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踐行


"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劉眉,本來我是想帶著劉眉回來的,讓您和嬸子見最後一面的,可是路上怕時間來不及,所以才給火化了."

姜小白對著二老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說道.

"不怪你,你們都是好孩子."劉父搖了搖頭道,他也不是瞎子,姜小白等人身上的傷痕他看的清清楚楚的.

開著車從晉省一路來到東北,這一路上不知道得遇見多少路匪路霸,經曆多少危險.

再加上借車,加油等各種雜事,可想而知這一路上有多難.

"這樣吧,我家拿50塊錢,給妹妹處理後事."老大開口說道.

b更新E最快上)Z0!"

"我也出50塊錢,給妹妹辦理後事."老二也開口了,50塊錢哪怕是對于相對來說比較富裕的東北,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了.

"那行,我和老二兩人一人拿50塊錢,家里的錢留著給弟弟妹妹上學就行了."老大點點頭道.

"不用,我們帶錢了."姜小白說著,劉愛國已經從口袋里掏出了一遝大團結.

"棺材我們也已經買好拉過來了,這是300塊錢,讓辦理後事."姜小白數出300塊錢,遞給劉父.

"不用,你把錢收起來."劉父擺擺手說道.

"劉叔,劉眉走了,以後我們就是您的孩子,以後每個月我都會寄錢過來,給弟弟妹妹們上學,這錢您一定要拿著,不然我們心里不安."

姜小白開口說著,強行把錢塞給了劉父.

"不用,這……太多了,那我留一百塊錢辦理後事就夠了."劉父說道.

"您拿著吧,多余的讓弟弟妹妹們上學."姜小白堅決不要.

第二天一大早就在院子外邊搭起了靈棚,姜小白親手把劉眉的遺像擺在了正中間.

"滴滴答答"的嗩吶不停地吹著,吹動著人們心里的悲傷.

姜小白穿著一身白色的喪服,站在靈棚前,檀香緩緩的燃燒的一縷縷煙霧,環繞著,糾纏著升空,讓人看不清楚遺像上劉眉的面容.

"噗"姜小白拿著鐵鍬,鏟起一鍬鍬土,扔下墳墓的坑里邊,慢慢的掩埋住了那描金的棺材.

有人說普通人的這一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生理上的死亡,

第二次是,辦葬禮,親人朋友悲痛,傷心,從這以後你就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的親人,至交好友偶爾會想起你.

逢年過節,會來到你的墳頭,上香,上墳.

第三次是你的親人朋友的死亡,從那以後你就真正的徹底的消失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記得你.

如果按照這個劃分,那劉眉應該算已經是第二次死亡了.

姜小白鏟起了最後一鐵鍬揮了上去,眼睛里含著的淚水,終于掉在了墳頭.

跟劉眉的父母告別以後,姜小白等人開著車,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本來按照姜小白的計劃,既然來了東北.

那肯定要讓王猛回家一趟,可是辦葬禮耽誤了一些時間,王小軍,劉愛國他們馬上就要開學了.

都還需要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所以時間上就有些來不及.


"王猛,那就有時間我讓書記給你開介紹信,你再回來吧."姜小白有些歉意的說道.

"沒事小白哥,有時間再回來一樣的."王猛搖了搖頭,毫不在意的說道.

等開車回到張宣縣,已經是1978年的8月20日了.

回到縣玻璃廠還了車,然後一群人這才坐上大巴車回建華村.

"豔梅,飯做的怎麼樣了?好好給做一頓啊,以後可就吃不上你做的飯了."

姜小白笑呵呵的說道,回來幾天了,一轉眼就到了8月23號.

劉愛國,王小軍他們開學的日子都在8月25號左右,明天就要出發,今天是待在建華村的最後一天了.

"小白哥,您放心吧,等我放寒假了,就回來繼續給你們做飯,或者你有時間去我學校了,我也給您做飯吃."張豔梅笑呵呵的說道.

"行,你這話我記住了,到時候去魔都,肯定去你們學校看你."姜小白笑呵呵的說道.

雖然這段期間事情不少,可是李老三的表現,真的是讓姜小白大吃一驚.

被清查小組調查,去東北送劉眉回家,姜小白根本沒有顧上管理知青罐頭,也沒有心情管理知青罐頭.

只是被清查小組帶走之前,給李老三交代了一聲,說讓他抓生產,抓緊時間把10萬瓶知青罐頭給生產出來,

不過姜小白也就是那麼一說,沒有真的指望李老三,因為自己一被帶走,剩下的人肯定人心惶惶的.

可是沒有想到李老三竟然真的穩定住了,並且現在10萬瓶知青罐頭生產的都差不多了,還剩下一萬多個罐頭沒有生產.

這真的是大大的出乎了姜小白的預料.

"小軍,去看看酒買回來了沒有,今天晚上給你們踐行,必須一醉方休."姜小白轉頭看著王小軍笑呵呵的說道.

"好嘞,小白哥."

"愛國啊,你打包票,聯系的豬頭肉呢,送來了沒有?大家今天晚上吃不上豬頭肉,看我怎麼收拾你."

"早就送過來了,小白哥,我辦事你放心."劉愛國拍著胸脯,大聲道.

"滾犢子,小白哥,最不放心就是你了."一旁的王猛插話道.

"你再說一遍試試?"

"我再說十遍,不服就干?"劉愛國和王猛兩人打鬧了起來.

整個知青小院都散發著歡快,青春的氣息.

姜小白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幕,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知青小院里也認越聚越多.

村長,書記黃忠富,所有的知青,知青罐頭生產車間的所有人,足足擺了十多桌.

"老三,快看看,人都來齊了沒有?誰家還沒有來,抓緊時間安排人去叫一下,要是誰家實在來不了,就送點菜過去."姜小白招呼著李老三.

"小白哥,都來差不多了,沒有人不能來的,飯菜這麼豐盛,誰能夠誰的不來啊,都是拖家帶口的."

李老三笑呵呵的說道,姜小白挺過這一劫他的春天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