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老娘將來一定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g,更新快,無彈窗,!

馬丹,一對狗男女,居然算計她!

說什麼都不能去求這個渣男,和他做那個,比吃屎還要惡心!

月璃,忍住!

但是體內的那種本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她逐步的開始失去理智.

蕭墨看著她意識迷糊,還在極力忍耐,始終不開口求他,終于有些惱怒了.

"月璃,你如果開口求本王的話,本王就勉為其難,幫你接觸痛苦!"

一旁看笑話的月嫣兒忽然臉上一滯,什麼?王爺要和這個丑女……絕對不可以!

她就是算准了蕭墨不會對這個丑八怪做什麼,所以才在香爐加了催/情/藥,想讓月璃體驗一下求之不得的痛苦.

現在蕭墨的話是什麼意思?要寵幸這個丑女?

如果她真的得到了王爺的寵愛,她以後怎麼辦?她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爺,妾身好難受……"月嫣兒嬌羞的撲在蕭墨身上,她長得這麼美,月璃那麼丑,只要蕭墨沒有瞎,自然知道該選哪個.

蕭墨惡狠狠的看了月璃一眼,抓住月嫣兒身上的衣服撕掉,扔在一邊,當著月璃的面再一次提槍上陣.

月嫣兒驚呼一聲,旋即又笑了起來.果然,王爺選擇的人還是她!

蕭墨的身體和月嫣兒撞擊在一起,但是視線一直在注視著月璃的反應.

月璃閉著眼睛,強迫自己不去聽兩個人的叫聲,那種聲音像是有魔力一樣,讓她更加的難受,更加難以忍耐.

混蛋狗男女,老娘將來一定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顫抖著從空間里取出一根銀針,月璃用力紮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疼痛讓她暫時恢複了一些意識.

趁著這個空檔,她要緊牙關,突然站了起來往門外沖了出去.

蕭墨沒有想到月璃還有力氣逃跑,反應過來的時候,月璃已經出了門.

現在肯定不能再留在王府里了,蕭墨肯定不會放過她,先逃出去再說.

王府後門的老嬤嬤平時受了月璃很多的恩惠,通常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會兒看到月璃跑了過來,以為又可以收些碎銀子了,臉上樂開了花,"王妃,您這是……"

"走開!"月璃一把推開她跑了出去.

體內的藥效在燃燒,她要趁著清醒的時候趕緊離開才行.

"誒,王妃,您不能私自出府……"銀子還沒給呢,就跑了出去!

月璃沒有心思聽她的話,一直跑到王府後門旁邊的巷子里,跑不動為止.停下來松了一口氣,身體立刻支撐不住了,腳上一軟就坐到了大街上.

"這個人怎麼回事,坐在大街上……"

"看樣子那麼丑是不是有什麼傳染病啊……"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但是沒有人敢靠近她,都遠遠地繞路走.

月璃想要找個沒人的地方進空間里,但是現在兩條腿軟的沒有力氣.

忽然,亂糟糟的大街上猛地安靜下來,周圍的人紛紛逃散了.月璃能感覺到有什麼人在靠近,但是顧不上,也動不了.

"女人,又是你擋本王的路!"低沉沙啞的聲音傳過來,帶著死亡的氣息,讓人心里發毛.

月璃抬起頭看向面前的馬車,這才明白為什麼身邊的人都跑了,這個活閻王到哪里都能嚇跑一片人.

身體里面的火焰還在燃燒,月璃覺得自己再不找一個男人,肯定會被燒死的.

活閻王雖然嚇人,但是比起那個種馬蕭墨強了不知道多少,反正都是找男人,不如找一個不太討厭的.

就算是死,她也要體驗過男人再死,不能就這麼窩窩囊囊的把自己憋死在大街上.

不知道那里來的力氣,月璃站起來就往活閻王的棺材馬車上爬了上去.

駕車的阿三有些不知道怎麼辦,"主人……"

"回府!"

"是!"

車內低沉的聲音不時響起來,阿三總覺得今天怪怪的,主人被沖撞了馬車居然不生氣,還把這個女人帶走了.

要是一個絕世的美人也就算了,偏偏是一個讓人不忍直視的丑女,主人是怎麼想的?

口味有些重啊!

馬車內.

月璃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騎在蕭戰的大腿上,低伏在他的胸前大口喘著氣.蕭戰身上帶著草藥味道的氣息傳進她的鼻孔里,讓她有些失神.

"攝政王,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好不好,贏了你再我上面,輸了我在你上面!"為了自救,她決定勉為其難把這個活閻王睡了!

"不好,本王沒興趣!"蕭戰手一抓,掰開了在他胸前亂動的小手.

黑暗里,活閻王的容貌看不真切,但是這種觸動讓她更加的躁動起來.

"活閻王,今天本姑娘說了算,由不得你了!"月璃另一只手伸出去,在活閻王身上摸來摸去.

摸到了他臉上冰涼的面具,伸手就要摘下來,"攝政王,我們來玩脫衣服好不好?"

蕭戰沒有阻止,臉上的面具被她扔到一邊.

可惜棺材里光線太昏暗,月璃依然看不清他的容貌.

身體里的火焰燃燒著她,低下頭趴在蕭戰的胸口上,一雙小手不斷的探索.

小贊身體繃緊,眸子盯著這個眼神迷離,在自己身上處處點火的女人,神色複雜.

沒想到他也有被人壓在身下的一天.

蕭戰雙手將她往身上一帶,身體快速一個翻身,兩人的位置立刻發生了翻轉.

月璃有些不滿意,低哼了一聲,剛才馬上就要咬上活閻王的嘴唇了,薄薄的,看起來像是棉花糖一樣.

"女人,你看看我是誰……"