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迫不及待要弄死她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看著即將暴怒的蕭墨,突然笑了出來,笑容里帶著徹骨的寒意.

男人真是個奇怪的動物,就算是自己不屑一顧的東西也不讓別人染指,要不然就會氣得半死.

現在的蕭墨就是這樣,把她當成了私人物品.

他可以隨時丟棄她,但是別人休想冒犯她.

她跟著他來到書房,就是為了看一看這個男人被氣得半死的樣子.只要他不開心,她就開心了!

"我丟了清白,王爺好像很生氣呢?"

蕭墨瞪著她,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這種事情,換成誰能不生氣?

"從一開始王爺就把我當成是一個恥辱,現在我又丟了你的面子.這麼好的機會,王爺應該趕緊到宮里請旨,把我休了呀!"

聽了月璃的話,蕭墨又是一陣震驚,他不敢相信這是月璃嘴里說出來的話.

這女人,這女人居然讓他休了她?

她明明那麼卑微的愛著他,每次偷偷看到他就會臉紅,這樣一個愛慕他的人,怎麼會忽然讓他休了她?

他不相信,這個女人一定是享用欲拒還迎吸引他的手段吸引他罷了.

如此一想,這女人當真是聰明.

不可否認的是,她成功的吸引了他的視線.

"月璃,你以為本王會相信你的話?"蕭墨嗤笑一聲,似乎胸有成竹,"蕭戰從來不近女色,更何況是長成你這樣的女人!"

屁!

蕭戰不近女色?那她看到蕭戰扛著一個姑娘進房間怎麼解釋?

不過,蕭墨好像很了解蕭戰的一舉一動,這個人比她想象的還要可怕.

婚事是先皇禦賜的,所以想要離婚並不容易,如果蕭墨主動要甩了她事情就容易多了.

"唉,我還以為王爺厭惡我,沒想到王爺已經不知不覺的愛上了我,不想讓我離開身邊,我是不是應該很榮幸呢!"

既然已經和蕭戰達成了一年之約,也算是有了後盾,至少這一年之內,蕭戰一定會保護她的安全.

沒有了後顧之憂,其它的事情就要加快進程了,在這個王府里浪費青春簡直是對自己的犯罪!

只不過離開王府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用其他手段把蕭墨放倒,強行扒了他的褲子.

蕭墨看著她那張毫無留戀的笑臉,心里莫名的緊張了,"月璃,你生是我晉王府的人,死了也只能是我蕭墨的鬼!"

書房外,偷偷聽著里面談話的月嫣兒指甲深深的掐住掌心,只要有月璃在,她就永遠屈居人下,永遠做不了王妃!

王爺不肯休了那個賤/人,那她怎麼辦?她算什麼?

回頭把手里的點心放在丫鬟手里,整理了一下情緒,"王爺現在忙,你過一會兒再送進去."

就算表現的在優雅,她還是心亂了.

她不怕月璃去勾引王爺,只怕王爺對那個女人產生什麼感情.

……

片刻之後,月璃一臉郁悶的走了出來,這個渣王爺居然要給她禁足!

沒走一步,身後兩個老嬤嬤就跟著走一步,形影不離,這兩人是蕭墨特別安排來監視她的.

看到月璃走的不是回暖個的路線,嬤嬤立刻開口了,"王妃,時辰不早了,您這是要去哪里?"

月璃回過頭,直視著老嬤嬤的眼睛,"不管你們是誰安排的,都要記住一點,你們始終是奴才,我才是主子!"

晉王府的後花園很漂亮,第一次來的時候還以為是進了植物園呢.

月璃前腳走進花園,月嫣兒後腳就跟了進來,"姐姐好興致,也來這里賞花?"

剛才書房外面聽到的那些話把她氣瘋了,她不能再等月夫人的計劃了,現在就要弄死眼前這個女人!

"妹妹也是好興致啊."她含笑回應,讓已經做好吵架准備的月嫣兒微微愣了愣.

"今天天氣那麼好,不如我們姐妹到湖中水榭去坐坐吧."

"好."

月嫣兒一揮手,身後的丫鬟全都很有默契的散開了,只剩下兩個嬤嬤跟著.

月璃站在水榭旁,看著清透的湖水,突然就想到她第一次遇到蕭墨那晚.當時如果動作快一些,現在她早就遠走高飛了,那里還用在這里受窩囊氣.

水榭中只有她們姐妹兩個人,其他丫鬟都站在比較遠的地方伺候著,月嫣兒突然大吼出這麼一句.

"姐姐,你不要殺我!妹妹不是故意和你爭寵的,王爺疼愛我不是我能選擇的……"

月璃手上的動作一頓,嘴角卻越發上揚,終于要施展陰謀詭計了嗎?

月嫣兒背對著原處的嬤嬤,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開口,"月璃,你這個賤/人,我不會讓你搶走王爺的,你今天去死吧!"

"姐姐,這不能怪我,你不要推我……"月嫣兒拽著月璃落到了水中,在遠處的人看來,像是月璃把她推下去一樣.

在她的記憶力,月璃沒有學過游泳,一直都害怕落水.

而她,恰恰是會游泳的.

月嫣兒一入水,立刻拉著月璃往湖水深處游過去.

這里的水很深,又是從附近的小河里引得活水入府,淹死一個人根本就找不到尸體,沒有人會發現她的陰謀.

"來人啊,快來人啊,王妃和嫣側妃落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