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開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小院子就開始忙活了起來,等姜小白起來的時候,劉峰正已經帶人摘回來幾筐黃桃了.

小院子里一副熱火朝天的模樣,張豔梅系著圍裙證忙活著看見姜小白起床了,走過來招呼道:"小白,廚房有早飯,你趕緊去吃吧,我們都吃過了."

"都吃完了,你們幾點起來的啊,怎麼不叫我呢?"姜小白道.

"你去縣城累壞了,看你睡的香,就沒有讓小軍叫你."張豔梅笑著說道,看姜小白的目光微微有些崇拜.

"行了,飯先不吃,我看看你們怎麼做罐頭的."姜小白說著朝院子里簡易的生產間走過去.

一走進生產間,就感覺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大塊大塊的黃桃被放入白瓷盆中,只等鍋里的水開了就能夠放入鍋內煮.

"等水開了我准備先把罐頭瓶子給煮了,然後再煮黃桃."張豔梅說著,姜小白才注意到旁邊的角落里堆著一堆的罐頭瓶子.

"你們這麼亂糟糟的怎麼能行呢?你把人員給分配好了,誰負責切黃桃,誰負責煮,然後隔壁屋負責煮罐頭瓶子和裝瓶,人員分工一定要明確,咱們不搞大鍋飯那一套,多勞多得."

姜小白皺著眉頭說道,其實黃桃罐頭的制作特別的簡單,就是切成塊然後和白糖在開水里煮軟,然後就等著裝瓶就可以了,工序上特別的簡單.

"再有安排一個人去想辦法弄點布,制作黃桃罐頭的人必須帶上頭套和口罩,別把頭發掉進罐頭里去了,我知道天氣熱,大家理解理解,一定要注意衛生……"

本來生產罐頭的環境就不好,如果再不注意衛生,那後果不堪設想,張豔梅聞言一一應著記了下來,出了生產間,姜小白又揮手把劉愛國叫了過來,讓他從生產間抽了一個人出來,姜小白三人又騰出一間屋子作為庫房存放罐頭.

《√最新X章+@節上n}0}(

"正合適裝罐頭瓶子的箱子用來裝罐頭,不浪費,"姜小白笑著說道,然後讓劉愛國找來了硬紙片,用毛筆在紙上寫下了"知青罐頭"四個字,然後用剪刀把字剪鏤空,同樣的方法制作了生產日期.

把硬紙片交給劉愛國,讓他安排人負責用紅漆給包裝好的罐頭瓶上刷上罐頭名字和生產日期.

沒有辦法就這個條件,想要給罐頭包裝的貼紙肯定是不可能了,他現在渾身上下就剩下7塊錢,這是所有的資金了.

等姜小白忙活完,第一瓶罐頭基本上已經進入到了最後的工序,很快罐頭瓶上就刷上了"知青罐頭"四個字樣和生產日期.

姜小白看著生產出來的第一瓶罐頭,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微笑,總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姜小白正想著院子外邊傳來了村會計狗蛋的聲音.

"姜小白,書記讓你去一趟隊部."

"書記找我什麼事?"姜小白一邊問著一邊出了院子就看見院子門口已經沒有人了,跑這麼快干什麼,姜小白搖了搖頭,朝著隊部走去.

一路上村里的人們都看著姜小白議論紛紛的,好像在說黃桃,罐頭什麼之類的,姜小白也沒有在意,直接來到了隊部.

推開門就看見黃忠富坐在凳子上正"吧嗒吧嗒"的抽著旱煙,滿屋子嗆人的味道.

"書記,等我下次去鄉里給你帶點煙絲回來,你這抽的是什麼啊,和著火了一樣."姜小白一邊把們給敞開通風一邊說道.

"小白來了,坐."黃忠富看見姜小白進來,把旱煙鍋子在地上嗑乾淨,然後招呼著.

"好咧,書記您找我什麼事?"姜小白在凳子上坐下問道.

黃忠富斟酌了一會開口問道:"聽說你們知青在做黃桃罐頭?"

"對啊,"姜小白點點頭說道.

"嗯,"黃忠富點了點頭道:"用不用村里的人幫忙,反正這個時候地里也不是太忙,黃桃罐頭也不是很麻煩,村里的婦女多少都會點,男人們也能夠上山幫忙摘桃子."

"不用,我們人手夠,能夠忙的過來."姜小白道.

"那行,工分的事是村里對不住你們,要是有需要幫忙就吱聲."

"哎."姜小白應了一聲,黃忠富轉身拉開了抽屜,拿出了一張已經發黃有些發黃的粉連紙,在桌上鋪開.

粉連紙的由來已經說不清了,《現代漢語詞典》給下的定義是:"一種白色的一面光的紙,比較博,半透明,可以蒙在字畫上描摹."但是很顯然他沒有說清為什麼這樣命名.

也是當時特有的一種高級紙張,一般人家是用不起的,需要四分錢一張,一般人家用的都是發黃的草紙.

"你們來了建華大隊也有一段時間了,還沒有給你們好好的介紹過建華大隊桌邊的情況,你看這是周邊的地圖,是我幾年前親自畫的……"

黃忠富說著給姜小白介紹起了周邊村子的情況,每個村子有多少人,走什麼路能夠過去.

姜小白昨天還派人出去了解情況呢,現在有黃忠富給講解當然更好了,說完以後,黃忠富把地圖一卷塞到了姜小白手里道:"我也用不上了,你拿著吧,說不定能夠用的上."

姜小白一臉懵逼的從隊部走了出來,他搞不懂黃忠富這麼做是為了什麼,按說黃忠富不干涉他們的行動也就算了,怎麼還會這麼支持呢?

"小白,"已經出門的姜小白聽見了身後傳來的聲音,回頭看見黃忠富臉上的表情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小白啊,我年紀大了還背負著一村人的生活,不敢折騰,你們要是真的走出來了,希望不要忘了建華大隊的人."

說完,黃忠富揮了揮手,狠狠的抽了一口旱煙,吐出來的煙霧遮擋在黃忠富的臉上有些讓人看不清.

"我知道了."姜小白點了點頭,心情有些複雜的回到了知青住的院子,一進院子姜小白就又興奮了起來.

院子里一副忙碌的景象,和院子外邊村子里那種死氣沉沉的樣子截然不同,一排排的罐頭整整齊齊的碼放在陰涼處,等著罐頭瓶上用漆刷的字晾干了以後就可以裝到箱子里,放到庫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