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離遠點,臭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掏掏耳朵,等著聽他准備說些什麼.

"璃兒,你母親去世這麼多年,爹也挺想念她的,你把你母親留下的東西給爹,讓爹想起你娘的時候,能夠睹物思人."

這一長串說完,月璃終于明白了,他的目的也是她母親留下的東西.

"丞相,我出嫁的時候帶了什麼嫁妝你也知道,再加上我這半年多在晉王府過的什麼日子你也知道,你真的覺得那些東西在我手上嗎?"

月明德沉默了,月璃到說得沒錯,她出嫁的時候什麼都沒帶,除了一些破舊的衣服.

"當年母親去世後,所有的東西都被古芹搜刮走了,我的衣服都是破的,怎麼藏東西?你想要找那些東西,就去找你的夫人去呀!"

古芹是就是月夫人,月嫣兒的母親出嫁前的名字.

"她只是拿了一些金銀首飾,並沒有拿走你母親留下的東西."

月璃冷笑,"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信不信都是你的事情了."

月明德看當真問不出什麼,便沉了臉走了出去.很快月夫人就走了進來.

古芹進來之後,先是有些嫌棄的捂了一下口鼻,很高傲的姿態看著角落里的月璃,"終于要死了,嘖嘖,和你母親下去團聚,是不是很開心啊?"

"最開心的是你吧?"月璃站起來,很自然的看著她,"你把我母親的遺物據為己有,然後蒙騙所有人,說那些東西在我手里.我死後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吧?"

月夫人一愣,不知道她為什麼忽然這麼說,"你母親留下的那些東西,我……"

她想說她沒有看到,但是月璃很及時的打斷了她的話,"對!你早就說過,那些東西只能屬于你.但是我現在都要死了,你還要來嘲笑我,你的心也太黑了吧?"

門外一個黑影一閃而過,消失不見.

月璃嘴角輕笑,古氏,接下來有你好受的了.

古芹有些狐疑的四下看了一下,周圍並沒有什麼人,也沒有在意月璃的奇怪舉動,"你外婆本就是庶女,你母親出身低賤,根本就沒有資格做丞相夫人!"

"還有你,你這個賤/人,有什麼資格做晉王妃,嫣兒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月璃早就對她的各種攻擊的話自動免疫了,不動聲色的將空間手環挪動了一下,袖子微微舉起,"罵完了?過癮嗎?過癮了就請回吧!"

"月璃,臨到死了還這麼囂張,你放心,你死後我會讓人給你鋪一張草席的!"

心滿意足的古氏除了牢房門走到月明德身邊,"老爺,我們走吧."

月明德臉色有些難看,是剛才被月璃氣的,"走吧!"

第二天一早.

獄卒打開老門端著早飯進來,"吃吧,最後一頓了,能吃多少吃多少吧."

月璃也不客氣,直接抓起雞腿就往嘴里塞,難得斷頭飯這麼豐盛,不吃浪費了.

一個時辰之後,兩個官差走進來把月璃帶了出去,是時候把她壓倒菜市口等候問斬了.

囚車經過街道上,兩邊滿滿的人群圍著,聽說要殺晉王妃全都出來看熱鬧了.

"唰唰唰……"有一些爛菜葉子扔在了月璃的身上.

"聽說是私通被人發現,殺人滅口……"

"長得丑,心也這麼狠……"

……

一陣銅鈴聲飄過來,眾人扭頭一看,是活閻王的馬車過來了.

很多人准備扔菜葉子的手僵住了,站在那里一動不敢動.

要不是現場這麼多的官兵維持秩序,怕是早就跑得沒影了.

墨戰坐在馬車上,稍稍掀開車簾看了囚車上的月璃一眼,"把那個女人帶過來!"

阿三走向被官兵護衛的囚車,官兵們頓時嚴陣以待,但是又不敢在活閻王面前動手,"攝政王,我等是奉了太後旨意,您這……"

"本王自會把她送到刑場,現在,把她送到本王車上!"

官兵有些為難,這種事情他們可不敢做主,"攝政王,萬一太後怪罪,我等擔待不起呀!"

"太後不滿意,就讓她來找本王!"

說話間,阿三已經拔劍將囚籠劈開,動作之快,官兵們都沒有反應過來,月璃已經被帶下了囚車.

眼看著犯人被送到活閻王的棺材車里面,官兵們面面相覷,只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身後.

月璃對蕭戰是感激的,沒想到這個看似不近人情的武夫也有這麼細心的時候,專程跑過來送她.

坐在囚車上真的很不舒服.

"多謝攝政王."

蕭戰瞥了一眼她身上髒兮兮的衣服,皺了皺眉頭,"離遠點,臭死了!"

月璃翻白眼,切!

身體很主動的往角落里擠了擠,"王爺,我一會兒需要下車去一個地方,請王爺幫忙."

"好!"

……

刑場上已經站滿了人,太後和蘭公主親自來觀刑.

"囚車怎麼還沒到,月璃那個賤/人不會是跑了吧?"風華郡主迫不及待的要看到月璃人頭落地了.

旁邊坐著月嫣兒和月夫人古芹,兩個人也是面帶得意,視線望向街口的方向,"看時辰,應該快到了!"

蕭墨難得也出現在了刑場上,一臉陰沉的坐在那里.

他去找了太後求情,每次都被趕出來,看樣子太後是鐵了心要讓月璃死了.

侍衛連城從人群中走出來,站在蕭墨身後,兩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低聲報告,"王爺,已經安排好了!"

蕭墨微微點頭,他不能讓那個女人就這樣送死.

如果太後堅決要殺這個女人,他就只能強行把人劫走.

"來了……"

官兵押解著月璃一步步走向刑場的高台,她一身破爛的囚服,手腳都被鐵鏈纏著,完全不像是王妃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