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地府的審訊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真的是她從小帶大的皇上嗎?

他的眼中從來只有順從,怎麼會出現這種憤怒的表情.

太後幾乎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不敢相信,"芮兒,你怎麼了?"

蕭芮沒有靠近太後,只是怒氣沖沖的吼了一聲,"你是壞人!"轉身就跑了出去.

事情結束了,其他人都紛紛散去了,太後和皇上之間因為一個將死之人出現了矛盾,這種場面不適合留下來看熱鬧,還很是早些躲開吧.

很快,現場就剩下了蘭公主和太後兩個.

"母後,芮兒年紀還小,很容易受月璃的蠱惑,以芮兒的心智難以判斷對錯,這才會頂撞母後的,請母後不要生氣."

蘭公主和芮兒是姐弟,又經常守在太後身邊,對每個人都非常的了解.

太後是一個控制欲非常強的人,喜歡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若是脫離了她的掌控她就會十分的憤怒.

就像剛才一樣.

所以蕭芮的出現只能讓太後更堅定要殺了月璃的心思.

太後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將胸前的怒火給壓了下去,威嚴的瞥了蘭公主一眼,"你以後做事也掌握一下分寸,不要每次都讓哀家幫你善後!"

蘭公主出嫁比較早,到現在也不到三十歲,雖說女子都十幾歲了,在太後面前還是想一個少女一樣.

"母後放心,蘭兒以後一定會注意的,絕對不給您惹麻煩."

這種撒嬌一樣的姿態讓太後心情好了不少,神色也柔和了下來.

……

月璃被獄卒粗暴的扔回了牢房,太後親定的死刑犯,肯定是沒有翻身的可能了,這些獄卒的態度頓時就惡劣了不少.

"長成這個樣子,死了也好,死了就不用再惡心人了……"

"就是!怎麼會丑成這樣?要是漂亮一些,臨死之前還能讓咱們兄弟們享受一下晉王妃是什麼滋味……"

月璃沒有在意那些粗鄙不堪的汙言穢語,慢慢移動到角落里,催動意念進了空間.

"把萬能鑰匙找出來,給我開鎖!"

機器人按了身上的一個按鈕,拿出一把鑰匙遞到月璃眼前,"主人,你是不是犯法了?"

月璃冷笑,拿起鑰匙把手上的鐵鏈打開,活動了一下手腳,"對,犯法了,而且是行凶殺人!"

"之前那個人呢?"

"在恢複室內."

月璃換了一身做手術的白大褂,帶上口罩,把自己包裹的只露出一雙眼睛,就往恢複室走去.

這間恢複室是用來給病人恢複傷勢的複檢的,月璃已經提前讓機器人把里面的東西搬出來,成了一個空空的屋子.

那個在湖邊想要侵犯月璃的男人被蕭戰抓住交給了她,之後就被關在這間實驗室里,現在人已經醒了過來.

男子看到月璃靠近,有些膽怯,"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抓我?"

月璃實現掃了一眼男人的下體,衣擺上還帶著觸目驚心的血跡,蕭戰的那一腳真是毫不留情.

為了不讓他是的那麼快,月璃專門讓機器人替他處理了傷勢,抱住了性命.

"想知道這里是哪里嗎?"

"哪……哪里……"

"這里是地獄."

男子顯然不信,"地獄,你以為我是小孩子嗎?"

月璃輕笑挑眉,"你不信?"

不緊不慢的從身上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一下,房間里一個數字大屏在空氣中浮現出來.

再一按,屏幕上立刻出現了地獄一樣的畫面,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前世喜歡看恐怖片,還特意剪輯了一些嚇人的片段保留下來,現在也算是用上了.

男子怎麼可能見過這些高科技的東西,看了屏幕一眼頓時被嚇懵了,哇哇大叫起來,不停地往角落里躲藏.

月璃看差不多了,才將恐怖的畫面關上,"剛才畫面上的場景就是這里的真是畫面."

"我……我是不是已經死了?"不死怎麼會來地獄呢.

月璃給他一個你在廢話的眼神,"你生前做的孽太多,現在閻王爺要你永不超生,把你送到剛才看到的地方,經曆千萬劫難,最終魂飛魄散."

"不不,我不要魂飛魄散,神仙你救救我吧,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我什麼都招供,平時喜歡調戲良家少女……還有……"男子還真的樁樁件件的把自己做過的齷蹉事列數了出來.

"調戲晉王妃的事實不是我自願的,是有人指示我的,這個不能怪我……"終于說到了重點上,這就是月璃准備聽的東西.

男子現在還沒搞清楚,他明明藏得很好,怎麼忽然就暈倒了,然後遍體鱗傷的出現在地獄.

"知道你為什麼會忽然慘死嗎?"

男子搖頭.

"因為你要害的人是天庭仙女下凡,不是你能招惹的!"

"那個丑八怪是仙女?"男子一臉震驚,從來沒想到仙女也能長得這麼丑.

月璃瞪他一眼,示意他閉嘴,然後繼續說,"今天閻羅王壽辰,地獄舉行了一場抽獎活動,被抽到的人可以又一次還陽的機會,正好抽到了你!但是……"

聽到自己可以還陽,不用死了,男子瞬間來了精神,跪地磕頭,"多謝閻羅王,多謝上仙,多謝各路鬼差,小人願意當牛做馬報答大恩大德……"

呵呵,進入角色這麼快,這人還挺機靈的!

"想要還陽也可以,但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辦!"

……

半個小時後,月璃滿意的從恢複室里走了出來,外面的牢房里沒有任何動靜.

"機器人,偷偷給那個人輸一些營養液,不要讓他知道,看好了,別讓他忽然死了!"

"明白."

月璃出了空間,繼續窩在角落里,准備先睡上一覺,養養精神.

迷迷糊糊間時候,猛地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臉上動,有些癢,很難受.

用手把拿東西拍到一邊,過了一會兒就出現了,覺得不對勁,月璃立刻睜開了眼睛.

"蕭墨?是你!"

蕭墨准備摸她臉的手僵在空中,還沒來得及收回去.

月璃輕笑一聲,"王爺是來給我送行的嗎?"

蕭墨沒想到月璃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他神色頓了頓,"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本王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