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7章 沖突
g,更新快,無彈窗,!

王猛懵逼了,姜小白一直以來都是一副和善的樣子,和別人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有時候還主動開玩笑,從來都沒有發過火.

屋子里的房門沒有關,姜小白的聲音傳到院子里,知青小院里頓時也安靜了下來,大家互相之間面面相覷,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不過村民們現在都是靠著生產罐頭掙工錢,大老板發火了,還是低調點好,別自己被遷怒了.

村民們原來在生產隊的時候,書記,村長發火的時候就知道躲著點,別白挨罵了,農民又農民的生活智慧.

一瞬間院子里的就沒有了聊天的聲音,只剩下罐頭瓶碰撞發出的清脆聲,李老三和王超兩個人在院子里互相對視了一眼,不明白是什麼情況.

"小白這是怎麼了?"李老三壓低了聲音有些疑惑的看著王超問道,往日里那個和善的年輕人到底因為什麼事情,竟然發這麼大的火.

"不知道啊,"王超搖了搖頭小聲說道.

"咯咯,你不知道在俺們屯里……"劉眉咯咯的笑聲繼續傳來,不知道是沒有意識到什麼,還是故意的,反正在清靜的院子里有些挑釁的意味.

張豔梅等人也放下書從屋子里出來了,看著劉眉笑的開心,使勁的給劉眉使眼色,但是劉眉卻根本不管不顧,笑聲反而更加的大了,有些刺耳.

剛才劉眉就看見姜小白看著自己和羅鐵根的臉色有些難看,本來准備收斂一點的,可是緊接著屋子里就傳來了罵聲.

什麼意思?你故意給我難堪.

李思妍也站在屋外有些進退兩難,不知道該怎麼辦,有心想進屋勸一下姜小白,可是又不知道給怎麼勸.

姜小白聽著院子里的笑聲,臉色更加的陰沉了,看來自己真的是太和善了.

"小白哥,我不是,沒有兒戲,我說過羅鐵根,但是劉眉一直要找羅鐵根,我也沒有辦法說,她又是我老鄉……"

王猛被罵懵逼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趕緊解釋道.

"去,讓羅鐵根給我滾蛋."姜小白鐵青著臉說道,只從知道高考的消息,知青們就不再負責生產罐頭,只是在屋里學習.

就連飯都是村民們做好了,大家出來吃一口,每天有肉有菜,晚上的時候點著點燈一直學習到半夜.

這些難道都不需要開支,肉,糧食,做飯的人力,電燈,複習資料,這些錢都是從知青罐頭的賬上開支.

姜小白覺得高考挺重要的,也大力的支持大家,畢竟大家一起從最艱難的時候走過來,現在享受一下也沒有什麼.

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慣出麼毛病來了.

"好,我這就……"王猛話還沒有說完,院子里就傳來了劉眉的聲音.

"憑什麼讓羅鐵根走,我不同意,"劉眉大聲的喊著,這下子院子里什麼聲音都沒有了,干活的村民們也停下了手里的活,准備看熱鬧.

知青們自己竟然發生內訌了,這就有意思了,現在就看姜小白怎麼處理了,要是羅鐵根一個外村的人都能夠留下來偷懶掙工資,那他們這些本村人也可以.

姜小白突然笑了笑,帶著王猛走出了屋子,終于有人跳出來了,有人不滿意了,雖然不想走到這一步,但是現在看來好多事情還是不由得自己.

"小白……"李思妍看姜小白出來,剛想出聲就被姜小白擺手打斷了.

"劉眉,你憑什麼不同意?"姜小白看著劉眉冷冷的出聲問道.

"憑什麼?就憑這知青罐頭是大家的,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付出了辛苦,憑什麼知青罐頭你一個人說了算?"

劉眉也爭鋒相對的說道.

"再說了,你和李思妍處對象聊天就行,我這邊聊天處對象就不行,你是王八啊,這麼霸道?還讓羅鐵根滾,你自己怎麼不滾犢子."

劉眉不愧為東北姑娘,罵起人來也嘎嘣脆.

"好,大伙的知青罐頭,大伙說了算,那現在就讓大伙表決,同意羅鐵根走的舉手."姜小白想也沒想說道.

"刷."王猛第一個舉起了手,開什麼玩笑,老鄉歸老鄉,視野歸事情,劉眉高考完說不定就回城里了.

自己不參加高考還要在農村待著呢,這知青罐頭就是自己的一份事業,可不能夠讓害群之馬進來.

"刷刷刷."劉愛國,王小軍這兩個發小緊接著舉手,然後是李思妍,張豔梅,劉源……

還有兩三個男知青和剩下的一個女知青左右為難,很明顯現在要是舉手就把劉眉給得罪死了,他們高考完就回城里了,可不願意因為這點小事得罪人.

"小白哥,要不然算了吧,大家好好商量一下……"一個男知青開口了,看著姜小白准備勸一勸.

"好了,人數過半,羅鐵根滾犢子."姜小白冷冷的看了說完的男知青和沒有舉手的幾個人一眼.

"還不滾等著吃飯呢."李老三上去對著羅鐵根就是一腳,然後李小六也罵罵咧咧的沖了上去,對著羅鐵根拳打腳踢.

還有幾個李老三一伙的村民也跟著上去了,一直就給羅鐵根揍了.

"你們干什麼?我和你們拼了,誰讓你們打他的,我槽……"劉眉罵罵咧咧的就要往上沖,卻被劉翠娥帶著給死死的拉住了.

羅鐵根很快就被人拳打腳踢的踹出了知青小院,嚇得屁滾尿流的跑了,這個時候的農村根本沒有法制觀念.

羅鐵根要是想報仇只能夠帶西提村的人打回來,可是那麼容易.

姜小白贊許的看了李老三一眼,還是李老三懂自己,劉眉自己沒有辦法,但是揍羅鐵根一頓也算是解氣.

劉眉緊緊的被人按著,嘴里罵罵咧咧的,罵姜小白,罵打羅鐵根的村民,姜小白也算是頭一次見識到東北姑娘的強悍了.

"啪"劉翠娥聽著劉眉罵自己家男人,實在是聽不下去,她可不慣著劉眉,一個大嘴巴子上去,劉眉頓時就老實了.

眼淚也流了下來,恨恨的望著姜小白.

"散了,趕緊干活."姜小白揮了揮手,回屋里了,事情弄成這樣,他也不想,也不願意.

X{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