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這人還挺記仇!
g,更新快,無彈窗,!

月璃心里一直有兩個小人在打架,看到活閻王推三阻四的,有些不耐煩,"蕭戰你大爺!能不能少說點廢話!"

老娘要睡了你,說那麼多廢話干什麼!

蕭戰冷笑一聲,這是第一個直呼他的名字罵他的人,呵呵,真是膽大妄為,無法無天了.

眼中怒意翻滾著,蕭戰一把將月璃拉進自己懷里,把她的後頸衣服拉開,一刻紅色的痣清晰可見.

"果然是你!"

"本王找了你這麼久,沒想到你居然藏在晉王府里!"就在眼皮子底下,難怪他一直找不到人.

月璃腦袋發沉,已經完全失去的思考的能力,身體只有最原始的行為,"我們來玩脫衣服吧,你先還是我先……"

她現在只想要狠狠的吞食眼前的這個男人!

蕭戰的手抓住她一雙不安分的小手,從自己衣服里拿出來,鉗制住,"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月璃掙脫不了,心里有些急,該死的,身體翻滾的烈焰依舊在叫囂!

蕭墨忽然低下頭點了一下她的唇,不是點,而是啃,像是野獸一樣的啃.

唔……月璃瞪圓雙眼想要呼吸,可卻又舍不得推開在活閻王霸道的侵犯.

就在月璃以為兩個人會突破最後一步的時候,蕭戰一下子推開了她,坐在了旁邊,開始調息.

月璃那種剛要被滿足的感覺忽然沒有了,有種失落,又攀了上去,纏在他身上,"王爺真是有情趣,沒關系,今天我主動……"

還沒等她進一步,蕭戰一掌打在她的後背上,不疼,但是讓她一下子不能動彈了,像是被定住了一樣.

"墨戰,你……"

你點我穴道做什麼?老娘現在很難受,懂不懂?

"別吵."墨戰閉上眼不去看她,屏息調整身體被攪亂的氣息.

靠!!!

老娘是要找你當解藥的,不是來看你打坐練功的!

月璃覺得快要被身體里面的熱浪吞噬了,活閻王還是一動不動,看都不看她一眼.

外面的阿三跳下馬車,去了一會兒又回來跳上馬車,把一個紅色的瓶子送進轎子里,"主人,東西拿來了."

蕭戰接過,打開蓋子在月璃面前晃了晃,"本王手里的東西能救你,但是東西不能白給你,本王有條件……"

月璃迷迷糊糊的,聞著瓶子里的東西味道清涼,讓她身上的難受緩解了一些.

她點點頭,立刻就有液體從嘴里灌了進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月璃終于醒了過來,入眼是一個陌生的房間.

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月璃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還是來的時候穿的衣服,這才放心了下來.

記憶慢慢的清醒過來,轟隆一聲,腦子像是炸鍋了一樣.

她居然在大街上鑽到活閻王的轎子里,還差點把活閻王給睡了!

還好沒有成功,要不然她也不用找什麼神器了,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醒了?"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月璃一驚,身穿白色長袍的蕭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門口.

"呵呵,那個,謝謝你救了我!"

蕭戰在椅子上坐下來,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眸子有些深沉,"本王從來不會做賠本的買賣,救你,自然是有條件的."

條件……月璃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你想怎麼樣?"

"你的醫術出神入化,會不知道本王讓你做什麼?"

月璃心里一緊,她懂醫術的事情並沒有在活閻王面前展示過,除了那次在酒樓.

"你……你怎麼認出是我的?"

"你是第一個說本王包/養男寵的人,本王怎麼會忘記你呢!"

我去!

這貨還挺記仇!

"王爺,當時形式緊急,江湖救急嘛!"從蕭戰的聲音里她聽到了嘲諷的味道,"攝政王,咱們還是談一談條件吧."

"半年的時間,你為本王解毒,此事就一筆揭過,本王還可以替你找一樣你想得到,又得不到的東西,作為回報!"

上次月璃喬裝打扮去九宮閣參加比試,蕭戰斷定月璃一定有什麼想要得到的東西,想要讓九宮閣的人替她尋找.

"你身上的毒,鬼醫都沒有辦法,我才懂一些醫術皮毛,哪里會有辦法?"

這個並不是她不答應,而是活閻王的毒太奇怪了,不好治療.

甚至整個帝國,墨戰絕對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最合適的靠山.但是,這靠山能夠輕易壓死她.

她接觸過蕭戰體內的毒性,別是說半年,就是三年五載也不一定有把握治好.

她自己體內的毒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爆發了,到時候有沒有命還不知道呢.

這個交易,太冒險了!

"女人,我勸你想清楚,本王想要殺你不廢吹灰之力!"

月璃知道他說的沒錯,活閻王一根手指頭就能輕易碾壓死她.

"好!"月璃權衡了一下,答應下來至少活閻王以後就成了她的靠山,"既然如此,我希望王爺一年之內幫我找到一樣東西!"

"什麼?"

"龍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