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能不能帶上我
g,更新快,無彈窗,!

"金國炎."姜小白大聲呵道:"到了現在,你還死不承認嗎?要不要我告訴你小舅子現在在哪里?要不要直接以侵吞國有資產報警?"

金國炎愣住了,直接呆滯了,小舅子,姜小白這三個字一出口,金國炎心里最後的僥幸都沒有了.

身子一軟,直接向後靠在了椅子上,整個人都軟成一攤.

"完了,完了."金國炎目光呆滯,雙眼無神,嘴里念叨到.

"上班的第一天我拿到賬本,第二天早上我來辦公室就發現有人進來過,當時我還不敢肯定這小偷到底是因為什麼事,為了以防萬一,我找了專業的人選看賬本,

為了不打草驚蛇,本來還想著做點其他事轉移著暗中之人的注意力,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你送來了名單,于是我將計就計,用這份名單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結果沒有想到,這一看,竟然發現了大興玻璃廠虧損的原因,你串通你小舅子,讓你小舅子當二道販子,從大興玻璃廠……"

姜小白說著,金國炎不流冷汗了,而是看著姜小白的目光充滿了驚恐.

原來姜小白聰上班的第二天就開始布局了,自己還和一個傻子一樣,一頭紮了進去.

"這一年下來,大興玻璃廠虧損了,工人的工資都要發不出來了,但是你金國炎卻發家致富了.

用廠子的利益,換來了你個人的利益,金國炎你這是侵吞集體資產,你這是挖社會主義牆角,你是潛伏在人民中間的蛀蟲."

姜小白一聲聲冷呵,金國炎徹底的奔潰了.

一瞬間眼淚就掉下來了.

"姜廠長,我……我……我從來沒有敢花啊,掙來的錢我一分都沒有敢花啊,我害怕啊."

金國炎眼淚,鼻涕掉了一大把.

"沒花你就沒有罪嗎?集體資產變成了你自己的資產,金國炎,你膽子太大了."

姜小白根本一點也不可憐金國炎.

"姜……"金國炎眼看著就要奔潰了.

"來,寫悔過書,就在我這,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寫下來,"

姜小白扔出一本稿紙,和筆,把賬本就那麼扔在桌面上,然後起身出門,把金國炎從外邊鎖在了屋里.

然後姜小白開車走了,直接回師大去了.

今天下午還有一課需要期末考試呢,可不能夠耽誤了.

這邊姜小白風馳電掣的開車往學校走去.

另一邊金國炎拿起紙筆,顫抖的開始寫起了事情的經過.

看著扔在自己眼前的那一遝稿紙,金國炎知道自己該把事情寫的多詳細了.

"部長,你回來了?"姜小白剛把車停好,回到學校門口,就看見了學生會的錢勝利.

"勝利,你這是干什麼去?"姜小白拎著包,停下腳步笑呵呵的說道.

"排隊,買車票啊.現在可是一票難求啊,昨天我就去排了一天的隊."錢勝利笑著說道.

"咱們學校什麼時候放假?"姜小白問道,錢勝利要是不提,他都快把這回事忘記了.

他倒不是放假就要回家,而且放假需要回建華村一趟.

飼料廠也不知道建設的怎麼樣了?養豬場,知青罐頭廠,年底也是一堆事,他不出面也不行.

"今年過年遲,陽曆二月十六日過春節,學校提前十天放假,陰曆臘月二十上午放假."

錢勝利說道.

"好,我知道了,你路上慢點."姜小白點點頭說道.

回到學校,姜小白先去學生會看了看.

學生會里邊人倒是不少,不過快考試了,所有人都在蒙頭學習,學生會大辦公室的學習條件當然要比宿舍好多了.

姜小白進來,竟然沒有一個人抬頭看一眼,姜小白一看這學習氛圍也不忍心打擾,悄悄的退出了學生會辦公室.

然後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本來想找鑰匙開門,但是卻發現自己辦公室的門竟然虛掩著.

"臥槽,進賊了."姜小白推門進去一看,才發現是兩個漂亮的女賊.

"姜小白,你怎麼回家了?"趙心怡和宋馨兩人正在姜小白辦公室里學習呢,

聽見門有動靜,一抬頭才發現竟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姜小白.

臨近期末考試了,教室里,宿舍里都是同學在複習,想找一個清淨的學習環境不容易.

正合適姜小白的辦公室空著,所以兩人就想到來這學習了.

"學習呢?用我辦公室得交錢啊!"姜小白笑呵呵的說著,把身上的包扔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要是沒錢以身相許也行?"

"呸."兩女齊齊的啐了姜小白一口.

"哎,心怡啊."姜小白看著趙心怡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

"有事就說,別叫的這麼親熱."趙心怡還沒有開口呢,一旁的宋馨白了姜小白一眼說道.

"這個你什麼時候回家啊?"姜小白問道.

"放假就回家啊,都半年沒回去了."趙心怡說道,她還是頭一次離開家這麼久,早就想家里人了.

好在家里有電話,時不時的能夠給家里打一個電話.

所以趙心怡也一直在期盼著放假,早就歸心似箭了.

"那你回去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姜小白可憐巴巴的問道.

平時買火車票都需要排很長時間的隊,現在過年就更不用說了.

再加上,買票也只能夠買坐票,或者站票.

那一路上難受的,姜小白實在是有些害怕了.

要不是吳國峰給的油票不是太充足,而這個時候的公路也不是太完善,再加上路上又有路霸,路匪之類的.

姜小白都想要直接開車回去了.

∟@^正'X版首M*發E0.

"帶上你?"

"對,帶上我唄,你看我能給你拎行李,要是遇到路匪路霸之類的,還能夠保護你,再把李貝貝她倆帶上,讓她倆給你當丫鬟,保證一路上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

姜小白舔著臉說道,反正對趙剛來說,也不差這幾張火車票.

趙心怡這寶貝閨女要是開口,這事絕對有希望.

這要是能夠弄到臥鋪回去,那這一路上也不用遭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