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這翻臉比翻書還快!
g,更新快,無彈窗,!

安排好了翠兒冒名頂替,月璃被阿三帶著飛出了高牆,一路向攝政王府中去了.

到了院子里,阿三把她放下就走了,"王爺就在里面,你自己進去吧."

看著黑烏烏的屋子,月璃心里打鼓,但是為了龍骸,龍潭虎穴也要闖進去了.

院子里面有很濃重的濕氣,但是周圍並沒有湖泊之類的,讓月璃有些奇怪.

一路走到最里面的時候,才看到前面熱氣蒸騰的畫面,沒想到蕭戰這里還有一個溫泉池.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活閻王這會正光著膀子坐在里面,很愜意的泡澡呢!

有錢人家就是任性,這日子過得,嘖嘖!

月璃下意識轉身就要往外走,還是在外面等一等比較好.

"站住!"蕭戰的聲音傳過來,"難道不想要東西了?"

月璃腳步頓住,摸了摸胸口,不就是一個裸男嗎?上輩子在醫院太平間里見多了,激動個毛線啊!

這麼一想,她就冷靜了,面無表情的走過去,"攝政王好興致啊."

蕭戰的青銅面具在水霧繚繞的環境里顯得更加的神秘莫測.

"王爺直接讓阿三把東西送過去不就行了,何必這麼麻煩?"以為活閻王已經准備好了東西,月璃向他身邊走了過去.

奇怪的是,她越是靠近,就越是覺得自己的心跳莫名的不受控制.

上次在溫泉山的時候也見過蕭戰泡溫泉,當時就沒有這種感覺,真特麼是見鬼了.

來到跟前,月璃笑呵呵的伸出手,准備要東西,結果蕭戰一句話讓她啞然了,"給本王擦背!"

"額……"

月璃的手愣住了,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又不是他府中的傭人.

"東西不想要了?"

"……"我擦,活閻王你能不能換一句話?

深吸一口氣,月璃壓下心里的火氣,把毛巾甩在水里又拿起來,"好!"

這個字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上次在溫泉山的時候,她就見過蕭戰的前胸赤luo的樣子,後背還沒有見過.

印象里,蕭戰長得比較白淨,雖然這並不影響他的高大魁梧.

月璃手上狠狠地用力,心想,最好給她擦下一層皮來,用別人想要的東西作為威脅,這種小人就是該受到懲罰!

活閻王的聲音冷冷的響起來,"女人,你是在擦地?"

月璃心里想著龍骸,一不留神被嚇了一跳,手里的毛巾掉進水里.

"媽呀--"月璃小手趕緊下去撈,結果撈不著,這水好像很深的樣子.

越撈越深,終于抓住了一塊布料,月璃正要拽出來,就看到活閻王扭過了頭看著她,"你再做什麼?"

"沒……沒什麼……我找毛巾……"手上的毛巾一扯,立刻蕭戰就出手把她的手抓住了.

兩個人面對著面,鼻子幾乎碰到一起,中間只隔著一層青銅面具,能夠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奇怪的是,她手中的毛巾似乎還包裹著一個什麼軟軟的東西,它正在快速的成長,瘋狂的變大……

作為一個臨床醫生,月璃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男人身上的某個東西,臉上的汗都流了下來.

幸好這里水霧蒸騰,不知道是水還是汗,要不然就太囧了.

其實上輩子也不是沒有摸過,主要是為了給病人診病.現在就不一樣了,她心髒都快要跳出來了,一時之間忘記了做出反應.

直到某個東西膨脹到她的手再也握不住的時候,月璃腦子一閃,這才反應了過來.

不能亂,這種時候一定要鎮定!

月璃佯裝什麼都沒有發生,很自然的站起來,"從醫生的角度出發,泡溫泉最好不要超過半個時辰,長時間高溫對男人沒有好處."

"王爺今天已經泡夠了,我去給你拿干毛巾!"說完就淡定的往屏風後面走.

"嘭--"一聲響,一股力量把她吸了回去,後背重重的撞在了一個堅實的胸膛上,被人禁錮住.

我擦!

不就是摸一下那個東東嗎?

活閻王居然這麼小氣?

發怒了!

"摸完了,對本王的尺寸滿意嗎?"低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來,讓月璃的老臉一紅,袖中的手也一下子握緊了.

剛才活閻王的尺寸……好像已經超出了她一只手的把握范圍……

"王爺,我只是一個大夫,不太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呵呵……"這個時候還是傻一點比較好,總不至于被人殺人滅口吧.

"本王說過,從不做虧本的買賣,你可還記得?"

月璃心意一顫,"你……想怎樣?"

"你占了本王的便宜,當然是讓本王從你身上討回來了!"蕭戰一邊說話,一只手已經覆蓋上了她的胸前.

"……"

月璃腦子嗡的一下炸開了,活閻王居然公然捏了一下她的胸……尼瑪……

"王爺,你身中劇毒,不宜和女人有身體接觸……"只希望這貨不要得寸進尺才好.

誰知道,就在她擔心的時候,蕭戰已經松開了手,搖了搖頭,嘴里還嗤笑了一聲,"你?女人?"

月璃又一次炸鍋了.

你這嫌棄的表情能不能不要表現的這麼明顯?

老娘怎麼就不是女人了?

胸小又特麼不是我能選擇的,老娘上輩子胸大著呢!

蕭戰視線在她扁平的胸前劃過,隨即就移開了,"聽說你為了爭寵,把晉王的側妃推入湖中,准備淹死?"

"呵呵,王爺你知道的真多!我們家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吧?"

"你家?!"深幽的眼眸微眯,周圍的空氣驟冷.

月璃神色一滯,她好像沒有說錯吧,她現在是晉王府名義上的王妃,晉王府的事情難道不是她的家事?

蕭戰忽然把她甩開,嘴里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呃……

這翻臉比翻書還快!

"王爺還沒有把東西給我呢!"

"滾到外面等著!"蕭戰轉過身,似乎不想在看她一眼.

得嘞!

您是王爺,我老老實實的還不行嗎!她可不敢在這只老虎嘴里拔牙.

月璃剛一離開,墨戰就睜開了眼,手上抓起那塊月璃掉進水里的毛巾,神色有些陰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