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我不要留疤
g,更新快,無彈窗,!

丫鬟領著月夫人去了月嫣兒的院子.

一進屋,月夫人就把丫鬟嬤嬤都趕了出去,看著月嫣兒臉上包的像粽子一樣,頓時就心疼了,"可憐的女兒,你這是怎麼了?"

"母親,你終于來了!"月嫣兒這幾天接連受打擊,蕭墨不僅沒有像從前一樣過來陪她,還奪了她的權利.

這些日子,她這邊門庭冷落,之前巴結她的人都自動繞路了,根本就沒人來看她.

月夫人紅著眼睛,"你父親也來了,正在前廳和王爺議事,你告訴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月嫣兒現在都不敢用手捧自己的臉,心里每天都是滿滿的恐懼,她平靜下心情,把當晚的事情向月夫人說了一遍.

在自己人面前,她完全不必弄虛作假,說的很直接.

月夫人聽了之後,又是心疼,又是氣惱,"女兒啊,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娘已經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讓你不要輕舉妄動,只需要看住王爺就行了,你怎麼就這麼沖動呢!"

月嫣兒也是滿臉委屈,"王爺根本就不打算休了那個賤/人,我總不能一輩子都等著吧?本來就應該我當王妃,憑什麼讓她霸占了那麼久,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月璃是先皇賜的婚,王爺當初也是不得不娶她,這些你都知道,哪能說休就休了她呢?"月夫人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看問題比月嫣兒清楚多了.

"可是那個賤/人不死,我怎麼辦?"她不甘心一輩子屈居人下.

"娘已經跟你說了,娘會把這些事情處理好的,自然有人會幫我們收拾她,你現在把自己弄成這副樣子,你的臉要是毀了,沒了她你也當不上王妃."

古氏看這自己女兒這種不成器的模樣,也有些惱了.

"不!我的臉不能毀,娘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要變成丑八怪!"

她從不把月璃放在眼里,就是因為月璃是個丑八怪,如果她毀容了,和月璃還有什麼區別?

她不要變成那種丑陋的樣子!

"你放心吧,娘給你請了宮里的禦醫,一會兒就到了,一定會治好你的臉的."

有了主心骨,月嫣兒情緒平靜多了,"娘,這次的事情一定不能就這麼算了,你一定要讓那個賤/人不得好死!"

等她恢複了容貌,拿回了府中的權利,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

"側妃,禦醫到了."

沒過多久,月明德帶著一個胡子花白的禦醫進了屋子,"快給側妃檢查一下傷勢."

這個禦醫在宮中的威望很高,月嫣兒也不敢失禮,"方禦醫,今天麻煩您過來一趟了!"

月明德能把他請來,也算是下了一番心思.

"老夫得罪了."方禦醫話不多,直接上前給月嫣兒診脈.

脈象沒有什麼問題,接下來就要查看臉上的傷口了.

之前的大夫處理得還算不錯,現在傷口已經開始結痂了.方禦醫倒是不覺得怎樣,站在一旁的月明德和月夫人卻是心驚肉跳.

他們原以為月嫣兒只是受了點小傷之類的,可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這傷會那麼嚴重!

"方禦醫,側妃的傷如何了?可能夠恢複如初?"這麼大一塊疤痕,要是恢複不了,那可就徹底毀容了.

方禦醫看著她臉上的傷勢皺了皺眉.

"這傷口雖然大,但是不深,又處理的及時,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能夠複原.至于恢複如初……"

方禦醫說話有些遲疑.

月嫣兒心里一緊,"禦醫,請直言無妨."

"側妃的傷口面積比較大,又沾染了湖中的水,所以……就算是康複了,也會留下痕跡.老夫手里的藥常用,可以淡化疤痕,但是很難根除……"

月嫣兒本來還能耐著性子,一聽到要留疤痕,頓時就情緒失控了,拿起床上的東西就往外砸,"滾!你是個庸醫!你胡說八道!我的臉不會留疤的,你滾!"

"嫣兒,快住手!"月明德趕緊上前阻止,這個禦醫在宮中很有威望,要是被打了,那影響可就大了.

月夫人也趕緊道歉,"小女失禮了,請方禦醫不要怪罪."一邊說著,把一遝厚厚的銀票塞到了方禦醫的手上.

方禦醫握住銀票,臉色稍微好了一些.

"其實,要想讓側妃的臉完全不留疤痕……也不是沒有辦法……"

三人一聽立刻又有了希望,"請方禦醫賜教."

"當年有一位鬼才神醫,留下過三瓶美顏靈藥,只要塗抹在臉上就能完全消除疤痕.可惜兩瓶下落不明,只有一瓶留下了線索……"

"在哪里?"月嫣兒已經迫不及待了.

"何家!"禦醫看了看月明德,"據說這瓶藥水被何家人得到,之後又做了月夫人的陪嫁之物."

月明德一愣,他知道禦醫說的是誰,這個月夫人就是他的原配,月璃的母親,何珍.

這麼一說還真有些印象,當年何家是一個大族,因為護駕有功,被先皇賞賜了一瓶美顏靈藥,據說世上獨一無二,藥效神奇.

這件事情,月明德是知道的.

當時也想不到自己將來會需要,所以也沒有動什麼心思,現在看來,早就應該拿到手中才對.

方禦醫離開之後,月嫣兒就迫不及待的催促月明德去找藥.

"爹,你一定要把藥水找到,女兒還要做晉王妃,臉上不能留疤啊……"

既然是月璃母親的嫁妝,月明德一定會有印象,要找起來應該也不難.

"嫣兒不要擔憂,爹一定全力去辦."

"都怪月璃那個賤/人,要不然女兒也不會落水,都怪那個賤/人!"

顧龐德從小就疼愛月嫣兒,知道是月璃將自己疼愛的女兒弄成這般模樣更是氣急,"把自己的妹妹傷成這樣,居然不聞不問,真以為當上王妃就可以為所欲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