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把他衣服給我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小馬向黑市里面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個人站在那里,走上前,"是你要交換玉精髓?"

男子看了一眼小馬,點了點頭,"請跟我來."

小馬不覺得有詐,跟著男子上了馬車里.

"你知道玉精髓的下落?"

"當然!"

"我要先看到東西,然後,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來交換!"

小馬搖頭,"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帶在身上呢?"

男子沉默片刻,"好,交易時間和地點你來定."

小馬想了想,"我要一朵黑蓮花!三天之後,就在這里交易!"

"一言為定!"

黑蓮花是世間劇毒之物,只需要小小一滴藥汁,任何高手都要頃刻間喪命,雖不是毒藥榜上第一,但也是讓人一聽就嚇得冒汗的東西.

他找這個東西很久了,一直都沒有下落,今天既然有人要交換玉精髓,干脆碰碰運氣,反正玉精髓留著也沒用,不如發揮一下作用.

……

晉王府.

"那個人說玉精髓在他手上?"

"是的,他讓屬下三日後拿黑蓮花與他交換,應該不會有假."

蕭墨冷笑,這個背後殺人劫貨誣陷他的人,終于要浮出水面了嗎.

半個時辰之後,一個黑衣人回來了,"王爺,那個人極其狡猾,屬下無能,跟丟了!請王爺責罰!"

對此,蕭墨並不意外,能夠從牛家人手里奪走玉精髓的肯定不是簡單的人物,沒那麼容易跟蹤.

前幾年,蕭墨恰巧得到了一朵黑蓮花,但是身邊沒有醫術方面的奇才,又不想浪費掉這種寶貝,所以就一直收藏著.

能夠用黑蓮花交換玉精髓,那是再好不過了,最好是順便把背後誣陷他的人挖出來,那就更完美了.

……

三天時間轉眼就到.

黑市的一個角落里,小馬和黑衣人第二次見面.

"紫玉晶髓呢?"

"我要先見到黑蓮花!"

黑衣人把手上的盒子打開,里面放著半朵黑蓮花,"等我拿了紫玉晶髓,再給你另外一半."

小馬滿意的點點頭,能有一半黑蓮花也不錯了,把一個匣子甩給黑衣人,"給你玉精髓."

黑衣人拿起盒子,直接打開了.

瞬時間一股黑色煙霧從盒子里沖起來,遮擋住兩人的視線,小馬拿著半顆黑蓮花跳下馬車.

"玉精髓不在我手上,但是我可以把消息告訴你,也算對得起你這半顆黑蓮花了.玉精髓在晉王妃的手上,有本事自己去拿吧!"

黑衣人追下馬車的時候,早就已經沒有了小馬的影子,但是小馬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玉精髓在晉王妃手上,這怎麼可能?

……

大清早,月璃剛睜開眼睛就被阿三抓來給蕭戰解毒.

此時月璃一臉嚴肅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你不把衣服脫下來,我怎麼給你治病啊?"

老娘才不是為了占你便宜,這是針灸治療,隔著衣服怎麼可能找到地方,你丫到底懂不懂醫學?

大清早被打擾原本就脾氣不好,這死男人還這麼傲嬌,覺得她想要占他便宜似的,啊呸!

"脫,還是不妥?給個痛快話!"

蕭戰神色不變,作者一動不動,把月璃氣的都想掐死他.

"好你個丑八怪,上次小爺還沒同意你就跑了,這次看你往哪里跑!"兩個人正在僵持著,小馬從門外沖了進來.

"我來給你家混蛋王爺治病的,我跑什麼跑?你,去把他衣服給我扒了!"月璃直接對著小馬下了命令,正好不用自己動手了.

"扒……扒衣服?"夜小馬神色一變,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費什麼話!你不把他衣服脫了,我怎麼下針啊?你也是大夫,不會連這個都不懂吧?"

夜小馬看了眼面色凝重,坐著一動不動的墨戰,很有骨氣的搖了搖頭,"你自己脫吧,我只是路過,對男人的身體沒興趣."

說完之後裝扮成一只烏鴉,呱呱呱的飛了過去.

月璃這下真是沒辦法了,"你不脫是吧?姐姐還不想伺候呢!"說完轉身就要走.

"你幫本王脫."終于,閻羅王開口了.

月璃愣了一下,也行,醫生眼里只有病人,不分男女.

直接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就將他的上衣脫乾淨,"把熬好的藥拿上來!"

"是!"阿三和另一位侍衛抬著冒熱氣的藥罐子走過來.

"你准備怎麼解毒?"剛才離開的某匹馬又回來了,他對治病的過程很感興趣.

月璃拿起一塊黑色的東西放進了藥罐里,攪拌均勻.然後把藥抹在一塊布上,均勻的貼在蕭戰的後背上.

反複浸泡了幾次藥汁,直到蕭戰的後背通紅.

月璃用手在他後背幾個穴位上按了按,聽到蕭戰悶聲哼了一下,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疼嗎?"

"嗯."

"太好了,疼就對了!"月璃一雙手放在他的背上,開始用力的揉搓.

"……"

蕭戰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呻/吟,"為何本王後背如此疼痛?"

"你的筋脈被熾毒堵死了,我在幫你疏通穴道!"

小馬全神貫注的盯著月璃的每一個動作,"你是不是已經知道怎麼解毒了?"自從上次在酒樓見過一次,他就被月璃的醫術降服了,一直想把月璃的本領學到手.

連續按了半個時辰,月璃覺得自己的手都開始麻了,"穴位你也懂,我手酸了,你來紮針!"

小馬求之不得,屁顛屁顛的就同意了,"你說穴位吧."

……

將近兩個時辰,蕭戰身體趴在床榻上,沒有一絲反應,呼吸都像是停止一樣,身上一層汗水可以看出,他剛才忍受的疼痛.

"睡著了?"月璃晃了一下他,沒有反應,"那我先走了!"

收拾東西准備走人.

"等一下."走出屋子,鬼醫小馬跑出來把她叫住.

月璃疑惑,"你這頭牲口,又想干什麼?"

小馬並不在意自己的姓氏被人調侃,直接拿出一個小口袋給她,"你治病的時候沒有避開我,這是對我的信任,我要謝謝你."

月璃打開口袋看了看,里面閃出一抹瑩潤的紫光,"這什麼東西?"

"玉精髓呀!我這種翩翩君子,怎麼會騙人呢?"

他並沒有欺騙那個黑衣人,現在玉精髓確實不在他手上了,在晉王妃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