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本王說嗎?"

聽到蕭墨的話,月璃搖頭,"王爺是想聽我的遺言嗎?"

蕭墨心里有些失望,本來他是打算讓月璃先吃些苦頭,然後再到太後面前替她求情的.

今天他派人到宮中辦事,這才聽說太後已經把月璃判了死罪,蕭墨心里一下子慌了起來,立刻就趕到了宮里.

他去找太後,太後不想見他,他就只能等到晚上來了大牢里.

這個女人不能死,這是蕭墨腦海里一直回響的聲音,莫名的堅定.

月璃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她討厭這種被人俯視的卑微感覺.

"王爺剛才是想看一看我到底是真丑,還是臉上帶了面具?可惜,讓王爺失望了,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找了半天,臉上沒有面具,你看到的這就是我的臉."

王妃是個人人鄙視的丑女,這對于晉王府來說,是一個莫大的羞辱吧.

蕭墨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岔開話,"你怎麼知道墨戰能把你救出去?"

月璃不知道蕭墨為什麼會忽然說起蕭戰,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王爺想問什麼?直說吧."

一提起蕭戰,她的表情就冷漠下來,這讓蕭墨很生氣,一下子把她抵在牆角上,"你是蕭戰安排在本王身邊的臥底,蕭戰怎麼會不救你?難道他已經拋棄了你這顆棋子?"

月璃真想笑出聲,這男人疑心病還真不是一般的重,怕是已經腦補出了她和蕭戰之間的無數種關系了.

"王爺,雖然我要死了,但還是好歹夫妻一場,感謝王爺能夠來送我最後一程."

蕭墨看著她,"月璃,你真不怕死?"

"當然怕,誰會不怕死呢?不過王爺你放心,我死後肯定不會纏著你的."月璃身體向旁邊移動了一些,"另外告訴王爺一件事,你的紫妃上次小產是假的!"

"什麼意思?"蕭墨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月璃臨死之前,會在這個時候跟他說這些.

"意思就是說,紫妃並沒有懷孕,當時的小產只是演了一場戲給你看!"

原本月璃給她止血的時候都沒有發現,她的血確實是從下體流出來的,帶著溫度,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回到自己住處之後,月璃到空間里做了一個消毒,血跡順便給機器人檢測了一下,結論是血液的主人非常健康,並沒有懷孕.

月璃這時候才知道這個紫妃不簡單,居然把她都蒙騙過去了.

"這世上有一種藥,吃了會讓女人的脈象看起來像是懷孕了."她想當時是真的流了不少血,不然看起來不會那麼逼真.

聽到月璃的話,蕭墨一陣惱火,"你是說,紫妃是在故意誣陷你?"

月璃苦笑,紫妃目的不是她,而是月嫣兒,當時的她對紫妃沒有任何威脅,紫妃不會這麼費力的來算計她.

只不過事情後來出現了變故,被月嫣兒利用了,把矛頭指向她她的身上.

她當時為了自保,證明了自己的清白,同時也無意中破壞了紫妃陷害月嫣兒的計劃.

月嫣兒在她的首飾里放的粉末是真的,那就是說月嫣兒也提前知道了紫妃放出去的假懷孕消息,也做好了准備.

兩個各懷心思的蛇蠍女人都沒想到,事情在她身上出現了差錯.

月璃看著蕭墨那張黑如鍋底的臉,當真是開心了.

這個疑心極重,自尊心極強的男人,在聽說自己被枕邊的女人欺騙之後,他會怎麼做?

既然到了這一步,月璃也不打算繼續替月嫣兒和紫妃背鍋了,你們自己闖下的禍自己收拾吧.

"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本王?"

月璃輕笑,告訴你就夠給你面子了,你還敢挑時間?

"王爺,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沒什麼事情的話,就請回吧."時間不早了,她還要休息.

"本王是來帶你出去的."

瓦特?

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蕭墨要帶她出去?劫獄嗎?

好刺激的感覺!

"王爺,這個玩笑不好笑."

"本王沒有開玩笑,已經找好了替死鬼,你只要跟著本王離開就行."蕭墨伸手去抓月璃的手臂,卻被她身體一退,躲開了.

"多謝王爺的好意,我在這里挺好,並不打算離開!"

蕭墨皺眉,"你真的甯可留在這里等死,也不願意跟本王走?"

月璃搖頭,"我不喜歡一輩子躲躲藏藏,不見天日,像老鼠一樣苟延殘喘."

"你!"蕭墨真的怒了,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來救她出去,她居然還不領情,"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蕭墨被氣走了,牢房里又恢複了之前的寂靜.

月璃從空間里拿出一個鏡子,借著窗口進來的月光照照自己的臉,蹲下歎了一口氣,"真丑!"

大晚上照鏡子,都能把自己嚇死的那種.

不過今天的皮膚看起來比之前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或許是晚上光線不好.

蕭墨雖然疑心很重,愛面子,但是也是一個愛才的人,身邊聚集了很多的能人,像是南宮薄之類的.

所以,他會出現在牢房里月璃並不奇怪,至少她的醫術已經讓蕭墨意識到了她的價值.

正要休息,忽然聽到外面又響起輕微的腳步聲,月璃耳朵一機靈,立刻把鏡子收起來,從空間里拿出手槍握在手中.

大半夜沒有一絲聲音,有人靠近發出動靜就能聽到,這個聲音是沖她這邊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