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原主的身世之謎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坐在前廳的椅子上,都快要睡著了.

感覺到身邊忽然有些森冷,她睜開眼睛一眼,活閻王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身邊了.

"王爺,我都困了,你趕緊把東西給我吧,我還要回去睡覺."

蕭戰拿起桌子上的羹,用勺子攪了一下,"你母親是何連的嫡女?"

何連是誰?

月璃腦子里快速的搜尋了一遍才知道,這個人是原主的外公,何家的家主.

原主的母親何珍,是何連最小的女兒.

"是.王爺怎麼對我的家世感興趣了?"

蕭戰沒有回答她,看向屏風後面,"阿三,把東西拿上來."

月璃心里一激動,終于要把龍骸給她了嗎?

阿三拿著一個紫黑色的琉璃盒子,恭敬的交到了蕭戰的手里.

蕭戰接過之後打開,里面有一股幽幽的暗流湧動著,氣息瞬間彌漫出來,讓人有些心悸.

真的是傳說中的龍骸!

根據傳說,龍樹生長在終年暗無天日的陰寒之地,根莖深深紮進地下,汲取黑泉之水,才能結出這樣天然的帶著一種黑暗的果實.

那種氣場讓人望而生畏,仿佛能把人黑化一樣.

"本王是花費了恩大的代價,才尋到此物的."

月璃默不作聲.

一般活閻王說這話的時候,就是已經設計好了陷阱,已經准備好坑她了.

"王爺放心,我一定會把你身上的熾毒治好!"

"本王問你,你母親離世的時候,是不是曾經留給你一把鑰匙?"

什麼鑰匙?

月璃大腦急速搜索一遍,但是並沒有關于鑰匙的信息,這個活閻王為什麼忽然問這個?

"時間太久了,已經不記得了!"

蕭戰視線很仔細的捕捉到了月璃眼中的一抹迷茫的神色,證明她沒有說謊.

莫非,她真不知道那鑰匙在哪里?或者說,何珍根本就沒有告訴她,那把鑰匙意代表著什麼?

"本王聽說,你母親嫁給月明德的時候,帶了一件金縷玉衣做陪嫁."

月璃又愣了,沒想到母親居然還有這傳說中刀槍不入的防身寶貝.

"王爺,說出來不怕你笑話.上次被蕭墨打了一頓扔到亂葬崗之後,很多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你說的鑰匙,金縷玉衣,我完全沒有印象."

"這樣的話……"蕭戰把盒子中的龍骸拿出來,手上一用力,咔,碎成兩塊.

他把其中一半放在桌子上,另一半放回盒子里,"在你徹底解除本王體內熾毒之後,另一半本王自然會給你."

月璃眼看著他把其中一半收了回去,心里有些惱火,沒想到這個活閻王這麼不信任她.

有一半也好,至少能保住她一年之內沒有性命之憂,總比什麼都沒有強多了.

"你知道該如何對本王進行治療了嗎?"

"攝政王放心,我已經制定了方案,以後每五天我會過府一趟,對王爺進行初步的治療."

"很好.阿三,將晉王妃送回去."

"是."

……

回到晉王府中,月璃讓翠兒在門口守著,自己進了空間里.

讓機器人把解毒的最好方法找出來,確保這半顆龍骸能夠發揮作用才行.

在實驗室里研究了不知道多久,終于把反感定了下來,月璃出去的時候已經是夜晚.

翠兒手上端著一個大托盤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小丫鬟,"小姐,這是花妃讓人給您送來的晚膳."

很快,一桌子的好菜就擺好了,香噴噴的,一看就有食欲.

月璃數了一下,足有三十多道菜,這麼大的場面,難道花妃是在向她示好?

"花妃本來是想親自給王妃把晚膳送過來的,但是臨時要去伺候王爺,所以就讓奴婢們把東西送過來.花妃說王妃落水受了驚嚇,要好好補補才行."

說話的丫鬟長得眉清目秀,一看就很機靈的那種.

"那就替本妃多謝花妃的關心."

"奴婢一定轉達,時間不早了,奴婢不打擾王妃用膳了,這就告退."

幾個丫鬟離開之後,月璃用手環探測過後確定沒毒才動了筷子.

一頓下來吃得到是舒服,但是總覺得這個花妃有些奇怪,按理說巴結誰都不應該來巴結她呀.

洗了一個澡,月璃擦著濕漉漉的頭發,腦子里又想起來蕭戰說的那些話.

原主的母親到底留下了什麼?居然能驚動攝政王親自過問.

"翠兒,母親生前是不是曾經交給我一把鑰匙?"

"鑰匙?"翠兒一臉不解.

"你有沒有什麼印象?"

翠兒搖搖頭,看四下無人,悄悄說,"奴婢只知道夫人在臨終前留了一遝銀票給了小姐,別的就不知道了."

難怪那些銀票皺巴巴的,原來是藏了這麼多年了,原主還沒有笨到無可救藥的程度,把銀票藏得這麼隱秘,沒有被那些奴才嬤嬤搜走.

"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找不見了?"

"沒有,我也就隨口問問."月璃搖搖頭,罷了,既然一時間想不到就等那東西自己出現吧.

"小姐……"翠兒看著月璃又沉思開的側臉,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你直說就是,支支吾吾的做什麼."月璃有些好笑,這丫頭在她面前還支支吾吾做什麼.

翠兒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小姐……你是打算一直就這麼下去嗎?"

"怎麼?"

"奴婢是說……小姐和王爺之間……"畢竟月璃已經嫁入王府,兩人總不能這麼一輩子井水不犯河水吧.

"各過各的,這樣不好嗎?"

"可是……"

翠兒還想說什麼,蕭墨忽然從門外進來,"你想和本王各過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