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搬
g,更新快,無彈窗,!

"小白哥,小白哥."王小軍帶人跑了出來,朝著姜小白大聲的喊到.

只是聲音在狂風暴雨中傳出不遠就已經消散了.

姜小白看著眾人跑過來,點了點頭,也不說話,一揮手帶著眾人開始卸車.

"來了,幾輛牛馬車?"上了車廂里,一邊往下卸貨,一邊姜小白才有了和王小軍說話的機會.

"一共就三輛,村里的車子全部都給借來了."王小軍一邊往下搬箱子,一邊說道.

姜小白點了點頭,眉頭皺的更加的緊了,上次距離村里近,只有5000個罐頭瓶,他們都搬了兩個多小時.

這一次在鄉里,正常走路都需要兩個小時,下雨天,再搬著東西,十五個人,300箱15000個罐頭瓶,除去一輛車最多也就拉三十多箱.

兩次往返也只能夠拉200箱,正常一次往返4個小時,那現在就得五個小時都不一定夠,兩次往返也就是說需要最少十個小時.

就是這樣還剩下100箱,除去趕車的十二個人,一人一次兩箱都搬不完,而且路還難走.

雨下的更加的急了,不是的還夾雜著轟隆隆的雷聲,讓人們分不清是在耳邊還是在天邊.

Z:首發《E0

箱子很快就都從車上搬下去了,司機在姜小白的叮囑聲中,開著卡車冒著黑煙"突突"的駛遠,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搬,"風雨太大,更本說不了話,姜小白只是喊出了這一個字就帶頭動手了.

裝好車,安排好一個人留下看貨,姜小白率先抱起兩個箱子,跟著車後邊磕磕絆絆的朝著建華村走去.

"搬,"王小軍大吼一聲,奮力的扛起三個箱子,跟在姜小白後邊.

"搬,"劉愛國扛起三個箱子.

"搬."王剛扛起三個.

"搬."張豔梅沒有扛起兩個箱子,只扛起一個箱子.

"搬……"

"搬……"一聲聲怒吼傳出,一個個聲音扛著笨重的箱子,走入了雨中.

王超看著眾人的動作,也莫名的激動起來,原來這才是創業,原來這才是激情.

他也大喊一聲,抗了兩個箱子跟了出去.

三輛牛馬車打頭,身後跟著十一個知青和王超,身後是留下沒有搬完堆積成小山的箱子,和看貨的知青.

一行人誰也沒有說完,咬牙扛著身上的箱子,眼睛瞪的大大的注意著腳下的道路,雨水大在臉上有些生疼,寒風吹在身上有些刺骨.

"嘭,"姜小白腳下一個打滑,摔倒在地上,瞬間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別管我,繼續走,我沒事."姜小白大聲的喊著,揮手示意眾人繼續走,王小軍停下來朝姜小白伸出手.

一把把姜小白從地上拉起來.

姜小白強忍著疼痛,檢查了一下箱子里的罐頭瓶子,好在包裝挺好,沒有破損.

也不去管腿上的傷,扛起箱子繼續超前走去.

"嘭,"

"嘭,"

"嘭,"不時的有人摔倒,然後就會有一雙雙手伸過來,跌倒了,爬起來繼續走.

男知青這樣,女知青也不例外,李思研抱著一個箱子摔倒了,姜小白想自己幫忙給她扛著箱子.

但是往日一向內向,說話溫柔,跟小雞仔似的,看著就好欺負的李思研今天卻和母老虎似的,緊緊的抱著自己的箱子.

眼睛通紅的等著姜小白,仿佛誰要是拿走自己箱子就要和誰拼命.

一個個知青每個人身上都濕透了,但是卻沒有人在意.

下雨天道路本來就泥濘不堪,滑的很,再加上抱著箱子遮擋了一部分的視線,幾乎走兩步就會有人跌倒.

膝蓋,胳膊肘,手臂,小腿……每個人身上都帶了傷,泥水更是滿身.

眾人緊緊的咬著牙關,堅定的往前走去,沒有人叫苦叫累,沒有人說放棄.

十五個知青走在一起,仿佛再大的風雨都不能夠戰勝他們.

雨水噼里啪啦打在眾人的臉上,讓人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

天色變的更加的暗淡了,不時的就閃電劃過天邊照亮了腳下的道路,預示著這場大雨遠遠的沒有到盡頭.

而這個時候,建華村的村書記黃忠福正在隊部看著會計狗蛋著急的問道:"知青們回來了嗎?"

"沒有呢,生產隊的牛馬車都借出去了,千萬別出事啊,"會計狗蛋隨意的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還擔心那些牲口,只要是人沒事就行,這群孩子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挑了這麼個天氣."

村書記呵斥了會計狗蛋一句,然後有些擔心的說道.

"書記,不用管他們,他們和咱們就不是一條心的,也不算是咱們……"

會計狗蛋忿忿不平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那是十五個孩子."黃忠富瞪了狗蛋一眼,然後道.

"這樣吧,你安排兩個人去接一下,不,多安排點人來,我們出去找找,天色這麼晚了,有下著大雨,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怎麼辦?"

"書記……"狗蛋委屈的說.

"你給我滾蛋,趕緊去,那特麼是十五條人命,十五個孩子.狗蛋啊,你是真的不愧你爹給你起名叫狗蛋,你特麼根本就不是個人,連個蛋都不如,十五條人命擺在眼前,你去計較往日拿著矛盾,你趕緊給我去找人幫忙不然我打斷你腿,有人不去的話就說我說的……"

黃忠富沒有時間和會計狗蛋墨跡,直接就開罵了,已經快60的人了,罵起人來中氣十足.

吐沫星子都飛到狗蛋臉上了,狗蛋都不敢吭聲,書記那是和他爹一輩的人,又在村里當書記當了這麼多年.

在建華村的威信相當的高,不用說罵他,就是罵他爹,他爹都得聽著.

會計狗蛋推門跑出去找人去了,只是出門以後嘴里就小聲的嘀咕,平時的時候都是你說要民主,要民主,有事情大家商量著來,一定要征求大家的意見,村里的事是全村人說了算的.

現在才發現,你也就是說說而已,虧我原來還真的相信了.

而且還罵我,平時說好的講文明,禮貌呢,狗蛋覺得自己很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