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該不會是毀容了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嬤嬤眼中有一絲慌亂,趕緊出聲安慰,"側妃不要緊張,只是一點小傷,不礙事的."

月嫣兒一聽臉上受傷了,也一下子慌了,"快讓王爺到宮里請禦醫,我的臉不能留下傷痕,請最好的禦醫過來!"

老嬤嬤跪在地上不開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王爺現在還在湖邊,好像根本就不關心側妃的傷勢,這話她不能說呀.

丫鬟把藥拿了上來,"側妃,藥已經熬好了,您先喝藥吧."

剛把藥喝下去,門外響起腳步聲,"側妃,紫妃來看您了!"

紫妃?

上次在王爺宴會上小產之後就再也沒有露過面,現在忽然過來做什麼?

不等月嫣兒開口,身邊的老嬤嬤已經說話了,"告訴紫妃,側妃現在身體不適,不方便見客,讓她回去吧!"

話音剛落下,門外就有人闖了進來,"側妃姐姐的屋子里,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奴才發號施令了?"

來人正是一臉笑意的紫妃.

從上次小產之後,她就一直稱病在自己的院子里休養,哪里都沒有去,經過那麼長時間的調養,她身體不僅恢複了,氣色也紅潤了不少.

在她的身後,還跟著另一個女人,面色有些蒼白的花妃.

蕭墨後院的女人除了月璃,每個都是如花似玉的模樣.

花妃就屬于那種小姐碧玉的清秀模樣,五官精致的娃娃臉,瓜子臉又小又尖,模樣很俊俏,只不過出身不好,少了一份貴氣.

看見月嫣兒,花妃微微彎腰行禮,模樣看起來還有幾分膽怯,"側妃姐姐,聽說你受傷了,我們特意過來看望."

紫妃就比較大膽了,對月嫣兒也沒有那種發自心底的敬畏,她畢竟是懷過晉王骨肉的人,這一點,月嫣兒也比不上她.

"哎呀,側妃臉上是怎麼弄的呀,傷成這樣好嚇人……你該不會是毀容了吧?"

老嬤嬤一慌,立刻阻止,"紫妃可不要亂說,我們側妃只是一些輕微的擦傷,很快就會痊愈!"

紫妃輕笑著,眼神不屑一顧的撇過老嬤嬤,"你也是側妃身邊的老嬤嬤了,跟了側妃這麼多年,怎麼能欺瞞側妃呢?傷成這樣,那肯定是毀容了呀!"

月嫣兒本來不相信自己傷的那麼重,覺得紫妃只是為了氣她故意誇大了,現在看老嬤嬤也神色恍惚,覺得不對勁,"嬤嬤,你把銅鏡給我拿來!"

"側妃……"

"快去!"

老嬤嬤無奈,只好拿了銅鏡過來.

"啊!!!"月嫣兒有些忐忑的拿過銅鏡舉起來一看……頓時一聲尖叫劃破夜空.

"嬤嬤,我的臉怎麼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臉上紗布幾乎要占滿大半個臉的位置,外面還隱隱的沾染著絲絲血跡.如果僅僅是受了一點小傷,根本就不會包紮成這個樣子吧!

"側妃不要慌,禦醫一定會治好您的臉的.你可別叫那麼大聲,觸動了傷口就糟糕了."

如果月璃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對紫妃點一個大大的贊,她真是把幸災樂禍這四個字詮釋的特別到位.

"聽說側妃和王妃不小心一同落水,我們幾個都很擔心呢,立刻就趕過來看望.沒想到側妃臉上傷成這個樣子,要是留下疤痕可就完了!"

月嫣兒這時候還不忘給月璃抹黑,"不是一同落水,是她推我下去的!月璃這個賤/人……"

她心里怕的要命,一是怕月璃沒有死,把她的事情全抖出來,二十怕自己的臉真的留下疤痕.

"側妃還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吧?"紫妃面帶笑意,無視幾個老嬤嬤的勸阻,"王爺寸步不離的守在湖邊,聽說發了很大的脾氣,要是找不到王妃,讓所有人下水陪葬呢!"

這些並不是胡說八道,確實是湖邊傳來的消息.只不過月嫣兒身邊的人沒有人敢說出來而已.

這個時候月璃並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泡在暖暖的浴缸里睡了一覺才醒了過來.

"哈……"伸了一個懶腰,這才發現自己還坐在浴桶里,幸好浴桶里的水是自動加熱的,要不然可就凍感冒了.

機器人把烘干的衣服拿出來給她穿上,月璃這才通過空間里面的時空棱鏡觀察外面的動靜.

她進空間的地方在湖的另一側,比較偏遠,周圍還有一些假山,這里通常不會有人過來.

看准周圍沒人,月璃身形一閃就出了空間,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這一覺睡得很是深沉啊.

"這里有腳步走過的痕跡,快看一看王妃在不在這里……"

奉命圍繞湖邊尋找的侍衛終于找到了這里,月璃眼珠一動,這種時候還是暈過去比較好.

于是,她往地上一爬,'暈’了過去.

"快過來,這邊有人……"

"好像是王妃……"

"快去稟報王爺……"

這些侍衛發現她之後,聲音聽起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像是撿了一條命一樣.

明明她才是差點被淹死的人,這些侍衛怎麼這麼奇怪?

顧不上了,她現在暈倒了,理論上是不能說話的,還是繼續趴著好了.

很快就有急促的腳步聲靠近,片刻之後,她的身體騰空別人抱起來.借著微弱的月光,月璃悄悄睜開眼一看,尼瑪,居然是蕭墨!

這些月璃淡定不了了,被渣男抱著渾身都不自在.

"嗯,這還是哪里……"裝作很虛弱的樣子動了一下,但是好像沒有人理會她,蕭墨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只顧著大步往前走.

算了,還是繼續裝暈吧.

蕭墨一路快速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月璃一看這地方不對呀,趕緊阻止,"王爺,你還是把我送到暖閣去吧……"

話說完,蕭墨已經一腳踹開門,輕輕把月璃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立刻拿上本王的腰牌,進宮去請禦醫!"

"月璃,本王說過,你就是死了也是本王的鬼!這輩子你都休想逃走!"

月璃滿頭黑線,現在到底是該不該醒過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