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峰回路轉
g,更新快,無彈窗,!

在門房姜小白對著老王頭又把剛才和宋衛國說的話複述了一遍,神情更加的悲傷,讓人聞著傷心聽者流淚.

"小白啊,這不是小宋不幫你們,事情確實不好辦,我們廠子主要是做門窗玻璃的,要是想燒制罐頭瓶,那需要做新的模具,前段時間市里有一家罐頭廠找上門來,第一批貨就要訂20000瓶,廠子才做的新模具,可惜燒制出來以後達不到人家的要求,那麼多的罐頭瓶子就仍在庫房里邊,真是可惜了……"

王老頭說著,姜小白的眼睛卻亮了,緊緊的盯著王老頭問道:"你能夠帶我們去看看那批廢品嗎?"

"都是燒制的不符合人家規定的,你去看一堆廢品有什麼用……"老王頭說著嘴里的話說不下去了,突然之間他也意識到了什麼.

"那倉庫的鑰匙就在我這,算你們運氣好,算你們運氣好,要是再晚來幾天說不定我們當廢品買了."

王老頭從櫃子里拿出一串鑰匙,帶著姜小白他們出門朝著倉庫走去.

"嘭"的一聲,推開倉庫的大門,姜小白就看見整整齊齊的放在地上的一個個木頭箱子,老王頭將其中一個箱子打開,拿出一個罐頭瓶子給姜小白他們看.

姜小白接過來看了起來,其實瓶子也沒有什麼問題,就是罐頭瓶子中間有些氣泡而已,是在玻璃生產的過程中由于工藝的原因產生的,這個時候的生產工藝出現這樣的問題實在是太正常了.

"人家廠子給出的原因是有氣泡,但是具小道消息說是因為對方更換設計圖紙,要換一家玻璃廠生產,也有說是因為人家廠子新上了一條生產線,這種業務不外包了."

老王頭在一旁給姜小白解釋著,"你看為了這一批貨,我們還專門生產了罐頭蓋子."

"嗯,"姜小白興奮的點了點頭問道:"這批廢品歸誰管,准備怎麼處理?"

"也歸銷售科管啊,你們還是得找小宋去."老王頭帶著戀戀不舍的三人出了倉庫說道.

"好,我們這就去廠辦等宋科長."姜小白激動的說道,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來以為老頭就是個青銅,但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個王者.

"剛才我看見宋科長出去了,你們就在我門房等吧,一回來就能夠看見了."老王頭熱情相邀,姜小白當然卻之不恭,跟著老王頭回到門房.

只是姜小白已經從下午3點等到下午6點了,也沒有看見宋科長回來.

"這樣,你們先回去吧,看來今天宋科長是不會回來了,你們明天再來吧."看著廠子的工人已經下班了,老王頭對著姜小白三人說道.

"行,那啥?王大爺你告訴我宋科長家住在哪?明天早上我去他家門口等他."姜小白點了點頭說道.

"你這個小同志真有股認真勁."老王頭笑呵呵的看著姜小白說著,把宋衛國家的地址告訴了姜小白.

姜小白和王小軍,劉愛國從玻璃廠出來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等到晚上8點左右.看宋衛國今天是不可能回來了,這才朝著縣里走去.

"小白哥,給你餅子."劉愛國一邊走一邊從懷里拿出一塊玉米面餅子遞給姜小白.

三個人也沒有水,硬生生的吃了幾塊玉米面餅子,終于是把肚子里的饑餓給壓下去了.

今天是陰曆十五,月亮高高的掛在天龍,姜小白三人借著月光往縣城里走去.

"今天晚上我們就在縣里隨便找個地方湊合一宿,明天爭取一早搞定罐頭瓶子……"

姜小白一邊走一邊說道,早上出來的時候就給其他人說了,來一趟縣城不容易,可能晚上就不回去了,第二天再回.

"嗯,小白哥都聽你的,小白哥今天還真的多虧那個門房大爺了,不然的話咱們可能真的要空手而歸了."王小軍也有些興奮的說道.

"對啊小白哥,要不是你和門房大爺打好關系,今天這事絕對成不了."劉愛國也笑著說道,只是兩人的眼神中卻有些不自然.

姜小白仿佛知道兩人在想什麼一樣說道:"你們是不是覺得今天我們受委屈了?"

"沒有,小白哥,"

S\0

"怎麼會呢?我們到無所謂,主要我們就是覺得你太委屈了."兩人連忙擺手否認道.

"這就是做生意啊,想要獲得的比別人多,就要付出的比別人多.我們今天低三下四,委曲求全,是為了以後不用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姜小白說完也不管兩人聽懂了沒有,就不在說話了.

其實不用說王小軍和劉愛國他們兩人,姜小白作為一名生活在21世紀的人更加沒有受過這種委屈.

可要不是自己重生在了這個時代,可能自己連委曲求全的資格都沒有.

但是既然老天讓自己重生在了這個風起云湧的時代,那自己就必須抓住機會闖出一番事業.

等三個人回到縣城,縣城的大街上早就已經空了,空蕩蕩偶爾有三三兩兩的行人經過,姜小白轉了半天,帶著王小軍,劉愛國回到供銷社的門口.

"行了,那還放著幾塊木板,這地方也寬敞,今天晚上就在這睡吧."姜小白說著就開始動手把靠在供銷社門外的幾塊木板鋪在地上.

這個時候不是後世,到處都是小旅館,整個縣城就一家招待所,但是想要住縣招待所有錢還不行,還需要有介紹信.

不用說姜小白來之前壓根就沒有去隊部開介紹信,就是開了他也舍不得住,身上就100塊錢,這是15個知青的啟動資金,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

王小軍和劉愛國看姜小白都躺下了,也沒有什麼怨言,也跟鋪好木板趟了下來.反正這個時候正是六七月份,天氣正是熱的時候,睡在外邊除了蚊子多一點以外也沒有什麼.

姜小白躺在硬木板上,看著天邊皎潔的月亮,前世的一幕幕不知不覺湧上了心頭.心里胡思亂想,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