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資金不足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時候已經上班了,按說廠子里應該是忙忙碌碌的,但是來來往往的工人卻一個個的顯得特別的悠閑.

其實這個時候的國有企業,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和農村的上工其實是一樣的,但是這個時候的廠子是真正的工人當家做主,你即使作為領導要是沒有什麼大事,想要開除一名工人基本上不可能的.

像曠工,遲到這種事,不用說處分,就是想批評兩句都不可能,扣錢當然就更加的不可能了,扣錢工人能夠跟你玩命.

進了廠辦的大樓,就聽見一些辦公室里有聊天的聲音,不時還傳來哄堂大笑的聲音,姜小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其實老一輩的很多人還是對國企有感情的,他們出生在廠子里,上學在廠子里,工作在廠子里,生病看病在廠子.

大一點的工廠,其實就像是一個小王國一樣,很多人從出生到死,都和廠子息息相關.

看D-正a:版EF章,/節上"0O$

但是老一輩的人,講究的是奉獻,有那種吃苦耐勞的精神,可是隨著時代發展,要是光講精神,講奉獻的話是沒有用的.

"砰砰砰."姜小白敲響了銷售科科長的門.

"進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內里響起,聽起來聲音的主人歲數應該不大.

姜小白推門而入就看見一個穿著一身藍色工裝的男人坐在一張辦公桌後邊,正寫寫畫畫的不知道在忙著什麼,看見姜小白他們進來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就繼續忙自己的了.

姜小白也沒有在意這宋科長什麼態度,這個時候國營企業都是大哥,牛逼的很,毫不客氣的說,一些效益好的廠子工人,要比政府機關還吃香.

"幾位同志,你們有什麼事情嗎?"宋衛國頭也不抬的問道.

"是這樣的宋科長,我們想買一些玻璃瓶裝罐頭."姜小白說道.

宋衛國聞言放下筆抬起頭看著姜小白問道:"來坐,你們是哪家罐頭廠的?"說著又朝門外喊到"小劉,來泡壺茶."

姜小白看著宋衛國態度的轉變,一聲不吱,等到泡好茶以後這才開口說道:"我們不是罐頭廠的."

"不是罐頭廠的,那你們說買玻璃瓶干什麼?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宋衛國臉上的表情微微有些陰沉了下來.

"我們是上馬公社建華大隊的,今年山上的黃桃成熟了,我們准備買一些玻璃瓶把黃桃做成罐頭."姜小白沒有敢說自己要做成罐頭賣.

"行了,趕緊回去吧,我們是玻璃廠,你們要的玻璃杯可以去供銷社看看有沒有."宋衛國一聽姜小白的話,就揮了揮手准備趕人.

一個村子里來的買裝罐頭的瓶子,竟然來玻璃廠,真是沒有見識,你要幾個瓶子難道我還給你單獨做啊,把我們玻璃廠看成小作坊了.

"宋科長,我們要的量大,今年山上結了好多黃桃……"姜小白明白宋衛國是什麼意思,努力的解釋著,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讓宋衛國給打斷了.

"幾位同志你們還是回去吧,去供銷社看看."宋衛國隨意的擺了擺手,又坐回了辦公桌後邊,姜小白的話語更讓他當成沒有見識了,好多黃桃,做成罐頭,買玻璃瓶,你們能夠買多少個.

王小軍和劉愛國看著宋衛國臉上那不在乎的表情,和一副看不起人的神情,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怒,只是讓姜小白瞪了一眼,繼續乖乖的坐著.

"宋科長,您是不知道我們農村有多苦,我們農村窮啊,和你們這些國營大廠不一樣,我們今年青黃不接的時候忍饑挨餓的,村子里都快餓死人了,我們建華大隊已經好幾年沒有男人能夠娶上老婆了,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嫁過來……"

姜小白微微低頭,再抬起頭的時候已經雙眼通紅,其實他也不想賣慘,可是這個時候和國營廠子做生意就是這樣,人家有錢不愛賺,你能怎麼辦?

"你這個小同志,你這是干什麼?不是給你們說了嗎?你們去供銷社看看,那就有賣玻璃瓶的."宋衛國看著姜小白這樣,臉上帶著一絲無奈說道,手里剛拿起來的筆也放下了.

"宋科長,真的我們也不想麻煩您,可是山上的黃桃要是不做成罐頭根本就保存不下來,等到冬天的時候,我們又是……"姜小白繼續說道.

"這位小同志,不是我不幫你們,我們廠子是做門窗玻璃的,想要燒制玻璃瓶需要另外做生產線,和專門的模具,你們要的量太少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幫助你們."

"需要預定多少個你們才能夠燒制罐頭瓶?"姜小白不繼續訴苦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

再哭訴也沒有用了,只要是有心幫助,那如果條件談成了就行.

"最少一萬個玻璃瓶,我們才能夠燒制,一個算兩毛錢,也就是說要兩千塊錢,你們能夠拿得出來嗎?"

宋衛國隨意的說到,兩千塊錢要是放在後世,真的不算什麼,可是要是放在現在來說,那可真的就是一筆巨款了.

"呵呵."姜小白干笑兩聲,他還能說啥.

"能不能夠少點,比如……"

"比如多少?8000個?"宋衛國問道.

"一千個行嗎?隨後我們肯定還會要更多的貨……"姜小白試探著問道,其實身上帶的100塊錢只夠買500個罐頭瓶子,但是他沒好意思一口氣還這麼多.

"對,宋科長您放心,我們回去就發動其他村子的人去醃制黃桃罐頭,肯定能夠吃下您剩下的貨."王小軍也趕緊開口說道.

"行了,同志,你們先回去吧.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辦."說著宋衛國就夾著包出門了,剩下姜小白三人在屋里面面相覷.

"小白哥,我們回去吧,看這樣沒戲."王小軍開口說道.

"嗯,先走吧,再想想其他的辦法."姜小白點了點頭,三人出了廠辦出玻璃廠大門的時候,王老頭從窗戶探頭出來看著三人問道:"怎麼了這是?事沒有辦成?"

"嗯,王大爺,我們先走了啊."姜小白點了點頭說道.

"怎麼回事啊?不應該啊,現在廠子里的玻璃產品銷路正不景氣呢?上門的買賣這小宋怎麼會推呢?"

老王頭從門房出來好奇的看著姜小白他們問道.

"進去說."姜小白看著老王頭眼珠一轉,進了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