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有沒有戴綠帽子
g,更新快,無彈窗,!

蕭墨看著紙上的清單,千年靈芝,百年何首烏,人參……少說幾十種名貴藥材.

後面還有床單一張記二十兩,被褥一套記五十兩,一頓晚飯記兩百兩……林林總總上百項,總價值好說也要一萬兩銀子!

蕭墨氣的臉色都黑了,你怎麼不去搶?

蕭戰要是在跟前的話,一定會說,我現在就是在搶你啊!

管家看著蕭墨氣的臉色,不慍不火的補充了一句,"我們攝政王說了,晉王一向大方,除了這些必要的補償,一定還會有厚禮感謝我們攝政王的."

蕭墨握緊拳頭,在別人的地盤上不是發火的時候,現在只能先忍下了,手一揮,"連城."

"屬下在!"

"按照清單把上面的東西准備好,給攝政王府送過來!"

"是."連城拿著單子出去了.

東西蕭墨不在乎,雖然很珍貴,但是難不住他.

可恨的是,就這麼被蕭戰宰一刀,讓他實在是憋屈.

攝政王府的後院客房內.

月璃一臉無語的看著賴在屋里不動的某只鬼,"我說你……"

"老子名叫小馬,不是什麼鬼!"面容清秀的鬼醫打斷她的話.

聽說墨戰已經找到在酒樓給他解毒的女人,鬼醫小馬第一時間就跑了過來.卻沒想到,這個女人摘了面紗這麼丑!

"我管你是什麼鬼馬,立刻從我床上滾下來,老娘要午休!"月璃盯著皺巴巴的床單,一會兒又要讓丫鬟換一床被子了.

"你告訴我之前是怎麼給蕭戰解毒的,要不然,我今天就不走了!"

"想讓我教你?那就把你師父交給你的鬼醫絕學先傳授給我!"

小馬一愣,"這不可能,師傅說了,除了嫡傳的弟子,不能教給任何人!"而且鬼醫門中從來沒有女弟子,讓他收月璃為徒也是不可能的.

退一步講,整天面對著這樣一張臉,他怕折壽.

"很好!本姑娘的醫術也是師傅傳授的,也不能教給任何人!"

這個……小馬自然知道這個規矩,各家都有各自的傳承,不會輕易讓別人知道.

"那你告訴我你師父是誰?我親自去找他!"

"死了三十年了,你想見他老人家,那就帶著鐵鍬到亂葬崗挖去吧!"

"你……"

一聽月璃就是在胡謅,但是他偏偏沒有任何辦法.

思索了一下,小馬忽然想到了什麼,跑了出去,"你等著,我那東西和你交換!"

……

另一邊,蕭戰面無表情的扛著一個女子往回走,

肩上的女子一路掙紮,"你放我下來,我不要學刺繡,我要出去玩,你快放開我……"

月璃從窗戶上一看,正好看到活閻王扛著一個姑娘進房間的畫面,額,這活閻王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這麼粗暴的對待一個嬌弱的小美人,一點也不溫柔!

沒等她看完一場好戲,門外就響起丫鬟的聲音,"晉王妃,晉王已經來接您了,請您隨奴婢過去."

廳堂里,入眼的是地上一排排的箱子,足有幾十個,里面或是金銀珠寶,或是名貴藥材,看的月璃直流口水.

抬起頭就看見黑著臉的蕭墨坐在那里,臉上帶著怒氣.

蕭墨看見月璃走了進來,身上已經不再是昨日那套破破爛爛的衣裙,臉上也沒有了讓人厭惡的脂粉.

他幾乎忽視了她臉上的丑陋,像是看到了一個翩躚而來的美人.

現在,他最想知道的是她的藥性是怎麼解除的,她到底有沒有和蕭戰……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忍住了.

"東西已經給送到,多謝攝政王出手相助,本王就不打擾了."蕭墨站起身掃了月璃一眼,當先走了出去.

月璃看著地上的箱子,靠!全都是上等的好東西!

蕭戰那個混蛋居然只給了她五十兩,真特麼的禽獸!

不過蕭墨舍得用這麼多的東西把她換回去,也算是出乎她的預料了.

轉而一想,蕭墨可能只是在乎她這個王妃的名聲,至于她這個人的死活,他怎麼會在意!

門外已經准備好兩輛馬車,月璃很自覺地走到了後面那一輛.

"坐這一輛車."蕭墨視線一掃,隱忍著怒火的聲音頓時響起.

月璃沒有過去,這家伙剛才被蕭戰宰了一刀,正在氣頭上,她又不傻,過去找罵呀.

"王爺,兩個人太擠了,這馬車一個人坐比較舒服."說著,也不管他徑自上了馬車.

蕭墨黑著臉,也只能先回晉王府再說.

晉王府門前,月璃下了馬車就要回自己的院子.

"跟本王去書房."蕭墨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了.仔細聽著背後的腳步聲,知道月璃跟來了他才松了一口氣.

月璃大致能猜到蕭墨找她的目的,也不害怕,反正你又不能把老娘吃了!

不過最近好像手環除了故障,好幾次有危險的時候沒有報警,昨晚被月嫣兒下了催情的藥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書房里,蕭墨關上門就直接把月璃抓在懷里,動手開始撕扯她的衣服.

月璃本能的想要抗拒,隨後就不反抗了,臉上冷笑著看著他,"王爺是想看看,你這個不受寵的王妃昨晚有沒有給你戴了綠帽子?"

月璃的話讓墨戰身子徒然一僵,抓著她的手卻緊了緊.

"我覺得王爺不用查看了,我這麼蠢笨的人肯定受不了那種藥物的刺激,所以只能和蕭戰……"

"你住口!"蕭墨怒吼著打斷了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