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離本王的女人遠一些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所有的人都已經在心里給月璃打上了烙印,只差晉王蕭墨開口.

私會野男人,還殺了蘭公主的庶女滅口,只要蕭墨開口說她有罪,她今天就必死無疑了.

蕭墨視線從月璃身上轉移到蕭戰身上,"皇兄覺得呢?"

蕭戰袖袍下的手握在一起,目光如炬,冷冷的氣勢讓她的面具更顯得恐怖嚇人,"本王並未親眼見到弟妹殺人."

"但是胡箏臨死前說的話如何解釋?難道是看錯了人?"

蕭墨的話純粹是因為蕭戰替月璃辯解而氣惱,所以脫口而出的,但是在旁人看來,蕭墨已經為自己的王妃定罪了,認定了她是凶手.

月璃冷笑,果然世上最冷的是人心,她沒有想到,在場幾百人里面只有一個活閻王蕭戰肯為她說一句話.

其他人,包括她名義上的丈夫,都在盼著她死!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除了蕭戰毫不避諱的支持她,其它所有人的反應她都是能夠預見的.

現在她顧不上看這些人演戲,身體里面的毒素又一次發作了,她急需趕緊到空間里治療一下,她了不想就這麼死在這里.

身上的痛苦越來越明顯,月璃的身體開始顫抖,在外人看來,她這是心里害怕了,被嚇得.

"那個藍公子是什麼人?"有人悄悄說了一句.

"皇上太後饒命啊,小人也沒想到這個女人會殺人滅口,小人知錯了,請皇上太後饒命……"

一個身著錦衣華服的胖子跪在了地上,滿臉悔恨的認錯.

太後有些厭惡的看向她,"你就是藍公子?"

"是小人,但是臣也是無辜的,那個女人上次在晉王的壽宴上見到了臣,就一直托人給臣送信,求臣帶她離開晉王府,遠走高飛,辰也是迫不得已……"

這個藍公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長得像豬一樣臃腫,換成別人一定看不上他.

但是月璃就不一樣了,誰都知道月璃奇丑無比,只要是男人,怕是都看不上她,她也只能找這些歪瓜裂棗了.

風華郡主上前逼問,"你是說,是月璃一直在勾引你?"

"是是是!她一直讓我帶她離開晉王府,說自願把一切都獻給我……"

蘭公主覺得事情已經差不多了,在拖延怕是又要出什麼變故,"母後,月璃不知廉恥,私會男人,還殺了我的箏兒,請母後定奪."

蕭戰面具下面的眉頭微微皺起,今天的月璃有些反常,換做平時早就開始露出利爪反擊了,今天怎麼出奇的安靜?

不過勁!

他上前一把捏住月璃的下巴,這才發現她身上抖動的厲害.神色一動,袖袍下的手在她身上的穴位點了一下,一觸既離.

"蕭戰,離本王的女人遠一些,這件事情輪不到你插手!"蕭墨對蕭戰靠近月璃很是不滿.

太後也有些心情不好,"先把月璃打入大牢,等候處置!"

蕭戰還想說些什麼,就聽到月璃微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來,"我去大牢……"

她不讓他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蕭戰還是沒有說話,看著她被侍衛拖了下去.

有侍衛上前處理胡箏的尸體,蕭戰又一次阻止了,"有人在本王面前行凶,此時本王會親自查明,阿三,把尸體帶下去!"

"是!"

"生辰宴變成了死人宴,真是晦氣!"蕭戰甩了一下衣袖,轉身向門口走去.

蘭公主又被他的話氣的不輕,臉色黑沉一片,死人宴?這是在咒罵她嗎?

已經沒了興致,太後站起身來准備回宮,卻看見蕭芮悶悶不樂的坐在椅子上,心事重重的樣子.

"皇上,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害怕了?別怕,哀家不會讓壞人傷害你的,咱們回宮吧!"

蕭芮站起身來,誰都不看,臉上帶著惱怒的走向門口.

發生了這樣的慘案,宴會也進行不下去了,賓客們都各自散去了,蘭公主神色悲戚的親自相送.

出了公主府的大門,月嫣兒和月夫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走到蕭墨面前,"王爺,沒想到姐姐會做出這種事情,請王爺莫要動怒,注意身體啊!"

蕭墨確實動怒了,卻不是因為月璃,而是因為蕭戰對月璃的態度.

那個女人以為蕭戰能夠把她救出來嗎?休想!一定要讓那個女人知道,只有他才是她的依靠!

月璃被押著除了公主府,送到了京城的牢房里.

這里陰森昏暗,充斥著腐朽的氣息.

砰地一聲,牢房門關上了,月璃趴在冰冷的地面上,用盡力氣爬到一個比較不起眼的角落里,立刻就進了空間.

"快……救我……"

機器人一看月璃成了這種樣子,不敢耽誤,立刻把她送上手術台躺好.

"龍骸研制到哪一步了?"

"嘀--藥物研制已經完成百分之九十六!"

"沒時間了,先拿一些過來給我服用!"

雖然知道這樣吃會浪費藥效,但是沒有辦法,不吃她可能立刻就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