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來見我最後一面嗎?
g,更新快,無彈窗,!

鐵門被推開,一個黑衣人悄悄閃身進來,直接竄進了月璃這邊的牢房里.

四處看了一下,空的,黑衣人有些奇怪的時候,月璃的手槍已經抵在了他的後背上,"不想死的就別動!"

黑衣人沒想到月璃居然能發現他的蹤跡,還以逸待勞把他制住,站著未動.

"誰讓你來殺我的?"

黑衣人頭一揚,很高傲的不說話.

嘭--

腿上中了一槍,黑衣人身體一歪,半跪了下去,依然咬著牙沒有開口.

"還不說?"

呵呵,這麼傲嬌?

嘭--

又是一聲悶響,黑衣人完全跪倒在地,雙手撐在地上,疼的滿頭汗水,但是依然咬牙不開口.

這個人倒是一條漢子,月璃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嘭--

這一次不是槍響,鐵門又一次被人推開了,來人是活閻王的侍衛阿三.

阿三在黑衣人背上打了一掌,黑衣人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剛才有人把我引開了,我猜想可能有刺客過來,果然被窩猜中了!"

"阿三,你怎麼在這里?"

阿三扛起地上的人就往外走,"王爺讓我守在外面,保證你三天內不會被人刺殺."

也也不願意沒日沒夜的守在牢房外面,但是主人有令,他也不敢違抗.

"……好吧,回去替我謝謝你家王爺."

……

這一夜皇宮里同樣不安甯,蕭芮完全沒有睡意,在地上走來走去,把宮殿里的東西摔了個稀巴爛.

太監三喜在後面小心的跟著勸解,"皇上您慢點,消消氣,別氣壞了身子呀!"

早知道就不跟皇上說太後審問犯人的事情了,三喜現在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蕭芮看到實在是沒有東西可以摔了,一跺腳,"擺駕,朕要去大牢!"

三喜忙上前去攔,"皇上喲,這大半夜的,您可不能出去啊!"

"你滾開,我要去救小七!"蕭芮一把將三喜推倒在地,就往外面跑.

就在這時候,外面響起通報的聲音.

"太後駕到."

太後剛出了轎子,立刻就看到氣沖沖往外跑的蕭芮,"皇上,你這是要去哪里?"

"朕要去大牢."

臉色已經緩和過來的太後瞬間又滿臉陰沉了,"把宮門關上,沒有哀家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外出!"

周圍伺候皇上的人都紛紛上前把他往回拉.

"走開,我要去救小七,你們不要攔著我!"

太後又生氣了,她是真好奇那月璃給蕭芮灌了什麼米湯,居然讓他三番五次的違抗自己的命令.

"胡鬧!你們都是死人嗎?還不趕緊帶皇上回寢宮休息!"

兩個侍衛給架著蕭芮走了回去,太後看到殿中滿地狼藉,氣得額前青筋直跳,"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收拾了,宮里都養著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干什麼."

奴才們不敢耽擱,快速的收拾退了出去.

太後身邊的嬤嬤扶著太後坐下,她伺候太後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太後跟皇上發那麼大的脾氣,"太後息怒,皇上也是一時被迷惑了."

太後一揮手,"閑雜人等一律退下!"

除了抓著蕭芮的兩個侍衛和伺候的老嬤嬤.其他人都被趕了出去.

蕭芮被來兩個人按在椅子上不能動,一臉的懊惱.

"皇上,月璃與人私通,又犯下殺人的大罪,死不足惜,你當堂大鬧,讓哀家的面子往哪里放?"

看到蕭芮氣鼓鼓的樣子,太後也很氣憤,"你說,為什麼要救她?"

之前蕭芮又一次偷偷跑出皇宮,最後侍衛發現他和一個女人在一起,太後剛才已經派人查過了,那個女人就是月璃.

難怪皇上會被她迷惑成這樣.

"小七是我的朋友,她不是壞人,你不要殺她!"三喜說進了大牢的人都要死,沒有能活著出來的,他怕永遠見不到小七了.

"你是皇上,你只需要權利,不需要什麼朋友!"太後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

蕭芮紅著眼大聲爭辯,"不,你騙我!我需要朋友,小七就是我的朋友!"

如果月璃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皇上是太後的親生兒子,但是太後眼中完全看不到一絲母愛,只有冷冰冰的強迫和命令.

"好好伺候皇上,這三天不要讓他出門."太後站了起來,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兩天就過去了,月璃的死期還有一天的時間.

牢房里,獄卒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月璃,有人來看你了."

牆角的月璃翹著二郎腿,躺在地上抬頭一看,喲呵,這不是丞相大人嘛.

月明德走進牢房,冷冷的睨了月璃一眼,那眼神,完全是在看一個死人.

"丞相大人是來給我送行的嗎?難得呀,你這個做父親的除了在一個荒唐的夜晚提供了基因,剩下的就從來沒有管過我,現在這是准備見我最後一面嗎?"

月明德聽不懂她說的基因是什麼一絲,但看她的表情一定是在諷刺他.

下意識的就要發脾氣,但是一想到這次來的目的,月明德又忍住了,"你雖然罪大惡極,但終究是我的女兒,我又怎能不聞不問!"

月璃冷笑,"那我就多謝丞相大人了!"

臨死之前在看到這些人虛偽的嘴臉,就當是免費到萬達看了一場電影,權當是消遣吧.

"璃兒,這些年 爹確實忽略了你,但是爹一直都是關心你的!"

開始打感情牌了,看來Y又是帶著什麼目的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