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蔥油餅的誘惑
g,更新快,無彈窗,!

快到中午的時候大巴車終于到了縣城,一群人從大巴車上魚貫而下.

姜小白看見人都下來以後,大巴車都高了一截.

多余的話顧不上說,清點人數以後,一群人趕緊朝著汽車站走去.

縣里倒是考慮到明天高考的事情,多加了幾趟大巴車,可是相對于這麼多考生來說依舊是杯水車薪.

"小白哥,還有十多分鍾發車,票已經買好了."劉愛國氣喘籲籲的跑到姜小白跟前,舉著一遝汽車票說道.

"好,還有十多分鍾,大伙抓緊時間吃點東西."姜小白說著率先從包里拿出蔥油餅吃了起來,吃著還擰開水壺灌了一大口水.

昨天姜小白就安排張豔梅帶人准備好了今天路上的干糧,要是時間來得及的話,姜小白也可以帶一眾知青去老張的小飯館吃點飯.

可是時間緊張,根本就來不及.

其他知青也抓緊時間,趕緊從包里拿出那紙包裹的蔥油餅吃了起來.

不光是姜小白他們,其他村的知青這個時候也抓緊時間在吃著干糧,只不過姜小白他們拿出蔥油餅的一瞬間,其他知青吃東西的速度就慢了下來.

"什麼味?真想."

"是啊,好像是蔥油大餅的問道,插隊走之前,我娘給我吃了一頓."

"對,是蔥油餅的味道."姜小白他們附近的其他地方的知青抽著鼻子,朝著氣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不過這一看卻都愣住了,臥槽,什麼情況?

十幾個人竟然都吃著蔥油餅,偶爾有一個人吃蔥油餅很正常,誰家過年還不吃頓餃子.

有人攢點面粉烙張蔥油餅吃很正常,可是這特麼十幾個人吃的都是蔥油餅是什麼鬼?

別人都是過年吃頓餃子,你們家特麼是多多吃餃子嗎?

上哪整這麼多面粉啊,這伙人干啥的啊?這麼有錢.

其實1978年,很多地方買面粉還需要糧票,但是已經有黑市出現了,只需要用錢就能夠買的到一些需要票證才能夠買的到的東西.

只不過會比用票證買東西稍微貴一點而已,可以知青罐頭走到今天.姜小白難道還差大家一口吃的.

"這是哪個村的知青啊?這麼有錢?"

"不知道,不認識這伙人啊,這也太奢侈了,這是拿蔥油餅當干糧吃呢?"

"太敗家了,以後不過了嗎?不過聞著是真他娘的香."

其他知青一邊使勁的咬著自己手里的玉米面餅子,一邊緊緊的盯著姜小白他們手里的蔥油餅看著.

一個個吃的也起勁了,仿佛吃的不是玉米面餅子而且姜小白他們手里白面做成的蔥油餅一樣.

"這群人好像是建華村的知青嗎?他們不是在買罐頭嗎?怎麼來……對了,也是來參加高考來了."有建華村鄰近村的知青認出了姜小白他們.

"對,就是建華村的,我見過那個高個子,當時還送了我一瓶罐頭呢."有知青肯定的說道.

"建華村,賣罐頭,賣什麼罐頭?"有人好奇的詢問道.

Bs!首發Q0

"就是……"男知青剛准備解釋,就聽有人喊到車來了.

"趕緊上車,快快快."姜小白把手記沒吃完的蔥油餅往包里一塞,大喊一聲,拉著李思研就往車上沖.

其他知青也都是一樣的東西,吃飯算什麼,要是考上了大學,以後有的是機會吃.

而且吃的都是好的,不是這種玉米面做的死面餅子,又硬又難吃.

一路上的擁擠自然不比多說,等大巴車在市里停下,眾人下車的時候,有不少人在路邊就吐了起來.

"難受的趕緊喝點水,補充一下消耗的水分,"姜小白一邊叮囑眾人,一邊趕緊喝水.

這個時候身體要是出現了問題,等到了明天考試就有意思了.

等眾人差不多都緩過來,姜小白才帶著人准備找住的地方.

其實這個時候,能夠住宿的地方也少,只有市里邊政府的招待所可以住人.

還有就是一些單位的招待所能夠住人,而不像是後世,滿大街都是各種賓館,洗浴……

市招待所不用想,這個時候目測應該已經下午2點左右了,只能夠去找一些單位的招待所住了.

而且十四個人,一般的招待所都不一定能夠住下,要是分成兩波住的話又不太方便.

"大媽,您知道哪有招待所能住宿嗎?我是知青來……"姜小白看著一個路過的大媽打聽到.

"是來參加明天高考的吧,我知道,剛才就有人問我了,市招待所肯定滿了,市一中的招待所也不用想,你們可以去市一中附近的八一鋼鐵廠的招待所看看……"

大媽不等姜小白說完就開口了,顯然已經有人向她打聽過這事了.

"謝謝大媽,市一中附近的八一鋼鐵廠怎麼走?"

"順著這條道走到第三個路口,左轉走到頭,北邊有一家廢品收購站.右拐走三個路口……"

大媽思路倒是挺清晰,可是姜小白一個路癡,聽的懵逼了.

前一世他就是個路癡,東南西北那是分不清的.

"劉愛國,王小軍你們過來聽聽."

再次謝過大媽,一群人按照大媽說的路,七拐八拐的找著大媽說的市八一鋼鐵廠.

一路上碰見不少的知青,在逛著,不知道在找住的地方,還是迷路了.

一邊找一邊問人,一個小時以後,姜小白等人總算是來到了市八一鋼鐵廠的門外.

市八一鋼鐵廠要比縣里的玻璃廠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門口兩個穿著制服的廠保衛處的干事,看見姜小白一群人過來,不等他們走近就迎了上去.

"同志,有什麼事嗎?"保衛科的干事疑惑的看著眾人問道.

"大哥,我們是知青來市里准備明天參加高考的,沒有住的……"姜小白掏出一盒煙來,遞給穿制服的中年男人說明了來著.

這就是大廠的風范,有自己的保衛科,負責廠子里的治安,一般的小事跟從就不用通知派出所,直接自己的廠里的保衛科就能夠處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