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裝死,你愛咋咋地
g,更新快,無彈窗,!

阿三把月璃送到了晉王府湖上的小榭里,四周掛著簾子,翠兒正在榻上替她睡覺.

"小姐,你回來了?"

"快!換衣服!"

剛把衣服換好,外面就響起蕭墨的聲音,"王妃在水榭里?"

"是!"

然後就是一陣腳步聲的靠近.

嘭--

門被推開,月璃裝作剛醒來的樣子,"王爺,你這是……"

蕭墨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站在她的身前一動不動.

月璃有些皺眉,這人又要搞什麼名堂?

"翠兒,快伺候我更衣,讓王爺看了笑話,成何體統?"

"是,奴婢這就伺候小姐更衣!"翠兒趕緊上前幫月璃穿戴整齊.

蕭墨沒有阻止,上前把把手伸進被子里摸了一下,溫度很足,看起來不想是剛剛才捂熱的.

發現了蕭墨的動作,月璃心里猛地驚了一下,難道他發現她剛才出去了?

月璃穿好衣裙,蕭墨對著翠兒命令道,"出去."

聲音冷冷的,讓翠兒有些心驚,看了月璃一眼就退了出去.

"王爺忽然找我,有什麼事?"

"玉精髓是不是在你手里?"蕭墨開口問,視線死死盯著她臉上的表情.

原本他絕不相信玉精髓在月璃身上,月璃身上沒有任何功夫,不可能殺死牛二奪走玉精髓.

除非……月璃背後有什麼神秘的勢力支持!

月璃在不大一會兒功夫就聽到了兩次這個名字,玉精髓.就是小馬不久前給她的東西.

她還沒有來得及搞清楚這是個什麼東西呢,蕭墨就上門來要了.

她悄悄去攝政王府的事情蕭墨不可能知道,那他怎麼知道她身上有玉精髓?

也許只是一個巧合,蕭墨有可能是在詐她.

"玉什麼髓?"

她決定裝傻.

蕭墨眸色越來越深,他現在基本已經確定了一些想法,"月璃,本王越來越好奇,你到底是誰派來的臥底了!"

月璃一聽就不高興了,這男人是在懷疑她是別人派過來的間諜了,真是夠無聊的.

"王爺,你如果不相信我,就請你隨時一封休書把我趕出去,別整天捕風捉影,疑神疑鬼的!"

"你不承認,那好,那就給解釋清楚,玉精髓為什麼會在你身上?"

剛才開口的時候,他確實是在試探,但是現在他已經確認了,玉精髓就在她的身上,因為她眼中剛才的疑惑是刻意偽裝的,他一眼就能識破.

蕭墨越是這樣,月璃越是心里沒底,不知道蕭墨找玉精髓到底是要干什麼,也不知道發現之後會對她做什麼.

"我不知道什麼玉精髓,你有本事……啊,你放手,干什麼……"

蕭墨一下子掐住她的腰,把她禁錮在自己胸前.

"蕭墨,你放開我!"月璃掙紮著想要脫身,但是她一個女子,根本就掙脫不了蕭墨的束縛.

"交出玉精髓,本王可以饒你不死!"蕭墨的眸色凌厲,像是面對敵人一樣,手上的力道也越來越重.

直到月璃被他勒得快要喘不上氣的時候,"……放……手!"

看到月璃堅持不說,蕭墨惱怒異常,另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她的脖子,"月璃,你最好不要考驗本王的耐心!"

月璃臉色通紅,窒息的感覺讓她開始意識模糊,但是還是掙脫不了蕭墨的手.

馬丹,老娘就是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發現月璃已經開始翻白眼了,蕭墨這才忍不住眸光一暗,猛的松手.

月璃腳下不穩重重的摔到了地上,開始急促的呼吸.

就在這個視乎,一個小小的袋子從她身上掉了下來,正好落到蕭墨的腳邊.

月璃一看,完蛋了!

想要去拿,卻被蕭墨搶先一步拿了起來.

月璃心里罵了一聲小馬,真是個惹禍的牲口!

回來的匆忙,她還沒有來得及把玉精髓收進空間里,這就被發現了.

蕭墨把袋子里面的東西倒了出來一看,立刻瞳孔驟縮.果然是玉晶髓!

他的雙拳緊握,眸中漩出一抹深色,"月璃,現在你如何跟本王解釋,這東西為何會出現在你的身上?"

月璃也解釋不清楚,干脆裝死,你愛咋咋地!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想知道我有什麼後台就自己去查,我反正是不知道我有什麼後台!"

只要蕭墨沒有直接殺她就可以,她自然有辦法從這里逃出去.

"你不要以為本王真的不敢殺你!府中的王妃消失了,沒有人能把我怎麼樣!"蕭墨一臉陰鷙,看起來是真的對月璃生氣了.

一切都表明,月璃一定是背後有什麼勢力,她是藏在他身邊的臥底.

他甚至懷疑,她臉上的丑陋都是計劃的一部分,是為了讓他疏遠她,以達到自保的目的.

越想越氣憤,蕭墨一把抓住月璃,撕拉一聲,撤掉了她胸前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的睡衣,"月璃,不管你是誰的人,以後,你只能是我的人!"

月璃被他的粗魯嚇了一跳,抬頭就撞上了一雙蘊含著疾風暴雨的眸子,那種神色讓她開始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瘋了.

"蕭墨,你干什麼?放手!"

蕭墨並不理會,直接一個橫抱就將她抱了起來,然後狠狠的扔到了木榻上.

"啊……"月璃感覺自己骨頭都要被摔碎了!痛死了!

還沒等她坐起來,蕭墨高大的身軀已經覆蓋下來,讓她動彈不得,"你只能是本王的人……"

撕拉--

身上的睡衣也被蕭墨撕碎,露出了里面的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