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出門都沒帶腦子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戰回頭看向哭的悲傷的月璃,心想這個女人還真夠賣力氣的.

在場的人都被月璃的一聲大哭吸引了注意力,那種情緒帶著絕望,帶著憤怒,又帶著深深無力的感覺,讓人從心里生出一種同情.

"老天爺,我是被冤枉的,因為之前無意沖撞了風華郡主被蘭公主記恨,沒想到,你們居然要把我加害到這種地步,蘭公主,你這個狠心的惡婦!"

"月璃你胡說,在溫泉山的時候,你明明故意害我進斗獸場,要不然我又怎麼會被野獸咬傷!"

那件事情是她一輩子的恥辱,在那麼多人面前嚇得癱軟在地,丟人現眼,這一切都是月璃的錯.

風華郡主只想著自己當時的危險和恐懼,卻不記得月璃下去的時候,也是一個人面對五頭饑餓的虎獸,無人出手相助.

對于溫泉山別院的事情,很多京城的公子小姐都還記得,當時他們迫于墨戰的壓力不敢開口說話,看到月璃指名風華郡主下場的時候,他們心里還有一瞬間的慶幸,至少要下去的那個人不是自己!

這種事情在京城里並不是沒有,只是說起來丟人,上不得台面而已.

當時月璃在場中靠自己的實力殺死了五頭虎獸,這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議的,真是對她相當欽佩.

有了這個對照,風華郡主獨自面對兩只狼的事情看起來也並不過分了.

"我面對的是五頭虎獸,比你更加凶險,而且風華郡主從小習武,哪能想到你會受傷,當時兩位王爺都在,沒想到你會因為這件事情,要置我于死地."

事情有了前因後果,再加上兩人的話,在場的人多少能猜到一些原委.

風華郡主是被月璃點名入場的,所以懷恨在心,暗中恨上了晉王妃,想要殺了她報仇.

這一議論,風華郡主成了小心眼的惡人,眼睛里容不得那粒沙子,蘭公主又是極其護短的人,兩個人刷了陰謀,把晉王妃送上刑場.

這對母女,真是好狠的心啊!

風華郡主畢竟年紀小,沒有蘭公主那麼深的心眼,被月璃激怒之後就開始大罵,"都是因為你我才會受傷,讓我在那麼多人面前出丑,我恨不得將你五馬分尸!"

蘭公主趕緊拉住自己失控的女兒,在這麼下去,不用被人作證,她自己就可能說露餡了.

月璃看准時機,繼續煽動,"聽說風華郡主自小就聰慧過人,沒想到被蘭公主教養成這個囂張跋扈的樣子,蘭公主,你難道不覺得痛心嗎?"

蘭公主一向自視極高,更是自認為自己的女兒是整個京城貴圈中最優秀的,哪里聽得月璃這些話,"你是在說本宮不會教養孩子嗎?!"

"公主如果真的為風華郡主好,就應該指正她的錯誤,而不是千方百計的幫她來算計我,將我至于死地!你這麼惡毒,就不怕老天報應到她的頭上嗎?"

"你閉嘴!"蘭公主這些也有些急火攻心了,"你這該死的潑婦,居然敢罵我,來人啊,給我打爛她的嘴!"

一邊說著就要走上前親自動手,好在被丫鬟攔住了.

月璃冷笑一聲,視線落到了後面的月夫人和月嫣兒身上.

"丞相夫人雖然不是我的生母,對我也很不好,但是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卻是盡心盡力,風華郡主,你看看嫣兒妹妹,知書達理,善解人意,比你強了一萬倍!"

月璃的話聲音響亮,一句一字的都砸進了蘭公主的心里,她最恨有人說她不好.

這會兒回頭輕蔑的掃了古氏一眼,帶著嘲諷,"就憑她,也敢和本宮比教養?本宮的女兒比她的女兒好一百倍.你覺得她是好人嗎?哼,也不想想自己為什麼會跪在刑場上!"

古氏原本是覺得今天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了,所有的事情有蘭公主出面,他她們母女只需要悄悄的看著就行,沒想到月璃直接把她們母女指了出來.

蘭公主的好勝之心已經被激起來了,這個時候罵了她也是白罵,她什麼都不敢反駁,只能暗暗把手握緊.

"蘭公主千金之軀,臣婦自然是比不上,請蘭公主不要受月璃那惡婦的挑唆,上了她的當."

月璃的話就像是連珠炮似的,根本就停不下來,太後在一旁叫了多次,可因為聲音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只能在椅子上干瞪眼.

現在身邊坐著的風華郡主和蘭公主都被激怒了,太後有些恨鐵不成鋼,一個個全是蠢貨,難道聽不出來這是激將法嗎?

月璃眼中帶著得逞的邪笑,"月夫人不必過謙,誰的女兒教得好,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嫣兒妹妹怎麼會比不上那個跋扈的郡主呢?"

"你閉嘴,不要再說了!"古氏被氣得都開始發抖了,這件事情本來是想置身事外的,萬一被牽扯進去,她就完了!

不說她之前是怎麼對待月璃的,就說她私下給蘭公主提供的那些陷害月璃的消息就絕對不能讓人知道.

啪--

拍桌子的聲音打斷了吵鬧.

"都給哀家閉嘴!"太後怒氣沖沖的話,直接讓現場噤聲了.

"你們都退下!"太後有些生氣的瞪了蘭公主等人一眼,有些惱火,這些人出門都不帶腦子嗎?

蘭公主被訓斥了之後,這才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冷冷掃了古氏一眼,坐回到自己位子上去.

這個時候再說話就更影響太後心情了,還是先忍著吧.

"月璃罪大惡極,不僅不思悔改,還敢當著哀家的面侮辱蘭公主,哀家決不會讓你逍遙法外,劊子手,繼續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