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搞定


等姜小白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耳邊傳來了路人的聲音,是路過的路人議論他們三人為什麼睡在這.

睜開眼天已經亮的差不多了,感覺身上癢癢的,一模才發現渾身上下讓蚊子咬了無數的大包.

趕緊叫醒了王小軍和劉愛國,從懷里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糧票遞給王小軍.

"去買幾個饅頭."這張糧票是姜小白插隊之前父親給他換來的全國糧票,姜小白一直沒舍得用.

"好嘞,小白哥."王小軍接過糧票,一咕嚕從硬木板上坐了起來,活動了活動脖子,拿著糧票去找食品站換饅頭去了.

姜小白和劉愛國把木板恢複原樣,然後找路過的人打聽宋衛國家的地址在什麼地方.

等王小軍把饅頭買回來,三人囫圇吞棗的一人吃了兩個白面饅頭,和豬八戒吃人參果似的,根本就沒有嘗出什麼味來.

剩下的兩個饅頭拿紙袋抱著,姜小白也舍不得吃,三人朝著宋衛國家的方向走去,宋衛國家就住在縣城,距離供銷社也不是很遠,就十分鍾左右的路程就到了.

三人在胡同口靠著牆坐了下來,等待著宋衛國上班出來.一早上路過的人們都會疑惑的看他們三人一眼,甚至有熱心腸的腸的人還想給他們送點飯吃.

早上8點多的時候,太陽已經升的很高,宋衛國終于騎著自行車從胡同里出來了,姜小白三人趕緊撲了上去,猛然間躥出三個大活人,把宋衛國嚇了一跳.

看清楚來人以後,宋衛國松了口氣,從自行車上下來,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你們怎麼找到這的,昨天不是給你們說了嘛,我們廠子不可能買給你們的,有需要去供銷社買,怎麼就這麼犟呢?你們就算是纏著我也沒有用."

"宋科長吃早飯了嗎?熱騰騰的饅頭,您嘗嘗,剛從食品站買的."王小軍經過昨天一天的經曆,腦袋終于轉過彎來了,利索的嘴皮子終于派上了用場.

"來宋科長我給您推著車子,您吃饅頭."劉愛國也利索的從宋衛國手里接過了自行車.

"我跟你們說別整這一套,你就是說破天,我們廠也不可能給你們生產罐頭瓶子."宋衛國苦笑著說道,說什麼也不接王小軍遞過來的饅頭,他不是不想幫,實在是沒有辦法幫忙.

"我們來不是讓廠子給我生產罐頭瓶的."姜小白說道.

"不是讓廠子給你們生產罐頭瓶,那你們這是?"宋衛國聽著姜小白的話有些疑惑的問道.

"是這樣,我聽說咱們廠子有一批不要的廢品罐頭瓶要處理……"姜小白笑呵呵的說道.

"廢品罐頭瓶……"宋衛國嘴里念叨著,眼睛也亮了起來,對啊,昨天怎麼沒有想到呢,只是以為姜小白他們和市里的罐頭廠一樣需要設計新的模具呢,就沒有想起來那批罐頭瓶.

"你們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宋衛國好奇的看著姜小白問道.

"這您就別管了,我們有我們的消息渠道,您就說是不是要處理吧?"姜小白笑著問道.

"確實有這麼回事,只不過你不提我都快忘了,你們准備……"宋衛國最後三個字"要多少"還沒有說出口就讓姜小白給打斷了.

"我們准備看看廠子准備把這批廢品處理到哪?然後我們再撿回來用,宋科長你知道俺們農村人……"姜小白又開始裝傻充愣訴苦了.


"你少來?你們農村苦……"

"對,我們農村苦,您看要不這樣,我們帶人去直接從倉庫里拉走,省的您費勁了,我們也不要工錢,管頓飯就行,當然您要是心里實在過意去,給我們點工錢,那我們也就卻之不恭了……"

姜小白話沒說完,宋衛國從劉愛國手里奪過自行車就要走,他就沒有見過這麼臉皮厚的.

"別啊,宋科長,剛才和您開玩笑的,我們是真心想買."姜小白趕緊一把拖住宋衛國自行車後座.

"行,這樣我們邊走邊聊."宋衛國嘴角抽了抽,你那是開玩笑嗎?我要是敢答應你,相信你二話不說就敢把倉庫給搬空了.

\..,正版首發*0Vh

"哎,宋科長,那這樣一個瓶子我出3分錢."姜小白應了一聲說道.

"一毛五,我也不按照廠子賣給市里罐頭廠的價格要了."

"4分錢,宋科長除了我們,沒有人會買你們的這批罐頭瓶子."

"一毛錢,不能再低了,我們這批產品的質量可是很好的,說實話也就是市罐頭廠那幫東西出爾反爾……"

"5分錢,宋科長你要理解俺們農民的難處."

"8分錢,最低價,不要我就處理了……"

"5分錢,宋科長你們處理還得搭上人工費……"

姜小白和宋衛國兩人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之後,以5分錢一個罐頭瓶子的價格成交了,是市價的四分之一,姜小白嘴角的笑容已經藏不住了.

"行,你這張嘴啊,說吧,你要多少個罐頭瓶子?"

宋衛國有些無奈的說道,能這個價格答應姜小白不得不說,有一部分是讓姜小白的賣慘打動的,不然的話以現在國營工廠的性格,就是一分錢不嫌砸碎了也不買給你.

"我先要5000個,給你三分之一的訂金83塊錢,剩下的錢三個月以後我給你,"

姜小白說完一看宋衛國准備開口拒絕,趕緊又開啟了訴苦模式:"宋科長您也知道我們農村現在糧食還沒有收完……"

宋衛國遲疑了起來,要說買東西交三分之一的訂金倒是正常,市罐頭廠就是預先交了三分之一的訂金,現在再以四分之一的價格買給姜小白廠子倒是也不虧本.

要是姜小白是代表別的國營廠子,宋衛國肯定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可現在姜小白卻代表自己.

"宋科長,我們農民說話也是一口唾沫一個釘,國營廠子也可能出爾反爾,這樣咱們簽合同,我不光要您這5000個罐頭瓶,剩下的一萬五千個罐頭瓶我也都要了,要是今年過年之前不能夠買下,那這5000個罐頭瓶我以一毛錢的價格給你補齊."

姜小白拍著胸脯大義凜然的說道.

"好,你這個小同志有魄力,一會我們回去簽完合同交了錢,你們就拉貨去."

宋衛國深深的看了姜小白一眼,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