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驚嚇


月璃突然想起當初被迫到容貞時那老神仙說的話.

命定之人,拿回屬于她的東西?!

這些都是什麼意思?

是誰讓她成為什麼命定之人,又是命定什麼?拿回屬于她的東西,又是誰什麼東西?

她之前可都一直以為是她是受她外婆的指引才會到這個地方來爭奪什麼狗屁皇位的!

現在這麼看來,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或者說,她外婆的事跟那個命定之人的事,是同一件事.

好亂……

她可以選擇洗洗睡麼……

"你抓我來,到底想要做什麼?"

"幽若,我們分開了那麼多年,是我,都怪我現在才讓我們重逢……"

"我不是幽若,秦殤,你的幽若在幾百年前就死了.還是被你親手逼死的!"月璃動了動手腳,發現自己已經恢複了力氣,她不動聲色的微微挪了挪身子,跟秦殤保持一定的距離.

"幽若,你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我只想要我們兩人生世的相守在一起!"秦殤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

當年他暗中聯合蕭幽若的那些異母的兄弟姐妹謀朝篡位,幾百年前,東隅,楚國這些地方還僅僅是容貞的封地!

那些人造反之後,直接搶掠了東西回了封地,自立為王,成立了一個個新的國家,從此從容貞中分離而出.

難怪了,她就說這一大片國家怎麼皇儲都是姓蕭呢!原來是因為幾百年前他們根本就是出自一處!

月璃覺得當前還是先將他穩住再說.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把我,或者說我們一直就在這個地方?"

看月璃態度有所改變,便急道:"不,當然不是,幽若,我會幫你奪回當年屬于你的一切,包括那些忘恩負義還有臉自成一國的人,那些地方,我統統都會幫你奪回來!"

幫她……奪回皇位?!

聽起來好像很不錯,她相信就眼前這個活了幾百年,還依舊容易不變的男人來說,想要奪得皇位不是多難的事.

可那之後呢?

做人也要有底線的不是,有些事情她是絕對不能做的.因為那後果可能比她將要面對的事情更麻煩.

"秦殤,你是怎麼樣活到現在的?"其實這才是她最想要知道的問題!

秦殤微愕,眼神閃了閃.

"這個今後我會告訴你的,你別擔心,我們一定能永世的在一起."

"話說,早幾百年你怎麼不去找我?"也不能轉身幾百年後才有吧?

聞言,秦殤的眼神微閃低聲道:"你當年自縊時下了毒咒將自己的魂魄打得七零八散,我也是費了好幾百年的時間才找到你."

說完,秦殤瑩白的指尖在虛無的空氣中輕點.

空氣中瞬間出現一個銀黑色的羅盤.

"我就是靠它找到你的,幽若,今後我們也一定會永遠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

會永遠在一起?

這話她好像聽了好幾遍了.

莫名的覺得諷刺.

想蕭幽若當年也是一個能文能武的巾幗英雄,還親自帶領精兵打天下,又長了一張萬人迷的臉,就跟她現在似的.愛慕者肯定不少……

"刷!"

愛慕者……

想到這里,月璃腦海里猛地有什麼快速的閃過,快到她根本沒辦法第一時間捕捉!

總覺得那些記憶畫面中少了點什麼……


有些事情月璃也沒有著急再問,至少現在她知道這個男人暫時不會傷害到她,她總會有機會逃脫的.

秦殤對月璃的態度似乎比較滿意,單獨讓她留在了洞穴里,也不怕她逃走.

"我去弄些你喜歡吃的東西來."

洞穴內只剩下她一人.

她從那透明的冰玉床上下來,把整個山洞都看了一圈.

她走到剛才看著秦殤離開的位置,可奇怪的是,她明明看見秦殤是從這個地方出去,可她走過來看時卻什麼都沒有!

"難道還有穿牆術不成?"

也是了,活了幾百年這種事都能發生,穿個牆算什麼!

"幽若在看什麼?"

嚇!

月璃一回頭,秦殤不知何時已然站在她的身後.

"坐著累了,下來走走."

"我去弄了些吃食,你吃點吧,免得餓肚子."

秦殤手上拿了一個食盒,里面有好幾樣小菜,全是素的.

孕婦表示只想吃肉!

兩人對立而坐,不知道過了多久,月璃困得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蕭戰……蕭戰……在哪里?"

月璃伸手下意識的摸向身邊,發現什麼都沒有之後,驀地驚醒.

呆愣的看了看四周,遠離她的蕭戰還麼有找到她.

她發現周圍並沒有秦殤的身影,從床上坐了起來四下看了看.

都沒有.

她屏住呼吸赤腳站了起來,來到那些光亮的洞沿邊,緩緩的摸索著走著.

忽而,她聽見耳邊傳來一陣低低的響動……

她腳步稍稍加快,明顯感覺到那聲音越來越清晰.

就在她以為聲音是從牆那邊發出來時,眼前的景物猛地一晃,讓她生生頓住了身子屏息朝牆上某條縫隙看去.

從縫隙中,她可以清晰的看見秦殤背對著她站在那里.

那里面也跟這個山洞一般亮堂一片.

須臾,秦殤緩緩的轉過後,手上還拿著一個白色的瓷瓶.

月璃一看,驚詫的發現他的臉色居然白得透明,整個人都顯出一種非常沒有生氣的頹敗之氣.

尼瑪,難道她一覺睡了個上千年?

不可能吧!

就在她疑惑間,秦殤將瓷瓶里的東西一飲而盡.

只在轉瞬間,月璃整顆心都提了起來,因為她清晰的看見,秦殤那蒼白的模樣在喝了瓷瓶里的東西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

她驚愕的瞪圓了雙眼,快速用手堵住喉嚨間的驚呼!

心底卻又一個大膽的猜想.

就在她要收回視線時,月璃猛地對上秦殤看過來的眼!

她心底已經,轉身快速的走回到床上躺下!

下一瞬,她感覺到那冷冽的氣息,心口不由一緊!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半夜看著鬼片,在昏昏欲睡的時候,屏幕上的鬼突然爬了出來!

那種感覺絕對能把人嚇個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