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媽呀,浪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丫鬟被花妃一呵斥,立刻不敢出聲了.

"以後再讓我聽見你說王妃壞話,定不饒你!"

"是,奴婢知錯."

花妃聽著附近的牆後面有腳步聲離開了,這才松了一口氣,進屋子去看爐子了.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花妃真的什麼都沒做,每天就在這里守著爐子,勤勤懇懇.

原本想要巴結花妃的人開始四處嚼舌頭,說花妃任勞任怨,做事情很仁義,王妃則是脾氣古怪,為人刁鑽,故意欺負花妃.

月璃也並不惱怒,既然說她刁鑽,她也不能白白被人誣陷,直接把嚼舌頭的人從院子里丟出去了.

三天過後,花妃很本分的向月璃彙報完工作,然後就離開了,丫鬟們發現她整個人都累的瘦了一圈.

瞬間王府中流言四起,說月璃脾氣暴躁之類的,花妃在她那里被折磨的都瘦了一圈了.

翠兒看著被兩個丫鬟攙扶著離開的花妃,也暗暗撇嘴,"小姐,我看這個花妃也不像是什麼好人!"

不過三天的時間,每天還有丫鬟在身邊伺候著,她怎麼可能被累成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這女人偽裝起來,比月嫣兒還要過分!

可惜就是演技差了一些.

"走,看看爐子去!"月璃並不點破,她關心的是她的爐子現在怎麼樣了.

將罐子打開之後,頓時一股非常濃郁的香味撲面而來,月璃立刻拿出手帕捂住了鼻子.

"小姐,這味道真香……"翠兒深吸了一口氣,來不及陶醉一下,就兩眼一翻,暈倒在地.

月璃很滿意的把罐子蓋上,看來這迷藥的效果真不錯,翠兒都堅持不了一秒鍾就暈了.

……

蕭墨得到了玉精髓,現在心思都放在練功上.

拿出一只碗,里面盛滿了黑色的液體,蕭墨把玉精髓放進去,眨眼的功夫,玉精髓就溶解了,消失的干乾淨淨.

蕭墨拿起碗一飲而盡,這才把碗丟開,運轉內里開始調息,向體內的墨煬功運轉到身體各大穴位上.

最關鍵的時候終于到來了,全身上下的血脈都被調動起來了,蕭墨心里不僅有些擔憂,每次到這里都會出問題.

即便她服用了玉精髓,還是心里沒底.

暗暗運轉功法,片刻之後,只聽得嘭的一聲響,屁股底下坐著的石暾碎裂開來.

侍衛們沖進屋一看,蕭墨正在興奮的揮舞拳頭,"本王終于成功了!哈哈,墨煬功突破了第九層了!"

"恭喜王爺."一眾侍衛跪下.

"王妃呢?"

一想到那玉晶髓是在月璃身上找到了,蕭墨臉上的笑意又收斂了.

"王妃這幾天一直在暖閣,沒有離開過."

"把她看緊了,不許她出門半步!"

"是!"

……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到了蘭公主的壽辰.

太後一向寵愛蘭公主,下令為她大操大辦,普天同慶一下.于是,京城的貴圈一下子就熱鬧了.

蘭公主一直是太後的掌上明珠,雖然出嫁多年,已經不再皇家,但是太後還是已有好東西就賞賜給她,寵愛一分都沒有減少.

當今皇上對蘭公主這個姐姐更是關系好得很,幾乎到了有求必應的地步,還破例讓駙馬入朝為官.

蘭公主生辰宴,整個京城的人都在絞盡腦汁,想著應該送什麼禮物去巴結蘭公主,以便得到太後和皇上的賞識.

晉王府中,翠兒幫月璃把首飾穿戴好,"小姐,王爺已經命人准備了馬車,就在外面等著呢."

月璃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說實話,這種明知道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宴會,她真心不想去.

就憑風華郡主和蘭公主和她有仇,這次也一定會各種找茬挑刺.

但是礙于王妃的身份,她又不能不去,要不然更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現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我們走吧."

王府門外,月璃一出門就主動走向後面的哪一輛馬車,還沒上車就被侍衛連城攔下了,"王妃,王爺已經等了很久了."

言下之意,讓她去坐前面的馬車.

月璃無奈,只好轉身回去,走向前面的馬車.

自上次的在水榭的事後,蕭墨已經好些天沒看見月璃了,從她一出門,他就在車上聽著外面的動靜.

上了馬車,月璃一直低垂著頭,故意找了個離蕭墨最遠的角落里坐下來.

蕭墨神色不明的看她一眼,對著車夫,"出發."

從晉王府到公主府最少也要半個時辰的時間,月璃最新研制的迷藥,可以確保在幾秒之間就把蕭墨放倒.

只要把半路把蕭墨的褲子扒下來看一眼,事後不會有人發現她做了什麼.

片刻之後,馬車經過一條繁華的街區,月璃悄悄的取出一點迷藥放在自己的指甲縫里.

蕭墨始終閉著眼睛,像是在閉目養神,實際上他牢牢的豎起耳朵,仔細留心著月璃那邊的一舉一動.

街道上忽然有一聲尖叫,月璃正要把指甲里的藥粉彈到蕭墨的臉上,忽然馬車晃動了一下.

身子一歪,失重的身體重重的撞在馬車窗戶上,藥粉灑到了地上,浪費了.

蕭墨反應迅速,本來是要扶住月璃的,但是想起她之前冷冷的態度,還是收回了手,沒有理會.

迷藥數量並不多,而且效果出奇的好,所以月璃名沒有多帶,只帶了夠用一次的量.

現在全撒了,這特麼還扒個狗屁的褲子!

月璃把悲憤轉化為對車夫的惱怒,惡狠狠的噘著嘴咬牙,在蕭墨看來她是被撞疼了,有些生氣.

"連城,怎麼回事?"

"王爺,剛才有一個女子忽然沖到路上,屬下這才緊急勒馬,請王爺恕罪."

"知道了,以後小心點."

"是!"

接下來一路順暢,只有月璃悶悶不樂,一直都在磨牙.

蕭墨是親王,又是蘭公主的兄長,所以沒有在門前停車,一路行到了公主府里面.

"王爺,王妃,請下轎!"

出了馬車月璃才發現,月嫣兒和花妃也跟著一起來了.

周圍都是看熱鬧的人,發現晉王爺之後,紛紛好奇的向這邊看過來.

月嫣兒看著和蕭墨同乘一輛車的月璃,眼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