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殺人啦!
g,更新快,無彈窗,!

從屋子里跑出來的胡箏悄悄的進了旁邊的一個屋子里,撫了撫胸口,臉上帶著驚慌的表情.

"怎麼?怕了?"

旁邊忽然響起的聲音把她嚇了一跳,有些畏懼看向屏風後面的人影,"我……我都按你說的做了,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放心吧,這點付出都不願意,還想成為晉王妃?"屏風後面的人嘲諷了一句,隨後又安慰她,"月璃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死不足惜.你雖然是庶女,卻是蘭公主養大的,身份地位並不比她差!"

聽到那人這麼說,胡箏臉上的不安慢慢消失,重新燃起了希望和期待.

她早就看中了晉王,儀表堂堂,風華絕代,這樣的男人是她向往的,便宜了月璃那種丑陋的女人,她真的不甘心.

胡箏離開了屋子,屏風後面的人無聲的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容.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在覬覦本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懶蛤蟆想吃天鵝肉的結果,就是最終死路一條.

不過臨死之前能為他發揮一下作用,也算是值了.

皮影戲結束,蘭公主看向太後,"母後,覺得這皮影戲表演的怎麼樣?"

"不錯,皇兒你真是有心了!"

得到誇獎,蘭公主的虛榮心得到了很大的滿足,臉上都開始煥發光彩.

房間的窗戶依然是封閉的,幾顆散發著微弱光暈的夜明珠出現在各個角落里,把黑暗的屋子襯托出一種朦朧的美.

仆人走上前把中間的架子搬了出去,一群扭著腰肢的女子走了出來.

胡箏走到一群舞姬前面,手里拿著一把琵琶,"母親,多年來感謝您的養育之恩,箏兒想為您彈上一曲."

……

另一邊,月璃坐下休息了一會兒,覺得胸口憋悶的感覺漸漸消失了,身體也沒有那麼難受了,她一個人回到了看表演的屋子.

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忽然就聽到什麼聲音,擺放在高處的幾顆夜明珠被打翻滾落,屋子里一下子黑暗了下來.

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忽然覺得有人撞上了她的桌子.

緊接著就聽到'噗呲--’的聲響,聽起來像是利器刺穿人體的聲音.

"啊,晉王妃饒命啊!箏兒不會把你和藍公子私會的事情說出去的……啊……"是胡箏的喊叫聲,接著就沒了聲音.

守在窗戶旁邊的丫鬟聽到聲音,立刻把窗戶打開了,光線照了進來.

所有人都看向月璃的方向,之間胡箏胸口插著一把匕首,鮮血淋漓的躺在月璃面前的桌子上.

"來人啊……"

"晉王妃殺人啦……"

月璃摸了一下胡箏的鼻息,已經喪命了,她胸口上這一刀非常的狠辣,直接刺中了心髒,沒有給她任何掙紮的機會.

剛才胡箏臨死前喊得話清清楚楚,讓晉王妃不要殺她,現在又死在她面前,一切都像是計算好的一樣.

"箏兒,你怎麼了,箏兒……"蘭公傷心的跑過來抱起胡箏的尸體,痛哭流涕,"來人,把月璃這個殺人凶手抓起來!"

一聲令下,守在外面侍衛立刻沖了進來,把月璃抓住.

月璃身體恢複了一下,但是仍然四肢無力,沒有反抗的能力.

蕭墨站起身來,眸色晦暗不明的看了月璃一眼,沒有開口,也沒有上前.

不是他不想救這個女人,而是他想看一看,這個女人背後到底有多少勢力,那些人會不會來救她.

"看來皮影戲只是開胃菜,這個女人才是今天的主戲吧?"蕭戰站起身來,走上前去,毫不猶豫的一腳一個,把兩個押著月璃的侍衛踹飛出去.

月璃身體虛弱,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哼了幾聲.

她能夠感覺到活閻王看向她的眼神帶著鄙視和嘲諷,那種眼神像是在說:你不是手段很多嗎?這次怎麼失手了?

月璃抬頭瞪他一眼,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原本來公主府的時候,她准備好了很多的保命手段,但是千算萬算,沒算到會忽然毒發.

真是沒想到,蘭公主為了陷害她,把胡箏的命都斷送了,果然是心狠手辣.

蘭公主眼圈紅紅的盯著蕭戰控訴,"蕭戰,月璃當眾殺我女兒,所有人都看到了,你難道要包庇她嗎?我的箏兒決不能白白送死!"

都已經演到這一步了,決不能讓蕭戰破壞了她的好事.

"本王子是覺得,這個女人丑的很可憐!"

人群後面的蕭墨微微眯起眸子,在他的印象里,蕭戰從來不會在意別人的死活,更加的不會多管閑事.

他的表現,很反常!

難道……月璃是蕭戰的的眼線?

蕭芮像是剛睡了一覺醒過來,打著哈欠走上前,對著胡箏的尸體輕輕踢了一下,"她這是死了嗎?"

"皇上,不要靠近!"太後在後面大喊一聲,立刻有侍衛把他帶了回去.

看著癱軟在地上的月璃,蕭芮幾次想要開口,都被她的眼神阻止了.

小七說,不能讓人知道他們兩個人認識,可是,他眼看著小七被人欺負,實在是有些忍不住.

他好像幫幫小七啊!

"請母後為皇兒做主,我的箏兒到底做錯了什麼,月璃竟然對她下此毒手,若不嚴懲她,我的箏兒會死不瞑目的!"

面帶面帶失望的看向月璃,還沒等開口,風華郡主就搶先開口了.

"母親,箏兒妹妹臨死前說了,她是撞見了月璃與男人私會,這才被殺人滅口的,之前妹妹在宴會上就說過,月璃在湖邊賞魚忽然消失,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一定是去找野男人了!"

月嫣兒也緊接著開口了,"剛才璃兒姐姐出去了一下,我不放心,就跟了出去,後來看到箏兒扶著姐姐回來,當時箏兒就面色不對勁,難道是撞見……"

月嫣兒的話聲音越來越低,最後無聲了,但是她的意思已經足夠清晰明白了.

所有的事情都在大家心里串聯起來了,從頭到尾指向月璃一個人.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能說的通了.

月璃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避免自己被氣出心髒病,現在還不是發怒的時候,沒有人會聽她的解釋.

她還是先看了蘭公主,雖然躲過了好幾次的危機,但是最終還是掉進了對方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