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春江水暖鴨先知
g,更新快,無彈窗,!

"小軍,趁著現在時間還早,你坐上午的班車回村里,把生產隊的三輛牛車借出來,然後叫上劉峰他們,不管多晚今天一定要趕到縣里……"

姜小白轉頭看著王小軍吩咐到,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讓宋衛國打斷了.

"不用,算你們運氣好,我們今天正好要發一批貨到上馬公社,順便給你們帶到鄉里."

宋衛國看著姜小白笑呵呵的說道,他是大學畢業回到縣里廠子上班的,雖然這個時代還處于計劃經濟時代.

但是作為銷售科科長的宋衛國卻能夠感受到今年以來的變化,春江水暖鴨先知,對于姜小白這樣的人,他也願意結個善緣.

"謝謝,那就太感謝了,"姜小白對宋衛國又是一陣感謝,這才回頭說道:"小軍那你們就在鄉里等著,把咱們冬天帶的厚衣服都拿出來鋪在牛車上,回村里的路不好走,別把罐頭瓶磕了碰了."

"好的,小白您放心吧,"王小軍應了一聲,轉身飛奔而去.

姜小白拿了10塊錢給劉愛國,吩咐他去買白糖和紅漆,這才和宋衛國兩人朝著玻璃廠走去.

"我托大叫你一聲老弟,老弟你這辦事可真是雷厲風行啊,厲害."宋衛國看著姜小白笑著恭維到,他覺得姜小白是個做事的人.

做事不光有魄力,而且連在牛車上鋪冬天的厚衣服防碰撞這樣的細節之處也能夠想到.

"宋哥,這次真的多靠您幫忙了,不然的話我們那一山的黃桃可就要糟蹋了,您是不知道農村冬天有多苦."

姜小白說完,宋衛國呵呵笑了兩聲,第一次就要5000罐,後續還想要剩下的15000罐,冬天儲存起來自己吃.

呵呵噠,你說我信不信,宋衛國沒有再提起剛才的話題,兩個人一路閑聊著就到了玻璃廠.

昨天王大爺應該是換班了,門房是另一個年輕人,看著姜小白跟宋衛國在一起,還主動沖姜小白笑了笑.

等簽完合同以後,劉愛國背著一個編織袋回來了,一斤白糖一毛錢,買了70斤,剩下的3塊錢買了兩桶紅漆.

回來以後就和姜小白一起把裝好箱子的玻璃瓶往解放卡車上搬.

一箱一百個罐頭瓶,整整五十箱,也就是正好有能夠用玻璃廠的車捎到鄉里,不然的話光憑牛車,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能夠拉回去呢.

"宋科長,真的謝謝了,您放心一有錢我就來把尾款結清."姜小白上卡車前揮手說道.

宋衛國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到了鄉里,王小軍劉峰等人已經帶著三輛牛車在等著了.

姜小白把早上宋科長堅決不吃的兩個白面饅頭遞給卡車司機,接過王小軍遞過來的玉米面餅子啃了兩口就准備卸車,但是卻讓卡車司機攔住了.

"這樣你們村在哪?我送一截,路要是實在走不了再卸貨,你們多少也能夠省點勁."卡車司機吃著白面饅頭說道.

"好,那太謝了."姜小白沒有想到還有意外之喜,卡車一直開到距離建華大隊3里地的地方才停下,前邊的路太窄了,過不去了.

卡車司機在一片感謝聲中,冒著黑煙突突的離去了.

"小白哥,這都是罐頭瓶子嗎?這有多少啊."劉峰等人好奇的摸著箱子問道.

"行了,先拉回去再說,距離村子路不是很遠了,留下一個人看貨,其他人用牛車拉,人抗,抓緊時間給我弄回去."姜小白說著率先抗了一個箱子,晃晃悠悠的出發了.

"小白哥,我來吧,您歇歇,這兩天您夠累的了,這些活我們能干."劉峰趕緊上前說道.

姜小白搖了搖頭,扛著箱子步伐堅定的向前走去.

50個箱子,整整齊齊的放在院子里,14個知青也都聚在一起,目光都望著站在台階上的姜小白.

"同志們,我宣布從明天開始正式制作黃桃罐頭,咱們的罐頭就叫知青罐頭."

姜小白原來看電視機一說同志兩個字,總覺得要不有歧義,要不顯得冒傻氣.但是今天他卻有所體會了,同志二字,不在乎志同道合.

"好,"

"好."一陣陣叫好聲從下邊傳來,經久不息.

姜小白雙手虛壓,院子里頓時鴉雀無聲,動靜之間,讓姜小白激動不已.

"下邊我分一下工作,張豔梅."

"到."張豔梅從人群中站了出來.

"明天你帶著你們4個女知青負責做黃桃罐頭,再挑4人男同志."

"是."

"劉峰."劉峰的聲音格外的洪亮.

"到."

"你明天開始帶4個人負責上山摘黃桃."

"是."

"劉愛國,你原來干過會計,以後就負責記賬."

"王小軍,你去把附近村子的道路和分布情況摸清了以後就負責銷售."

姜小白一件件事情安排完,晚上吃了一口飯以後,姜小白早早的就回屋睡覺去了,這兩天實在是折騰的夠嗆.

但是院子里其他的知情卻沒有睡意,圍著八仙桌興致勃勃的聽著王小軍和劉愛國講他們在縣城里的光輝事跡.

"這是五千罐頭瓶,你們知道按照正常的價格買回來需要多少錢嗎?一個罐頭瓶2毛錢,需要一千塊錢,一千塊錢啊."

王小軍說著,下邊的知情紛紛發出了驚歎.一千塊錢啊,他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王小軍同志,你就快點告訴我們小白是怎麼做到的,咱們總共加起來也就一百塊錢啊."

"對啊,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吧,大家伙都好奇著呢."

劉峰和張豔梅紛紛開口說道,周圍也一堆起哄的.

"!u正m版k*首發…0Y

"著什麼急,這不得慢慢說嗎,話說我們三個到了縣城玻璃廠見到了玻璃廠的宋科長,提出了我們的要求……"

王小軍可能祖傳上是說書的,讓一眾青年仿佛身臨其境一樣,當聽到宋衛國拒絕的時候,紛紛失落不已,等聽到峰回路轉遇見門房王大爺的時候拍案叫好.

一直聽到宋衛國同意姜小白五分錢一個罐頭瓶,先付三分之一押金的時候,眾人才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院子里一群年輕人歡呼著,而當事人姜小白躺在炕上呼呼的睡著,不知道夢里夢見了什麼,嘴角邊浮現出一絲微微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