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夢中流淚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見破爛的茅草屋里,病入膏肓的婦人握著一個小女孩的手,眼里既有疼惜,也有不舍.

"璃兒,娘撐不住了,以後不能陪著你了……你把這些銀票藏好……還有這個金步搖,一定要藏好,不壓迫讓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璃兒記住了嗎?"

一個黑色的匣子放在了小女孩的手上,還有一個用絹布包裹著的金釵.

"娘,你不能拋下璃兒,璃兒不要你走……娘……"

婦人摸了摸女孩的臉,手無力的垂下,閉上了布滿血絲的雙眼,再也沒有反應.

"娘,娘……"

月璃猛地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滿頭都是細汗,只覺得胸口憋悶,夢中那種真是的悲涼和傷感讓她難以抑制的流出眼淚.

這不應該是她的情緒,而是原主的身體留下的本能的感應.

月璃大口的喘著氣,慢慢躺了回去,細想著剛才夢境中的一切,每一個細節都那麼的真實,身臨其境一樣.

那個婦人,應該就是原主的母親,何珍.

那種面容枯黃,形體枯槁的模樣,讓人心酸,明明還很年輕,卻被過早的消耗掉了身體,朽敗不堪.

最後,滿眼不舍的丟下了年幼的女兒.

盒子里面放著的銀票,除了月璃花掉的一部分,剩下的都在空間里保存著.

但是,那只金步搖……

月璃眸子猛地睜開,顧不上穿鞋就跳下床.

衣櫃里的角落里,放著一個粗布的小袋子,里面有一雙巴掌大的繡花鞋,一看就是小女孩穿的.

這雙鞋是何珍臨死前熬夜縫的,當時的月璃只有幾歲.

母親死後,她從來沒有穿過這雙鞋,甚至像是發瘋一樣不讓任何人碰它,難道……

月璃心里默念一聲抱歉,拿起剪刀輕輕地把鞋子剪開了,果然,剪到一半就碰到一個堅硬的東西,把剪刀卡住了.

把剪刀仍在床上,把小心翼翼的把鞋子撕開,里面金光一閃,像是有什麼東西.

很快,一直金光閃閃的釵子出現在了月璃的手中,這就是原主母親留下的那一只金步搖.

看來原主也並不像傳言的那麼癡傻,還知道把東西藏在這麼隱秘的地方.

原主把東西藏起來之後,為了不被人發現,自己也刻意的淡化了這一部分記憶,最後差不多完全忘記了.

所以,月璃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之後,並沒有發現這只釵子的信息.

原主甯可死,也要把這只釵子的秘密守住,不讓任何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隱情?

從外面看不出和別的釵子有什麼不同,但是月璃知道一定有什麼秘密藏在釵子上.

"秘密到底藏在哪里……"月璃拿著釵子晃了晃,忽然覺得里面有可能是空的,上次月嫣兒陷害她,就是在釵子里面加了東西.

小心翼翼的扭了一下,松動了,她慢慢把兩頭掰開.

叮咚--一聲脆響,有什麼東西掉了出來,落到地上.

低頭一看,是一把小巧精致的鑰匙.上面還包裹著一張紙條.

回想起之前蕭戰找她要鑰匙的事情,難不成說的就是這個?

紙上寫著一行小字:"興榮街,甲門."

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地址.

摸了摸有些慌亂的心跳,月璃讓自己安靜下來,先把東西收好躺在床上.

……

夜深人靜了,一個婆子悄悄進了晉王府的書房里.

"王妃說她什麼都不知道?"

"是.王妃並不知道什麼是美顏藥水,看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

蕭墨站在桌子前眉頭緊鎖,眼睛盯著窗外的夜色,眸子越發的深沉了.

"當年何珍帶了那麼多的嫁妝進月府,月明德這個廢物只顧著霸占那些金銀財寶,卻對最重要的東西視而不見,簡直是愚蠢之極!"

月璃的外婆是一個不受寵的庶女,當時嫁入何家,在外人看來都是高攀了,釣上了金龜婿.

沒有人知道,月璃的外婆隨身攜帶的一個鐵匣子多麼的重要,里面任何一樣東西拿出來,足以震驚整片大陸.

蕭墨也是花了大價錢才得到的消息,他從源頭查起,一路查到何家,又查到月府,最後查到月璃身上.

"王爺,要不要老奴趁著王妃不在的時候……"

蕭墨擺擺手,"不要輕舉妄動,她現在不再是以前那個癡傻的月璃了,一有動靜,很容易被她發現."

老嬤嬤退了出去,侍衛連城走了進來,"牛家的人已經招供了!"

蕭墨轉身坐回椅子上,"說!"

"殺死牛二的人臨走說了一句話,要拿玉精髓回去向晉王爺交差,這話碰巧被牛家一個重傷的人昏迷前聽到了,所以他們才認為是您派人殺了牛二."

蕭墨拳頭一緊."到底是什麼人搶走了玉精髓?"

"他也不知道."

"你明日就放出風聲,只要誰手上有紫玉晶髓,有人願意用任何一樣比它更有價值的東西換."

"屬下明白."

……

第二天早上,月璃醒過來的時候,手里還抓著那一把鑰匙.

目前看來,很多人都在盯著原主母親留下來的東西,她現在去紙上寫的那個地址,肯定會被人發現,還是先等等再說.

反正鑰匙在她手上,原主已經拖了十年時間,她也不用急于現在就去拿那些東西.

把鑰匙先收藏在空間里,月璃決定先去查看一下南宮薄的病情.這些天南宮薄恢複的很快,再過些時日應該就無礙了.

這些日子,從蕭戰那里拿到的半個龍骸也已經開始制藥了,再過幾天就可以服用.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怎麼幫蕭戰解除身上的毒,這種熾毒非常的棘手,蟄伏的時間也很長,蕭戰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中毒的.

這些年一直有鬼醫小馬守在身邊,倒是沒有出什麼意外,但是要想徹底治愈,太難了!

……

攝政王府中,鬼醫小馬瞪著蕭戰,"那個女人到底什麼時候過來給你治病?"

"每隔五日,她來一次!"

"你為什麼不讓她天天來?"

墨戰閉上眼睛,直接無視了他的話.

小馬郁悶,干脆就出了門,都說心情不好就去花錢,一花錢心情就好了.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京城的黑市,正好看一看這里有什麼被埋沒的寶貝.

"聽說有人在打聽玉精髓的下落,願意用任何珍貴的東西來交換……"

"牛家人都逃散了,這玉精髓沒有那麼好找……"

"你有所不知,玉精髓已經不在牛家人手里了,被人劫走了……"

小馬很巧的聽到了兩個人的談話.玉精髓的藥用價值其實並不高,對于大夫來說並無大用,只適合一部分人練功的時候用.

"你們剛才說,有人願意用任何東西交換玉精髓?"

兩個人看向小馬,"對呀,放出消息的人還沒走,就在前面,你可以自己去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