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下毒的人是月夫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機器人去把已經處理好的藥物制成了藥片,放到她面前,"一周服用一片."

月璃顧不上其它了,直接取了一片吞下,身體虛脫的躺在那里.

腦子里慢慢捋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從一開始胡箏的靠近,她就掉進了蘭公主的陰謀里.

假山旁邊出現的那個男人,拿著弓箭的女人,幾次出場的胡箏,還有那個一身贅肉的藍公子,每個人都是陰謀的一環.

一開始躲過了幾次危機,她就會掉以輕心,覺得蘭公主就這麼一點本事,然而,蘭公主並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就算她破壞了其中的幾環,也並不影響整個大的陰謀的推進.

前面的幾次試探沒有成功,蘭公主不急不慌,繼續步步推進,最後成功把她套住.

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什麼她會在這個時候毒發.

在屋子里看皮影戲的時候,月嫣兒曾經有意無意的在她面前晃動,她身上的味道……很奇怪,不是平時的香味,而是另外一種.

"我身體里面的毒素成分查清楚了嗎?為什麼會忽然被觸發?"

"毒素成分還在分析,很快就出結果了.這種毒素可以被一種陰性的藥用植物觸發,使毒素忽然變得活躍起來."

那就沒錯了.

給她下毒的人,肯定就是月嫣兒和月夫人母女.

好一對蛇蠍心腸的惡毒母女!

體內毒發,她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甚至臉辯解都不能,就算她時候再去為自己證明,名譽也受到了損傷,肯定會被人指指點點.

蘭公主費盡心思把她弄進大牢里,怕是不會讓她有機會翻盤,說不定立刻就會偷偷把她弄死.

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暫時抑制住了,機器人扶著月璃下床活動一下,身體機能已經恢複了.

"給我找些吃的過來."她幾乎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不能一會出去到牢房里挨餓.

吃完東西,月璃才回到了牢房中.

在角落里撒上一些白色的粉末,周圍的老鼠蟑螂之類的都不敢靠近,也算是有了一個安穩的地方.

有些事情只有經曆之後才能知道,就像她的穿越一樣.

原以為穿越的主角都是美男壞繞,順風順水,就像電視劇里一樣完美.

現在才知道,都是騙人的.

正在迷迷糊糊發呆像從前的事情,一陣腳步聲向著這個方向走過來,咣當,大鐵門被推開了.

月璃猛地坐起來,嚴陣以待,"官差大哥,你們要帶我去哪里?"

"過堂審訊,你最好老實一些!"

月璃腦子里瞬間回憶了一遍滿清十大酷刑,不知道這次審訊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然而兩個官差把她帶進去的不是刑部的大堂,而是一個密封的審訊室,里面充斥著血腥味,各樣的刑具凌亂的擺放著,上面隱約的沾染的血跡.

把人綁在一個木制的凳子上,兩個官差就退了出去,沒過多久一個渾身披著黑袍的男子走了進來.

"晉王妃,牢里的滋味怎麼樣?"

月璃一聽就知道了這個人是誰,沒想到第一個過來審訊她的人居然是胡昆,蘭公主的丈夫,薄侯爺.

"侯爺?"

胡昆看著她,"你不用害怕,本侯爺是來放你一條生路的."

生路?

從得罪風華郡主的那天開始,蘭公主就不可能給她生路.這個胡昆應該是偷偷背著蘭公主過來的.

"侯爺,你的女兒不是我殺的!"不管他信不信,月璃還是打算爭取一下.

"本侯爺心里很清楚誰殺了她!"胡昆眼中閃過一抹恨意,"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同時,也能保證把你完整的救出去."

月璃臉上帶著一些意味不明的笑,"聽說府中一直是蘭公主當家,此事,侯爺怕是做不了主吧?"

月璃的話正戳到了胡昆的痛處.

緊緊的握緊拳頭,胡昆臉上帶著恨,"只要把你外婆留下的東西交出來,我自然有辦法把你救出去!"

"侯爺,這個怕是要讓你失望了,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母親留下的遺物都被月夫人給拿走了,若是想要就找她去問."

啪啪--

皮鞭的聲音在空氣中震蕩開來,胡昆手一揮,把皮鞭指向月璃的臉,"晉王妃,希望你能明白,我現在隨時可以殺了你!"

月璃直接把頭一仰,閉上眼睛,"那就請侯爺殺了我吧,要不然,我可保證不了蘭公主出現的時候,我會說些什麼."

"你是在威脅我?"胡昆惱怒的舉起鞭子就要朝月璃打去.

"住手!"

月璃還沒有感覺到落在身上的皮鞭,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響起來,如同地獄一樣陰森森,讓人遍體生寒.

活閻王來了.

眼睛一睜開,立刻就看到一身白袍的活閻王站在胡昆的背後.

胡昆舉起的手僵在空中,聽到這個聲音就在渾身顫抖,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一會兒時間才反應過來,胡昆把鞭子扔下,臉上帶著難看的笑,"攝……攝政王,您怎麼來了?"

蕭戰的青銅面具向前靠近,嚇得胡昆連連後退,差點摔倒在地,"薄侯怎麼有心情到牢房這種地方來了?"

"本……本侯是奉公主之命,前來審訊殺害箏兒的凶手!"

"那侯爺可有什麼收獲?"

"還……還沒有……"胡昆覺得今天有點走背運,怎麼一出門就碰見活閻王了.

蕭戰走進來看了月璃一眼,"既然侯爺對審案有興趣,那就到隔壁的審訊室里幫忙去吧!"

說完手一揮,阿三走進來帶著胡昆去了另外的審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