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證人翻供
g,更新快,無彈窗,!

太後端坐在中間的位子,顰眸看向刑台上狼狽的身影,"月璃,你可知罪?"

"知罪?呵呵,太後是在和我說笑嗎?"

月璃冷冷的看向她,視線毫不避諱,"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如何能罪大惡極,行凶殺人?讓我當替死鬼還這麼多廢話作甚!"

"你大膽!"風華郡主站起身來指著她,"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嘴硬!"

太後也不願和月璃多說什麼,直接手指一勾,"時辰已到,開始行刑吧!"

劊子手舉著大刀上台,將月璃背後的牌子扔在地上,揮起明晃晃的刀片.

蕭墨暗中握緊了拳頭,給了連城一個眼神,讓他隨時准備動手搶人.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從人群後面響起來,"刀下留人!"

蘭公主站了起來,"斬了,斬了,快快把犯人斬了!"最後關頭了,可不能出現什麼意外.

太後沒有說話,劊子手不敢停止,腕上用力,大刀揮舞而下砍向月璃的後頸.

大刀眼看就要落下,忽然'當啷’一聲,劊子手身體一顫後退兩步,手中的刀已經斷為兩截.

"刀下留人!"一個男子從人群中沖出來,卻被幾個官兵按住了.

蘭公主一臉怒氣,氣的大吼,"膽敢擾亂刑場,拖下去扔進天牢!"

官兵正准備把男子拖走,活閻王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男子身後,袖袍一揮,幾個官兵頓時倒飛了出去.

"蕭戰,又是你!"太後看到來人臉色就變了,"你還敢劫法場不成?"

蕭戰把救下的男子扔進刑場里,"此人忽然出現,說不定知道什麼隱情,太後何不讓他把話說完呢?"

事已至此,太後冷冷的看向出現在刑場的男子,"你是何人?為何擾亂刑場?"

"回太後,小人姓孫,是死去的胡箏的表舅!"

蘭公主這才注意到底下人的長相,頓時整個臉都黑了,這個人怎麼來了?

"你胡說!箏兒是本宮養大的,她根本就沒有什麼舅舅,你分明是故意來搗亂了,來人,快把他拖下去,先把犯人斬了再說!"

蕭戰冷冷的視線掃向蘭公主,"胡箏並不是你的親生女兒,她的生母是一個從鄉下來的丫鬟,在鄉下有一個舅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為月璃的事情三番五次的被蕭戰針對,蘭公主和太後都對眼前的人恨之入骨,當著滿街的人也不能做的太過分.

"蕭戰,你到底想干什麼?"

蕭戰掃了男子一眼,示意他開口.

男子遲疑了一下,"太後,我的外甥女胡箏不是晉王妃殺的,她是被冤枉的."

蘭公主被氣得臉都漲紅了,"母後,這個人肯定是被月璃那個妖婦私下收買了,他的話不能信!"

太後眸色微動,"你憑什麼說月璃是被冤枉的,證據呢?"

"太後,我有證據!"男子從口袋里取出一方手絹,里面包著完整的銀票和兩個大大的金元寶.

"太後這些錢和手絹都是蘭公主托人交給小人的,讓小人在蘭公主生辰宴上壞了晉王妃的名聲,事成之後還有另外的五百兩銀票."

墨戰拿過手絹看了看,是上好的絲綢,角落里還繡著一個娟秀的小字'璃’.

風華郡主認出了男子的手絹,"你身上有月璃的手帕,一定是被她收買了,居然敢誣陷我娘,罪大惡極!"

"小人不敢誣陷蘭公主,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小人之前利欲熏心,被蒙蔽了眼睛,沒想到害死了箏兒,小人已經知錯了."

已經'死’了一次,見識了'地獄’的恐怖,能有機會再一次重獲新生,他是真的後悔了,為自己以前做過的事情趕到懊悔.

"天啊,居然是蘭公主背後指示的……"

"那豈不是蘭公主害死了胡箏……"

本來就有傳言,說蘭公主心如蛇蠍,有仇必報,而且不擇手段,現在看來一切都是真的.

周圍的嘈雜聲音讓台上的人也開始心慌了.

"你胡說,你分明就是和月璃串通好,想要為她洗脫罪名!"

蕭靈兒這時候開口了,"月璃這些天一直被關在牢房里,一般人是見不到她的,如何串供?"

蕭戰看了一下現場只有月璃一個人被看押,視線看向太後,"既是私通的罪名,為何台上只有一個人要斬首?"

那個藍公子就這麼消失了?

太後揮了揮手,"把人帶上來!"

已經在牢房里吃盡了苦頭的藍公子,氣息奄奄的被帶了上來,一看到蘭公主就破口大罵了,"你這個毒婦居然騙我,說好事成之後我不會死的,還會榮華富貴,你這個狠心的惡婦……"

藍公子的話也側面證明了胡箏舅舅的話,這些人都是蘭公主私下指使的.

看到藍公子翻供了,蕭戰嘴角一笑,"太後,你確定不要重新審案嗎?"

蘭公主視線等著藍公子,想讓他閉嘴,但是藍公子已經被判了死刑,知道自己被嬉耍了,怎麼還會聽她的吩咐?

"小人根本就不認識晉王妃,蘭公主給了小人很多銀子,還說事成之後讓我一生榮華富貴,要不然,小人絕對不會做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

太後有些怒氣的看了一眼蘭公主,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有些超出預料了.

"你的意思是說,之前在哀家面前說的話都是假的?你是在誆騙哀家和皇上?"

藍公子心里膽怯,"太後,小人是被脅迫的,也是不得已才……"

"連太後和皇上都敢騙,來人,快把他亂棍打死!"蘭公主一臉陰狠,現在不能再讓這個人開口說話了.

"慢著!"蕭戰怎麼會讓他輕易被打死,"證人已經翻供,太後不審問就直接殺人,有些不合適吧?"

"墨戰,有哀家在這里,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太後是覺得蘭公主的虧心事包庇不住了,所以惱羞成怒了嗎?"

月璃聽著蕭戰句句話都切中要害,把台上的幾個女人氣的半死,心里非常的解氣.

這個活閻王果然什麼話都敢說.

接下來,她也該做些什麼了,月璃醞釀了一下情緒,抬頭看向天空,忽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