小子回來了,怎麼放假了?要回家了,舍得回來了."

一進門,老大劉厚道就開口說道.

考完試以後,宿舍里也難得的輕松了下來.

大家都大半年沒有回家了,明天就放假了,心里也都很激動,所以宿舍里的氣氛難得的十分活躍.

"考完試了,放松一下,整點?"姜小白笑著問道.

"拉到吧,這天老冷了,一出去凍得直嘚瑟."老二王剛說道.

"是啊,別了吧,太冷了."錢寶寶也開口說道.

"沒事,我去買,正合適買點酒,回來給大家暖和暖和身子."姜小白說道.

看著大家的樣子,他就明白了,到年底了,大家手里都緊緊巴巴的.

平時攢點錢,也都給家里買東西了,要不就是讓回去了置辦年貨,那能夠舍得花錢吃喝.

"那我和你去."劉小剛站起來說道.

"好,"姜小白也不拒絕,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親戚.

"現在這會,學校外邊的小飯館應該沒有關門呢,去他家買好了."姜小白說道.

"好,老六,你這段時間忙什麼呢?總也不回來."劉小剛開口問道.

寢室幾個人,一學期相處下來,大家都了解了,可是唯獨姜小白,他看不明白.

剛來的時候,看見姜小白穿著花花綠綠的運動服,他還覺得怪異呢.

結果,又一次看見有大院里的孩子穿著和姜小白一樣的衣服,他一問才知道那代表著什麼?

那衣服有多貴,而且姜小白整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根本就不像個正常的學生,師大領導家孩子不少,可是也沒有誰像姜小白這樣啊.

"就是在外邊有點事情."姜小白笑道,他不想多說.

好在,劉小剛的情商也不低,沒有再追問.

兩人一遍走著,一遍聊著學校的事情.

多數時候是劉小剛在說,姜小白在聽.

什麼哪個同學的媳婦,帶著孩子從老家來了,哪個同學去年出國留學了.

還有老師和同學處上對象的,反正這個時候的風流韻事也不少.

兩人打包了幾個菜,買了兩瓶二鍋頭,返回了宿舍.

一群人頓時開始吃了.

"我想你們嫂子了,半年沒見了,也不知道她和孩子在家過的怎麼樣了?好在明天就能夠回去了."

劉厚道說道.

"明天不就回去了嗎?什麼樣,自己回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姜小白說完又轉頭看著王剛問道.


"老二,你哪天的車?"

"我後天的,明天的票沒買上,我們家那旮遝比京城還冷呢,每年都有凍死的."

王剛說道.

"東北的天是挺冷的,可是你們屋里也冷嗎,怎麼能夠凍死人呢."姜小白問道.

"屋里不冷,屋外冷啊,冬天酒蒙子喝完酒後,不回家,就在外邊躺著,可不就凍死了."

王剛笑著說道.

一群人,喝著,聊著,等到睡覺的時候已經到凌晨了.

第二天早上,姜小白起來的時候已經宿舍里,老大劉厚道和劉小剛已經走了.

他是下午的車,不著急,拎著東西去了一趟天文系張教授那,又去了一趟農業大學的張教授哪里.

中午在農業大學張教授家里吃完飯,這才回來師大.

剛回到宿舍發現,趙心怡和李貝貝,張蘭芳已經在拿著行李等著了,一旁的宋馨手里拎著點東西.

"小白,你趕緊上去拿東西,有人送我們去火車站."

趙心怡說道.

"有人送?好的,心怡姐."姜小白樂了,這趙大小姐就是不一樣,還有人送.

"快點,不然我爸就只送她們三個,你自己坐公交車去火車站好了,反正時間也來得及."

一旁的宋馨說道.

看來司機是宋馨的父親啊,不過你威脅我干什麼?

我姜小白向來不食嗟來之食,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坐公交車去就坐公交車去.

姜小白轉頭,看著宋馨怒目而視.

宋馨挺了挺胸,更加顯得雄偉.

咋的,胸大了不起啊,算了,不和小女子一般計較.

"好嘞,宋姐您等我一分鍾."姜小白笑著說道,然後轉身朝樓上沖去.

李貝貝,張蘭芳捂臉,沒臉見人了,這小白叔也太沒有骨氣了.

姜小白拎著破舊的黑皮包下來了.

"要不我送你個包,你以後叫我姐?"宋馨看到姜小白手里的皮包,湊上來笑著說道.

她倒不是羞辱姜小白,就是開玩笑,姜小白能夠面不改色的請她去肯德基吃飯,穿阿迪達斯的衣服,也不差一個包錢.

"看我嘴型gun滾,"姜小白說道,老子包里多少錢,你知道嗎?我就怕你換不起我這包.

"王八蛋,你等著."宋馨差點放下手里的東西,就要追殺姜小白.

好在讓趙心怡攔住了.

兩人一路說笑著,走出了師大校門.

就看見了不遠處停著一輛嘎斯24.

不用說,這應該就是宋馨父親開的車了.

這段時間見到的嘎斯24不少啊,自己一輛,不知道是什麼廠長領導的宋漢斌一輛.

這又見一輛,姜小白想著,看見宋馨果然帶著眾人往過走去.

只不過,越走進,姜小白感覺這車,越熟悉.

我見過,嘎斯24,臥槽,不會特麼這麼巧吧.

"閨女,心怡,幾位同學……"一個中年男人從車上下來.

看著眾人笑著說道,只不過說道最後,看著拎著破舊的黑皮包,從眾人身後冒出一個腦袋的姜小白.

中年男人嘴里的話說不出去了,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