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一起討論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小白和李思研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姜小白感覺手里軟乎乎的,捏了捏李思研就醒了.

李思研睜開眼才發現姜小白一大早的在干什麼呢,啐了姜小白一口,然後兩人都起床了.

姜小白也挺冤枉啊,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這邊李思研已經在整理凌亂了衣服了,兩人退了房間,然後走出了招待所,

路上已經有清潔工和各個單位的工作人員在清掃著道路上的積雪.

這可能也是我國的特色了,後世有段子說,如果想找一個有正式工作的對象,頭一天下雪了,第二天你去大道上找掃雪的就行,基本上都是有正式工作的.

暫時公交車還沒有通車,姜小白和李思研兩人緩緩的走在馬路上.

走了一會就發熱了,路上遇到買早點的,兩人又吃了一點早點,這才繼續朝著李思研家里走去.

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李家了,姜小白倒是想買點什麼東西,只不過大雪過後供銷社還沒有開門,只能夠作罷了.

"我昨天和我爸媽說的我們知青都在一起,"李思研邊走邊歪著頭看著姜小白說道.

"不是就我們兩個嗎?"姜小白裝出一副迷茫的表情.

下一刻李思研的小拳拳就錘到了姜小白的胸口.

"你壞."

一路上留下了銀鈴般的笑聲.

回到李家的時候,李傳英不在家,李母倒是對姜小白送李思研回來沒有表現出什麼異議.

畢竟昨天是知青聚會,姜小白在也正常.

而且據她觀察,李思研的神態,也不像是發生了什麼事的樣子.

姜小白中午就留在李家吃了飯,然後才返回了旗艦店.

當天下午,姜小白本來想開車回大興玻璃廠上班的,結果沒有想到,吳國峰給找的那個會計來電話了.

于是,兩人約到地方見面.

"根據這一年以來的賬目往來情況,發現這項目確實有問題……"會計給給姜小白詳細的說了賬本里邊存在的問題.

姜小白也明白了,這賬本的問題出在哪里,主要是優等玻璃和普通玻璃竟然是一個價格出貨的.

而且次品的生產比重也有些高.

姜小白感謝過會計以後,拿著賬本返回了旗艦店.

第二天一早,姜小白開車來到了大興玻璃廠.

辦公室里邊,薛芳玲正在忙活的給收拾著衛生.

那前凸後翹的身材,讓姜小白不自覺的多了兩眼.

"廠長來了."薛芳玲看見姜小白來了,臉上的笑容更盛.

"嗯,麻煩薛姐了."姜小白點點頭,收回了目光,在辦公桌後邊坐了下來.

"薛姐啊,咱們廠長的銷售主要是誰負責的?"姜小白問道.

"金廠長啊,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一直是金廠長負責的,"薛芳玲隨意的說道.

"嗯,"姜小白點頭,剛准備要問什麼.就看見沈正蘭敲門走了進來.

"沈主任."薛芳玲打了聲招呼,繼續忙活自己的.

"姜廠長,我這份名單弄好了,但是只是我個人的一些拙見……"

沈正蘭說著,薛芳玲本來准備拎著暖和出去的步伐,停下了下來,把暖和放在一邊側著耳朵聽了起來.

薛芳玲不是不懂事,按說這種時候,就是領導不說,她也應該知道回避一下.

可是薛芳玲對名單的事情真的實在是太關心了,忍不住想要留下來.

她心里都想好了,只要是姜小白不出聲讓她走,什麼暗示之類的她就當做看不見,看不懂.

"當然了,以上這些人,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可能還考慮的不夠全面."

沈正蘭糾結了好幾天,最終下定決心,把自己的一部分人和一部分表現好的人給圈上圈,交了上來.

"沒事,沈姐的為人我是知道的,考察干部肯定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姜小白笑著說道,翻看這沈正蘭提供上的名單.

沈正蘭看著姜小白看名單,稍微左右打量了一眼,發現薛芳玲竟然還在姜小白辦公室里.

這菇娘怎麼回事,不知道談事的時候,稍微回避一下嗎?

而且還是背對著自己,這導致自己想給她使個眼色,都辦不到.

不過略微沉思,沈正蘭就明白過來薛芳玲到底怎麼回事了.

算了,願意待著就待著吧,

"這個,沈姐,你給我說一下吧,"姜小白重新把名單遞到了沈正蘭手里.

Z@0~/

"好,高力平是銷售科的員工,34歲,1968年參加工作,一開始在車間當工人,在車間工作期間,得過廠勞動模范……"

"侯耀中,男,46歲,1958年參加工作,算是早期的員工,工作以來一直勤勤懇懇的,就是為人處世有些直來直去的,說話容易得罪人,所以現在還是廠車間的工人……"

"為人耿直有什麼不好的,說話容易得罪人也不是什麼大的缺點."姜小白出聲說道.

"嗯,他能夠遇上您這樣的廠長,也是他的幸運……"

沈正蘭繼續和姜小白彙報著名單上人員的情況.

一旁的薛芳玲耳朵都快豎起來了.

姜小白當然也發現了薛芳玲的異樣,只不過姜小白毫不在意.

想聽就聽吧,反正現在廠子里穿的也到處都是謠言.

這邊沈正蘭還沒有說完,辦公室的門就被人敲響了.

"姜廠長."金國炎走了進來.

"金廠長啊,來,快坐."姜小白說著,看見了金國炎手里的名單.

笑呵呵的說道:"金廠長來也是名單的事吧,正合適沈主任也是弄好了名單,你也一起聽聽,等會大伙討論一下."

姜小白笑著說道,沈正蘭和金國炎面面相覷.

頭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一般來說這種事,不應該都是私底下溝通好了,然後再討論通過嗎?

這怎麼直接就上來討論了.

雖然兩人都猜到姜小白對這份名單的目的不純潔,可是沒有想到姜小白根本一點也不遮掩.

"對了,薛姐啊,你去問問杜主任和許廠長,看看他們的名單好了沒有,要是弄好了,讓他們一起拿著名單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