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小芮的身份
g,更新快,無彈窗,!

"小七,這是怎麼回事?"小芮捂著被摔痛的手臂,有些後怕.

"小芮,別出聲,有人發現我們偷魚了,要殺死我們."

兩個人悄悄往假山後面挪動了一些,擋住身體.

"小七,那我們就不吃魚了,趕緊逃跑吧."

月璃一把將他抓回來,現在有假山擋著,別人發現不了,一旦出了假山,立刻就會被人射死.

"小芮不要跑,我們先在這里躲一躲,看情況再說!"

小芮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沖月璃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月璃借著假山洞中的昏暗從空間里將手槍拿了出來,仔細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假山外面,一個女子從樹上輕巧的跳下來,手里拿著弓箭,小心的向假山靠近過去.

人剛才明明就在這里,怎麼會不見了.

那人似發現月璃所在的假山有端倪,一點一點的朝這邊靠近過來.

月璃屏住呼息,手上的左輪手槍准備好,靜靜的等待著.

"啊!"剛才沒有說話的小芮忽然這時候叫了出來.

月璃暗道一聲不好!

女子聽到動靜,快步的拿著弓箭跑過來,拉開弓對准了兩個人的方向.

嘭--

一聲悶響,月璃吹了一口槍口上的青煙,走了出來.

女子手中的弓箭落地,掌心被擊穿,血紅一片.

正要站起來,月璃一板磚拍過去,把她打倒在地,厲聲喝道,"說,誰派你來殺我們的?"

女子咬牙瞪著她,看樣子是要死扛到底了.

這時候,原處又傳來女子說話的聲音,"王爺,剛才王妃說要過來賞魚,小女就把王妃帶過來了,應該還在這邊沒有離開."

是胡箏的聲音,她所說的王爺,難道是蕭墨?

月璃看看小芮,在看看地上的女人,心想這種場面要是讓人看到了,指不定會怎麼想呢.

江湖救急,對不住了,月璃一板磚把女子打暈,拖進了假山里面.

"小芮,你記住,咱們兩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知道嗎?"

小芮還有些沒回過神來,"小七,你要走嗎?"

"我先躲起來,等到外面的人離開了,我就出來,你不要告訴他們我在這里,聽見了沒有?"

小芮似懂非懂的點頭.

月璃進了假山里面,直接抓著地上的女人就進了空間實驗室.

"王爺,王妃或許在假山里面呢,我去看一下."胡箏帶著蕭墨一路來了假山旁,沒有聽見周圍有什麼動靜.

她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也不敢說出來,只能往里走.

蕭墨本來正在宴會上與人喝酒,胡箏忽然過來說月璃找他,雖然心里疑惑,但是他還是跟著胡箏來到了這里.

沒有見到月璃,但是見到了地上蹲著的一個小孩.

"芮兒,你在這里做什麼?"蕭墨上前,把蹲在地上的蕭芮扶了起來.

"我在看螞蟻搬家呢!"蕭芮舉起手,掌心里還有幾只螞蟻在爬.

蕭墨看看周圍,沒有發現月璃的身影,"芮兒,你身邊的人去哪里了?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在這里?"

蕭芮把手里的螞蟻甩在地上,噘著嘴,"那些人天天跟著我,煩死了,我是一個人跑出來的!"

蕭墨和地上的孩子一言一語的交流,把胡箏扔在一邊,讓她覺得有些不甘心.

胡箏只是公主府中的一個不受人待見的庶女,正如她跟月璃說的,平時行動都不自由,更是沒有資格出席這樣的宴會.

見的人少,自然也認不出來蕭芮是什麼人.

"宴會很快就要開始了,你跟我回去!"

"哦!"蕭墨有些悶悶不樂的跟著蕭墨後面往外走.

剛走幾步,蕭墨回身問他,"剛才有沒有看到有其他人出現在這里?"

蕭芮搖了搖頭,"沒看到."

蕭墨視線掃了一眼胡箏,沒有再理會她,直接帶著蕭芮走了.

在他看來,這個不受寵的庶女把他騙到這里來,只不過是為了勾搭他罷了,這種女子他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

原地只剩下了胡箏一個人,她有些疑惑,明明讓月璃在這里等她的,怎麼人忽然不見了?

還有,母親說提前安排了人隱藏在這里,怎麼也看不到?

怕被人懷疑,胡箏簡單找了一圈,也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這里.

月璃通過空間里面的棱鏡觀察著外面的情況,知道幾個人都離開之後才帶著女殺手出了空間.

接下來這個人該怎麼處理呢?

月璃有些為難.

這個女人剛才明顯是要對小芮下殺手,非常的狠辣,想要一箭斃命.可是,小芮只是一個有智力缺陷的孩子,對任何人都沒有威脅,為什麼有人要殺他?

難道是……小芮有什麼特殊的身份?

"把這個女人交給本王!"

背後忽然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把月璃嚇得一跳,轉過頭就看到活閻王站在那里.

這人像是幽靈一樣,出現的沒有一點動靜.

"……你什麼時候來的?"

"本王一直都在這里!"

"啊?"

這個人太可怕了!

還好她剛才是在假山遮擋的地方進出空間的,要不然肯定被蕭戰發現了.

有人要接手這個燙手的山芋,月璃求之不得,直接把手上的人一甩,轉身就要離開,"送你了."

"站住!"蕭戰叫住了她,"本王也有一個人要送給你!"

阿三從身後閃出來,把一個衣著華麗的男子扔在地上,已經昏死了過去.

從臉色上看應該是一個紈绔子弟,縱淫過度,面色虛浮,一看就是身體過早消耗透支了.

"什麼人?"

蕭戰冷笑著,一腳踩在了男子的雙腿間,"將死之人!"

說著腳下一個用力,立刻就傳來輕微的爆破聲,啪……啪……

月璃雙腿一緊,有一種蛋疼的感覺,雖然她並沒有蛋蛋.

這男人,算是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