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被這麼多人惦記著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皇帝說話的聲音……好熟悉的感覺,好像就在耳邊.

月璃悄悄抬起頭一看,頓時被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了,像是忽然被一道驚雷劈中了,僵在那里.

她做夢都想不到,這個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居然是……小芮!

額滴娘啊!

小芮一身龍袍,端正尊嚴的樣子,看起來還挺像是那麼回事,帥氣了不少.

跟在小芮身邊的有一位看起來三四十歲的尊貴女子,一身鳳袍鳳冠,極其高貴的氣質一出場就壓住了所有的女眷.

這個人應該就是太後吧.

保養的真好,看起來年輕亮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皇後呢.

太後視線緩緩落到蕭戰臉上,鋒銳的眼神讓人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聽說攝政王給公主送了厚禮?"

蘭公主大喜,"母後,攝政王的大禮,皇兒實在是不敢收啊!"

"哦?"太後眉頭一動,"這是為何?這世上居然還有這麼貴重的禮物?"

"不是的,母後……"蘭公主以為太後誤解了,想要解釋,但是太後正在落座,她也不好追著說話.

蕭戰神色如常,"阿三,把本王的禮物給太後和皇上過目!"

"是!"禦錦端著托盤上前.

太後垂眸看了那兩個瓷碗一眼,忽而笑了笑,"蛇蠍泡酒,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啊,攝政王有心了,哀家替蘭兒收下了."

大家一聽就知道,太後這是要把這一篇揭過,給雙方一個台階下.

蘭公主本來就是仗著太後的寵愛才敢囂張跋扈,現在太後說話了,她也不敢再多說.

"是,皇兒謝過母後!"

太後低下頭看著發呆的蕭芮,"皇上,你給公主的賀禮呢?也趕快拿出來吧!"

"哦."蕭芮反應過來,四下看了看,"來人,把朕給皇姐的禮物呈上來."

兩個太監抬著一個高高的架子走了出來,上面的綢緞揭開,露出一件銀白色閃光的衣服.

太後解釋,"這是番邦進貢的軟甲,韌性足以比擬鎧甲,既薄而輕盈,又能防身自衛."

蘭公主心里大喜,上前大禮叩謝,"多謝皇上,多謝太後."

這可是一件好寶貝啊,當眾送給她足以體現太後和皇帝對她的偏愛,這是任何人都羨慕不來的.

太後介紹完這件軟甲,似乎是又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微微下沉,順口說了一句,"可惜不是金縷玉衣,做不到刀槍不入,可惜了……"

聽到金縷玉衣四個字,月璃呼吸一頓.蕭墨之前也跟她提過金縷玉衣,而且,這個金縷玉衣好想和她有什麼關聯.

最近這段時間蕭墨把她看守的很嚴,身邊的侍衛和嬤嬤幾乎寸步不離,她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去取出原處母親留下的東西.

現在看來,就連太後都在惦記著她手里的寶貝,應該早些下手了,不能被人半路劫走.

"太後如此喜歡金縷玉衣,臣婦若是有幸見到,就算是傾家蕩產,也要買下來獻給太後!"說這話的是月夫人,聲音高亢有力.

蘭公主也不知道太後為何忽然說起金縷玉衣,"母後,世上真的有這種寶貝?"

太後輕輕笑了笑,神色有意無意的瞥向月璃所在的位置,"哀家聽說今天晉王妃也來了?"

忽然被點名,月璃再一次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臣婦給太後請安!"

"哀家是第一次見到你,看來晉王把你藏得很好啊!"太後笑著沖她招招手,"快快起來,過來讓哀家好好看看."

月璃看了看蕭墨,發現他沒有反應,只能站起來走了過去.

風華郡主看到太後第一次見到月璃就這麼喜歡,頓時心里有些懊惱,"太後,晉王妃她……"

"閉嘴!"蘭公主立刻打斷了她的話,太後從來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現在這麼做怕是也有什麼目的.千萬不能讓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女兒壞了太後的興致.

"晉王妃穿著打扮,一看就是個知書達理的好孩子,"太後拉著月璃的手誇贊了幾句,忽然話鋒一轉,"為何不見你佩戴你外祖母留下的玉面釵頭呢?"

太後的話一出口,現場人都露出詫異的神色.

玉面釵頭是幾十年前的以為能工巧匠打造而成,本來世界上只有一套,屬于太皇太後專屬的東西.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工匠臨死又打造了一套,落到了月璃的外婆手中.

當時這件事情非常的轟動,一個沒落家族的旁支族人,又是一個小妾生的庶女,何德何能擁有這種能和太皇太後一模一樣的首飾?

現在月璃的外婆已經去世了,母親也去世了,至今無人知道那一套玉面釵頭的下落.

月璃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一臉茫然的看著太後,"玉面釵頭?是什麼東西?"

太後眸底閃過一抹銳色,臉上的笑卻越發的柔和了.

"當年你外婆頭戴玉面釵頭,身穿金縷玉衣的時候,哀家還有幸見過她一次呢."

底下又是一片吸氣聲,金縷玉衣居然也在月璃的外婆手上!

現在,所有人看向月璃的神色都變了,一種莫名的感覺出現,覺得這個女子身上一定隱藏著無數的驚天大秘.

就在所有人都等著聽一聽月璃准備說什麼的時候,她卻忽然一下子哭了.

"嗚嗚嗚,太後,臣婦也很想念外祖母和母親,可惜母親去世之後,夫人說我年幼,怕把母親的遺物損毀,全都拿去保存起來了,這麼多年了,臣婦思念外祖母和母親的時候,連一件她們貼身的東西都找不到,嗚嗚嗚……"

月璃所說的夫人不是別人,就是月明德的繼室,月夫人.

聽到月璃的話,月夫人頓時就直冒冷汗了.

當年月璃年幼,她確實以代為保管的名義,把何珍屋子里的所有金銀首飾據為己有.可是,那些東西里面也只是一些普通的首飾,並沒有金縷玉衣和玉面釵頭這些寶貝啊!

"太後,晉王妃當時年幼,臣婦怕她保存不善,這才代為保管那些東西,本想在晉王妃出嫁的時候還給她,一忙碌就忘記了,請太後恕罪!"

月璃剛才只說了外祖母和母親的遺物,並沒有提到那兩件寶貝,月夫人也不敢多提,生怕言多出錯,讓人懷疑.

太後惦記著那兩件寶貝已經很久了,從何珍嫁入月府的時候就讓人監視,何珍死後,月璃在月府是怎樣長大的,太後心里很清楚.

意味深長的看了月夫人一眼,太後拍著月璃的手,"你這孩子從小就沒了母親,怪可憐的,以後多到宮中走走,陪哀家說說話."

"謝太後."月璃也適時地收住眼淚,見好就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