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會死的舒服一些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太後把圖紙拿在手上翻看了一下,頓時臉色陰沉,"月璃,這些淫/邪的圖紙你作何解釋?"

月璃低頭看著仍在自己面前的圖紙,上面畫著的是一些男女赤luo擁抱交合的圖畫,各種姿勢應有盡有.

無一例外,每張紙的角落里又有一個"璃"字.

"太後,讓我練習十年書法,我也寫不出這麼漂亮的字.我本就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女,有人想要除掉我其實不用搞這麼多的花樣,反正我也反抗不了."

她臉上那種悲戚的表情很真實,就像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說話也不怕得罪人了.

她的話讓有些圍觀的人開始同情了.

從一開始出事被抓進大牢,沒有一個家人出面為她求情,甚至沒有人來看望她.可見她多麼的不受寵,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從小沒了母親,父親又從來不給好臉色,其實也挺可憐的.

不過在蘭公主的眼里,月璃的這份悲戚就等于是認命了,是求生無望之後的絕望.

"月璃,你辯解也無用,太後難道還會錯怪你嗎?"風華郡主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得意,她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看看,得罪她們母女是什麼下場.

後排看熱鬧的人群中,一抹綠色長裙的女子走了出來,很自然的撿起地上的紙掃了一眼,"這字寫的公正圓滑,怕是沒有十多年的功力,很難寫成吧."

月璃一聽那聲音,有些微愕的抬眉看向眼前的女子.

居然是她!

這個女子就是她在攝政王府看到的綠裙女子,當時她想出去玩,被蕭戰扛回到了房間里.

之前從沒有聽說過蕭戰有妻妾,丫鬟奴婢又不可能在蕭戰面前那樣隨意,所以一直不知道這個女子是什麼身份.

現在看到她出現在太後身邊,會不是是宮中的公主?

"蕭靈兒,月璃勾引野男人的時候你又不在現場,管好自己的嘴,不要胡言亂語!"風華郡主一聽就炸毛了,尤其這些話還是從一個讓她討厭的人嘴里說出來.

"住口,風華不得無禮!"

太後雖然寵愛蘭公主,但是對風華郡主的囂張跋扈也有些頭疼.

被訓斥了一句,風華郡主乖乖的閉上了嘴,依舊眼睛瞪著蕭靈兒.

"靈兒,你告訴哀家,你覺出什麼不對?"

"太後,靈兒覺得,只要找人到晉王府去看看,對比一下月璃的筆記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蘭公主不想給月璃留下任何翻身的機會,"月璃一向狡猾,故意換一種字體來寫也是有可能的."

"嗯,有道理!"太後顯然是更相信蘭公主的話,"除了這些圖紙,還有沒有其它的證據?"

"有!"藍公子立刻舉起手,"月璃勾引我的時候,胸前有一個蝴蝶形狀的胎記,小人看的清清楚楚!"

月璃冷笑,這件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上次月夫人就是想用這一點來證明她是假的.

"來人,把月璃帶下去檢查胸口……"

"不必了!"月璃忽然開口打斷了太後的話,"不用檢查了,我身上確實有蝶形的胎記."

蘭公主激動了,"月璃,你終于肯認罪了嗎?"

"蘭公主不用緊張,我身上有胎記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有人打聽到這件事情來誣陷我也是很正常的,這證明不了我認識這個死胖子!"

"你……你這是狡辯!"蘭公主一臉陰狠,唇角帶著猙獰的笑意,"母後,既然她不肯招供,那就只有用刑了!"

蕭靈兒一直觀察著月璃的表情,發現她一直都無比的鎮定,沒有絲毫慌亂.

"太後,萬一晉王妃是冤枉的,一用刑不就屈打成招了?"

風華郡主又怒了,"蕭靈兒,你閉嘴,太後審案哪里輪到你插嘴了?"

"風華郡主說的對,太後在審案,輪不到其他人插嘴."說話的時候,視線掃了蘭公主一眼,像是在暗示什麼.

太後看著月璃的臉,"月璃,你真的不打算招供了?"

"太後,你是想提醒我,說真話會死的很慘,說假話會死的舒服一些嗎?"

蘭公主和風華郡主臉上一愣,她們確實就是這麼想的,反正今天是沒打算讓月璃活著出去.

月璃公然的頂撞也讓太後臉上有些難看,"既然你不招,那就別怪哀家用刑了,來人,給我打!"

宮中的太監抬著刑具上來擺在大殿上,一樣的種類繁多,各種折磨人的東西,唯一不同的是,這里的刑具都是嶄新的,沒有那種陰森的血腥味道.

蕭靈兒有些擔心,但是發現月璃還是一如既往的沉著穩重.

"月璃,哀家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說不說?"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

"那就別怪哀家心狠了."

一揮手,兩個老嬤嬤拿著串在一起的竹簡走過來,開始把月璃的手指一個個的插進去.

這是專門夾手指的,兩個人全力一拉,被用刑的人一雙手基本上就廢了.

太後的鳳棲宮外面,蕭芮一臉焦急的跑過來,卻被門口的侍衛攔住了,"皇上,太後說了,不讓任何人進去打擾."

"你們快讓開,朕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太後商議."

剛才蕭芮無意間聽說太後要審問昨天公主生辰宴上殺人的犯人,他立刻就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他不想讓小七有危險.

侍衛一直不讓路,蕭芮開始生氣了,"你們馬上滾開!"

說著就推開侍衛,沖著大殿中間跑了過去,"小七,我來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