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八一鋼鐵廠
g,更新快,無彈窗,!

中年男人接過煙點上等姜小白說明了來意以後,也愣了一下.

廠子里倒是有招待所,只不過這招待所一般都只是接待和廠子有業務往來的廠子員工.

至于外人,從來也沒有接待過啊.

"這……沒這個先例啊."保衛科伊春有些為難.

"大哥,您就幫幫忙給說一聲,我們有介紹信,不是壞人,明天參加高考.實在是找不到住的地方了.我們男知青倒是無所謂,大馬路上睡一晚也無所謂.

老爺們嗎?在哪不是待著,可是大哥您看我們這家好還有女娃子了,她們身體嬌貴,還有身體不方便的……"

姜小白說著,身後的幾個女知青都愣住了,互相看看,誰來事了?還被姜小白知道了.

最後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了李思研身上,李思研一臉懵逼的搖頭,看我干什麼?

我沒有來事啊,再說我就是來事了也不會和姜小白說啊.

"大哥,您就幫幫忙,我們感激您一輩子……"姜小白好話不要錢的外外說.

"好了,後生,你不要再說了,把你們的介紹信拿過來,一會你和我去主任那說一聲,就說你是我親戚."

伊春被姜小白的三寸不爛之舌給打動了.

看過姜小白等人的感謝信後,更加的放心了,只要不是壞人,他都能夠領到主任那求個情.

"謝謝大哥,謝謝大哥."其他人知青也趕緊開口感謝.

這個時候真的是一個你有錢花不出去的時代,像八一鋼鐵廠的招待所,人家根本就不是為掙錢.

只是為了有業務來往的廠子人員住宿的時候方便,人家還有自己的醫院和學校呢,難道也是為了盈利.

辦公室主任正在忙著,看伊春帶著姜小白進來後,起身給兩人泡了杯茶.

姜小白打量著辦公室主任,是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帶著眼鏡斯斯文文的.

聽伊春說明情況以後,沉吟了一下開口看著姜小白問道:"你們一共有多少人?"

"14個,4個女生,10個男生."姜小白聽主任一開口,就是知道事情差不多要成.

"是這樣,房間可能不夠了,今天我們有一個接待任務,就只剩下5個房間了,不過都是雙人間,你們要是不嫌擠的話.就把兩張床並在一起睡三個人,這樣就差不多了."

"謝謝主任,我們不嫌擠,不嫌,有個睡覺的地方就行.打地鋪都行."姜小白趕緊連連出聲感謝道.

"小同志不用客氣,好好休息,明天好好考試,每一個大學生都是我們國家的未來,就像主席說的,你們都是早上七八點鍾的太陽,未來是我們的,但是更是你們的."

主任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睛,笑呵呵的說道.

"伊春,帶著小同志他們去吧,和招待所的小柳說,就說我說的,房錢就不要算了,我們也支持一下年輕人."主任笑呵呵的說完,就走低頭忙活著自己手里的工作了.

姜小白朝著主任深深的鞠了一躬,才跟著伊春退出了辦公室,對于主任來說這很可能就是隨手就能夠辦到的一件小事.

但是對于姜小白他們來說卻是幫了大忙了,現在已經3點多了,如果再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意味著他們要花更多的時間來找住的地方.

甚至有可能今天晚上需要睡在大馬路上,去學校提前找考場的計劃也可能就會落空.

更加的給明天的考試增加難度.

姜小白不懷疑,今天晚上應該有很多知青,因為沒錢住招待所,或者更本就找不上招待所,或者其他的原因需要睡馬路.

不用說七八月份的天氣可能晚上會下雨,就是不下雨,在大馬路上休息一晚和在招待所休息一晚,那第二天的精神狀態肯定是不一樣的.

"一共五間房子,四個女生兩間,剩下的十個男生三間,兩間三個人,剩下的一間四個人,把床都給並起來,睡不下就打地鋪,大家有沒有意見."

姜小白看著眾人問道.

"沒有."

"同意."

"沒意見."眾人紛紛說道.

"好,那大家進房間以後,抓緊時間收拾.二十分鍾以後,我們門口集合,去學校找一找自己的考場."

姜小白相比這個時代的考生,是有著豐富的考試經驗的,考前一天找考場,這個後世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

`0m{

在這個時候好多人根本意識不到,因為他們不用說經曆了,就是聽都沒有聽說過.

十多年了,這是第一屆全國性的高考.

姜小白他們拿著行李,跟著伊春朝著招待所走去.

招待所就在廠子里變,一路上還遇到不少倒班的工人,看著姜小白他們手里拎著的行李,還有些好奇.

"伊哥,廠里新進人了,怎麼一下子進這麼多?"

"還是新分配來的大學生,可是不應該啊,往年不是一兩個嗎?"

"這是准備明天高考的知青,沒有地方住了,想住咱們廠的招待所."伊春笑呵呵的說道.

"哦,知青啊,明天好好考.爭取考個大學生,等畢業了,分配到我們廠當技術員."

工人們一聽是知青,頓時又恢複了高傲的樣子,挺起了胸膛,還鼓勵了姜小白他們幾句.

灰色的工裝穿在身上,有種說不出的神氣.

姜小白呵呵一笑,也不說話,其他的知青卻露出了羨慕的眼神,確實國企大廠的工人這個時候,比公務員牛氣多了.

就是考上了大學,要是一般大學的話,最後還是分配進廠子里,當技術員.

只不過有學曆在,能夠當干部.

可是人家工人不想理你干部的時候,是真的不搭理你.

而這個時候廠子想要開除一名工人,那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當然干部總是干部,在其他報銷醫藥費等地方卡你一下,你都受不了.

沒走多遠,一座根基處刷著綠漆的三層小樓就出現在姜小白等人的眼前,旁邊掛著一塊白色的牌子上寫著"八一鋼鐵廠的招待所"

不知道這個時候為什麼好多地方都願意刷綠漆,難道綠色顯得新鮮?

供銷社是這樣,招待所還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